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逗比哈奇士
转发其他医生的故事……
2004年刚开始工作的时候,跟着老主任管一个大面积脑栓塞的老太太,老两口是农民,低保家庭,跟小儿子住(有其他子女),也是小儿子花钱养着。小儿子没正式工作,抽烟喝酒,没有固定经济来源,老混混。因为小儿子跟老两口住,房子也给小儿子了,所以其他子女也不出钱、也不出力,偶尔空手来看一眼。老太太由于病情过重,加之基础病过多,住院十几天就去世了。住院期间小儿子虽然表达过经济困难,尽量不要用贵重药物,但从来没有要求放弃治疗。老人去世前几天,小儿子曾经满嘴酒气地拉着主任说:他们别tm逼我,逼急了我跟他们拼(应该是说其他子女,自行脑补调解节目里,因为房产、赡养问题撕×的情节)。顺便拉开衣服给我们看了一眼怀里的——手枪,应该是土枪,我们没报警。老人去世后,欠费不到一万,总共花了一万多,期间我们催过款,小儿子也补交过几次,每次几百,看到后来实在是交不起了,我们也不催了。老人去世后3个多月,小儿子回来了,又黑又瘦找到主任说把欠费已经交齐了。主任很惊讶因为那个数目对他们来说算是一笔巨款,就问他哪来的钱,他说去山西下煤窑挖了3个月的煤,还说放心这是干净钱,以后有什么他能帮的上忙的事找他。

评论(0)
0/500
image
逗比哈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