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莲言莲语 普通会员
我小时候曾经 便 .秘。

我怕告诉大人给抓去吃 药 打 针。我就没跟大人说这事。

我肚子一天一天鼓起来。
第四天,我表弟眼尖,看到我说:“哥,你是不是有了?”

我:“没有的事,你别告诉大人啊,我好几天 拉 不出 翔!”

表弟:“我有办法,你喝多点水!”

他让我蹲在摇井旁,他给我摇水,我用嘴接着喝。不一会儿,我肚子鼓得跟球一样,感觉要炸!

我脸色铁青,感觉喉咙难受,一张嘴吐了一地。
我表弟:“把翔吐出来了没有?!”

我:“没有!”
表弟很失望:“你前几天吃了水泥啊!这么坚固!只能拿我爸的电钻钻了!”

我趴在桌子上,我表弟拿着电钻,呜呜作响。

表弟:“等等,我拿个破脸盆套在我电钻机上,别待会翔 喷出来,喷我一脸!”

然而破脸盆卡在电钻机身上,挡住了表弟的视线,表弟又看不到我的 腚,拿着电钻乱扎。

我怕被他扎出几个腚 眼,只好叫停!

表弟脑子很活络:“干脆我给你腚 眼 拔个火罐把翔吸出来!”……

当我屁股着火从屋里冲出来的时候,邻居刘叔正在吃辣子面汤,他当机立断抓住我,一碗滚烫的辣子面汤倒我 腚上……

我爸把我送到医院,医生说这个案例特别麻烦,因为月工周不但烧伤而且烫伤了,排 便肯定会痛,不排也不行,肚子快炸了。

医生两手一摊问我爸 保肚子还是保 月工门!

我爸心里本来烦躁,他没好气的说:“医生如果太为难,我回去把他 翔给打出来!”

...这事过去多年,一旦想起,我就开始隐隐作痛!

评论(0)
0/500
image
莲言莲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