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鱼是永远关不住的,因为他们属于天空——《大鱼海棠》观感

2017-01-25 10:41
234

是夜,白天课件咿咿呀呀的嗡嗡作响,大脑cpu烧灼过度,在b站投币观大鱼冷却下。

但看罢,我承认之前狭隘了:新版预告出来以后,讯息之于BGM由日本团队打造,全片同韩国合作完成,好像已经违背纯粹十年磨一剑的国产漫画局限定义,一赌气,说什么也不会去支持。

影片初始神婆低沉着嗓音在16岁成人礼上警示着参礼的孩子们。

——“绝不能和人类与任何接触”  并称其为天规,板上钉钉的规矩,不得不而为之。

人类?究竟对于这一群村民意味着什么?同行的孩子独椿,一碗汤喝罢,游浮出海面闻人类鲲同其妹的呼唤,立刻转过身望去,视线相交,巧合的是鲲吹奏的陶笛声再次吸引了椿跟随之后,于是机缘就这样定了。

——鲲为救椿沉入海中,遂椿用自己一半的寿命换“鲲”的“复活”成鱼。

在我看来鲲并没有死,只是灵婆设了结界一类,使鲲安稳沉睡状,形如亡故,椿涉世未深信以为真,经周折将陶笛这一人界物带入海底世界作感念。

椿不顾折一半寿命换鲲的“复活”原因有二:

一是得知爷爷大限将至,自己的不舍之感,联想起离岸前鲲妹妹伤心欲绝的哭喊;

二是死为自然规律,然而鲲是无妄之灾,受己牵连,不能不救。

海底世界长桥旁的石狮子是紧迫得悉讯息的灵媒,又或是特意设置的引导物,作用是将棋盘上的棋子归置在应当之处,达成灵婆所愿。

灵婆告知椿:“鲲”与椿性命相连,必须时刻保护它,度过重重磨难,直到他长成大鱼回到人类世界,否则功亏一篑。

也是从“鲲”现身始,海底世界开始时而的暴雨,身为天神湫的情绪波动变化频繁,咸涩难言,本就反常,因为久识椿,因而表现的并不同一般的天神,有常人喜怒哀乐,有凡人情绪起伏,召示海陆相连的必然,人为强制违背常理分崩离析是必然。

鼠婆(同灵婆相对),接管坏人灵魂,形象是见不得光的老鼠,与黑暗处久,光明对其有出乎意料的吸引力,比如爱之圣洁,湫散发爱的气息让其雀跃起来(没有接近椿,因为椿并没有爱情意图),难得好心提醒一句,男孩子还要学会管好自己的小老鼠。

老鼠之于鼠婆,是利器,驱使得当,所向披靡。暗示湫修身养性,勿被灵婆所利用。

可惜湫空为天神之力,不顺应天道,强行打开海天之门,未合,海水倾泻而下殃及池鱼。

鼠婆早先揣度出灵婆计谋,将计就计,将人界之物窃来作为通过海天之门的钥匙,逃离。

我们无法还清犯下的过错,一情急,我们可能会犯更多的过错。

见着生灵受苦,椿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下的环环相扣的过错,舍身全大局,又而复活是湫自我牺牲成全椿鲲。

而从头至尾,湫一直未表明过心意,倾注相思,也从未问清椿于鲲相托性命一事,误当椿心所属。

成人礼的存在是对这个世界的无言讽刺:成人大多循规蹈矩、周始循环麻木,被条条框框限定的死死,腐朽无趣。稚子见大鱼第一反应是:这世界是不该存在鱼的,应禀告大人。

细节描画揭开灵婆苦心孤诣选中湫接班的缘由:

一是湫为天神,具有身份技能方面的优势

二是海底世界瞧上眼者唯有二:一则椿,天真烂漫;二则湫,至情至性。其余村民条框框得死死,腐朽无趣,皆是脏污。

正是“鲲”的存在使得村民麻木如此突兀,将秩序“平衡”被打破,视为不祥物,除之而后快。

片尾,椿鲲相见,不着一缕,是灵魂的归真。

——“他会失去这段时间的记忆”

——“我会永远记得你,我们会再相遇”

椿无了法力,微笑伸出手来,“鲲”化成鲲旁的小鱼带有丝不舍却毅然的游走,而鲲一脸茫然望着椿,未曾相识。

大概每逢人间风雨,椿都会想起那个晚间砸下柿子盆、温暖护她始终的湫,和嬉戏的大鱼。

至于“鲲”是否是鲲已经不重要了,灵婆将人心拿捏得恰到好处,知道湫不忍出口的暗恋,和椿对人界阳光的向往。

莞莞说,不喜欢椿的处理方式。的确,过于极端,莽撞并没顾及他人,酿下大的祸患,想起《欢乐颂》小蚯蚓。世界上存在一种成长定律:年少轻狂,犯下各种愚不可及的错误,是很可能发生概率在百分之90以上的事件。还好,人是会渐美好的。

其实鲲椿湫相较而言,更像是彼此拟人化的美好事物。鲲对于椿是种信仰,椿对于湫,湫对于灵婆皆如是。

椿爷爷为神农氏的后人可医万物,胸怀宽广、智识渊博。他说,只要她的心是善良的,对错都是别人的事,照着自己的心意走。

或许椿爷爷早就看穿了一切,椿还年轻,需要犯错,需要去拼去闯,摆脱安逸,没有点破这一场局,只温言提醒莫忘本心,最后点燃自己与世界唯一牵系的肉身,以保一直相护的椿。

有一颗不安于现状跳动的心脏,愿意摆脱俗世一切束缚去追求认定此生不换的信仰。

现实世界里存在执拗不屈的孩子,因为天空湛蓝,常理这个牢笼并不能拴住他们高飞的翅膀。

帖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