image
樾椗
半个月前,凌晨陪老婆去医院生二宝,待产室隔壁床一40岁左右的大姐做引产手术,疼的一直在那嗷嗷的叫,身边连个陪同的人都没有,后来听护士说,她前一天下午就在那疼了,但孩子一直还没有下。等我老婆生完孩子忙清后,我们又回到待产室她隔壁的床待观察,大姐还时不时的叫唤。天亮了,我去给老婆买早餐时,想着那个大姐没人照顾,就顺便给她也买了一份回去。她非要给钱给我,我没有收。在我们准备转去病房时,他老公带着小儿子从乡下赶来了,包了一个红包给我小宝,不过我最后还是退回给了他们,因为农村人在外也不容易,但农村 有恩必报的心意我还是感受到了。

评论(0)
0/500
image
樾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