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随想

2017-02-07 12:08
307
旅途随想-微网络
无戒摄影

文/无戒

有时候我觉得写文章的都是神经病,总是随时随地的观察着别人。

我坐在西安的一家青旅写下这篇文章,青旅的环境优雅,我躲在角落里看着散落在大厅的人。

母亲就坐在我的对面,她已经年过五十,未曾来过这样的地方,我看着她,眼睛有些湿润。她的生活从来只有那片黄土地,这样的生活,让她有些不适应,有些拘谨。我想逗她开心一点,她一直坐在我的对面发呆。我猜想着她在心里想什么。不知道她是否有关于自由的梦想,她的一生看起来幸福而又悲伤,她与父亲的关系一直很好。未曾见过他们彼此表达过关于爱的行为。可是我知道她们是相爱的。一生都在家乡那片土地上,认真的生活着,常常絮叨一些生活的烦心事。

我看不懂她的眼神,也看不懂她此刻在想什么。我想象着我是母亲那样一个迟暮的老人,在这样的环境中,有什么样的心理,也许她也会想起年轻时候的事情,也许她想象着她还很年轻,可以跟我一样肆无忌惮的生活。

旅途随想-微网络
妈妈的样子

一个朴实的农村女人,看着女儿的样子,该是幸福的。她身体瘦弱,蜷曲在大厅的座位上,也许她害怕孤独,坚持陪在我身边,不肯一个人去房间。身体不好很久了,看着她的时候,我的心里总是莫名的难过。

也许人都是孤独的,内心渴望自由,喜欢飞翔独处的感觉。

我看见坐在对面桌子上的男子,一直翻看着手机,一个人独处。长相平平,偶尔拿出笔记录着什么,偶尔抬起头看着青旅的人,眼睛里有茫然。看起来风尘仆仆,也许他已经走过很多路,他想要找寻什么,我不得而知,我无法很自然的过去与他搭讪,或者跟他聊天。我像一个神经病一样悄悄的观察着他。也许他有一个网上的情人,或者女友,或许他的生活里只有自己。

我能想象到他一个人走在陌生城市的样子,孤独的让人觉得悲伤。我不知道他是否觉得自由。

看着看着,我忽然觉得也许他就是我,一个灵魂深处的我。



旅途随想-微网络
那个孤独的旅行者


我的神经质又一次凸显出来。我已经正常好多年了,这样的情况很少出现。像神经病一样的总是想象着一些天马行空的事情。

手机显示只剩百分之一的电了,我感觉到惶恐,我想要记下这些记忆。

右手边的两个美女,开心的拍照,各种姿势的自拍。我喜欢她们的状态,我总是喜欢那种简单的快乐。也许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快乐人,总是喜欢生活中那些简单的快乐的人和事。

我听到她们的笑声,心情也变得开朗,我向她们借到了充电宝,然后继续写文章。有时候我觉得微笑的力量真的好强大,莫名的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进。

长发的女人总是有莫名的美感,她们手指细长,相互说着一些私密的话语,时而传来笑声。让我想起了我的闺蜜,那俩个一生不换的女子。我总是时不时的想起她们。她们不在我的生命里已经十年之久,可是我依然怀念和她们在一起的日子。

我分不清楚,我是否爱着她们,还是怀念那段岁月,总之,我对她们一直怀着期待。

过年的时候,跟她们俩个一起拍了闺蜜照,感觉像极了我们三个人结婚了,像年轻的时候说的那样,我们三个人一起过日子。生活里没有男人。

简怀着孩子,我和卡卡小心翼翼的照顾着她。好似她肚子里那个孩子,是属于我们俩个。在那一刻,我突然知道,怀念那段岁月,不止是我一个人,还有她们。

这种心自由飞翔的感觉,让我感觉年轻了好多,就连写文章的时候,都觉得顺畅了不少。

我是一个偷窥者,观察着青旅的每一个人。这一刻,我已经忘记白天的烦恼,忘记了我是一个带母亲跑医院的女儿,我觉得自己也是一个旅行者,走在旅途。

隔壁那一桌,是一个温馨的家庭。女人和男人带着孩子,一起坐在桌上打牌,笑声不断。孩子已经成年,看起来美好,总是笑咪咪的看着父母,相互交谈着,孩子因为打牌赢了,而发出惊呼,他长的很帅气,浑身上下都是那种在幸福家庭生活的自信。这种自信让他看起来极为美好。

我不知道,男人和女人是否真的如我看到的这般幸福,但是这一刻,他们应该是幸福。

旅途带给我的感觉,有时候好像是一种人与人关系的递进。

我好似和迪先生很多年都没有出去旅行过,总是忙着挣钱,忙着让生活变得更好,就连孩子都放在老家,让他孤独的成长着。孩子对我的感情,很美好。他总是没有由来的粘着我,对我说关于爱。

孩子是一个懂事而我暖心的小男孩,看着他美好的样子,我总是想象着他长大的样子,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对我说:“妈妈我爱你。”会不会让我拥抱,亲吻他的脸颊。

完美的家庭总是如此,让人羡慕,而又让人心觉得快乐。

这一刻的我,有点猥琐,头抬起来,观察着别人的表情,心里天马行空。我开始觉得也许我适合一个人孤独的生活,然后一个人到处流浪,也许这样的生活,会让我的小说文章找到灵魂。

我已经找不到方向,开始胡言乱语,我喜欢这样的状态,不是我在写文章,而是故事带着我前行。

这种心灵的空灵,很舒服,好像身体得到了净化。开始飘飘然,我在青旅的书架上找到一本书,我趴在桌子上一页一页的看,书名叫作《出走年代》。写着一个个孤独的灵魂,在旅途中寻找自我,爱,性,男人,女人,旅途突然全部变成了故事。

吧台的服务员眼神淡漠,她好似厌倦了这种一直待在这一个地方的生活,有人跟她交流的时候,她会显的很不耐烦,年龄不大,脸上写着疲惫,我总觉得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也许她的生活不够顺畅。

我没想过过去跟她交谈,我悄悄的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动作,她坐在吧台的椅子上看着门发呆,也许她想起了她的爱人,或者是丈夫,也许她的灵魂在远游。

我还在那个角落,无法跟任何人交谈,有时候我觉得我自己属于异常内向的人。

我喜欢他们脸上的表情,喜欢看着陌生人想象着他们的故事。

若是你在青旅里,会看到角落里的女人,一身黑衣,头发凌乱,干枯,脸上露着诡异的微笑,眼神涣散,到处寻找什么。

你一定觉得她有点不像正常人,她对面是一个年长的妇人,与环境格格不入,她的眼睛总是不停地看向妇人。不说话,眼睛里东西很多,说不出清楚是什么感觉。

越来越多的人在大厅里交谈,不知道他们是否熟悉。我只是冷眼观望,还是无法交谈,这一刻的我,好似丧失了语言能力,只能奋笔疾书。

青旅的留言墙上留了很多故事。



旅途随想-微网络
留言墙上的故事

关于一些离别,怀念,和爱。

我用手机拍下他们的文字,不知道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他们是什么心情,也许有所期待,期待对方有一天可以看到。这种表达方式,总是带着孤独,隐匿着某些秘密。

我窥探着这一切,像一个偷故事的贼。




晚安,朋友。

我是无戒。


《第二期训练营招募已经开始》点这里
帖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