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杜掌柜
要脸匿了,本人男,小时候有一个玩的非常好的发小,好到什么程度呢?好到小时候过家家我们都必定扮演夫妻,还会玩那种羞羞的游戏,互相看对方的不可描述的那种。
——以上为前提,华丽的分割线——
大概五年前回老家,想了想很久没联系老家的朋友了,于是一个一个单独约出来吃个饭喝个酒,维护下自己的人际网络。
于是第三天联系了我的那个发小,很单纯的出来吃个饭聊聊天增进下感情的那种,饭桌上我们交谈甚欢,饭店伙计在这个时候上了两根热狗,里面带黑胡椒的那种,于是我发小问了句:"你看这颗胡椒的位置像不像你小时候勾勾上的那颗痣"。
一时气氛尴尬……

评论(0)
0/500
image
杜掌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