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正淳,金庸为你刷满的存在感

2017-02-07 12:08
207
段正淳,金庸为你刷满的存在感-微网络
( 图片来自网络 )


文 | 行之

在生活中,如果你要形容一个人男人各方面都很优秀,但却是个多情种子,用三个字就够了——段正淳。

可想而知,段正淳这个人物在金庸笔下有多么出彩和具有存在感了。

金庸的小说,很多时候主角的存在感并不如配角。比如郭襄实际比小龙女更抢眼,黄药师实际比郭靖更抢眼,东方不败实际比任盈盈更抢眼。

主角往往担负了掌握小说主旋律的重任,而更接近现实的众生相则交给了配角们。在金庸小说的设定里,并不是出场越多,存在感就越强。最好的例子,《天龙八部》里扫地僧只出现了一次,但是存在感被金庸刷成了满格。

金庸尽管很照顾自己小说的主角,却更偏爱里头的配角,时常暗地里替他们刷存在感。在今天,你要骂一个人是伪君子,最委婉的方式,说他是“岳不群”就行了。可想而知,岳不群的存在感有多强。

和岳不群一样,段正淳的一生,把自己的名字活成了一个代名词。

那么段正淳是怎么一步步活成代名词的?他的存在感究竟是怎么被刷出来的?

先看看段正淳的简历。论身份,他是大理国的镇南王,拥有最高贵的皇室血统。论相貌,小说中的原文描写是“一张国字脸,神态威猛,浓眉大眼,肃然有王者之相”以颜值加气质,也是万中选一。论才学,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拿得出手。论武功,段家剑和一阳指也驰名江湖。

这样一种人物设定,已经不再是简单的高富帅,而完全是高段位的中年男神。

段正淳之所以常常被挑起话题,最大的原因是他的女人多。刀白凤是他的夫人,秦红棉、甘宝宝、阮星竹、李青萝、康敏都是他的情人。这些都不是一般的女人,个个都是倾城绝色。但这些女人还只是他众多女人中的冰山一角。

因为女人的数量多,所以“花心”是很多人对段正淳最直接的认知。但事实这并不能为他带来存在感。

要知道,段正淳是谁?他是大理国的镇南王,皇帝的亲弟弟。在他所处的北宋时代背景中,有这种地位,要多少女人都不是问题,且还能名正言顺。

要说段正淳“花心”是不准确的。古代皇帝有三宫六院,佳丽三千,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勤,但很少有人说皇帝花心。一般角色在小说里女人超过一百,就能号称“百人斩”刷满存在感,但换做皇帝,根本没人把这当回事。换做段正淳也一样,谁会把镇南王有很多女人当回事?

按照设定来说,段正淳是没有“花心”的条件的,因为他怎么花心都可以被看成正常。那么金庸要给他刷存在感,就要在他的才能和性格上做文章。

说到才能,段正淳的文韬武略在《天龙八部》中,都不是一流的,唯独哄女人开心这件本事,天下无双。有了这样的才能,就弱化了镇南王这个地位给他桃花运带来的影响。

另一方是他的性格,他的性格很奇特,属于多情和专情的矛盾混合体。照理说,一个多情的人,自然是很难专情的。一个专情的人,就不会太多情。但段正淳属于典型的既多情,又专情。他因为多情,所以看见漂亮的女人,几乎是见一个爱一个。但他专情在于,不论跟哪个女人在一起,又都是真爱,甚至愿意为每一位情人献出自己的生命。

段正淳风流一生,最后结局是不忍众情人为己而死,自杀殉情。金庸在描写段正淳殉情之前的场景,这样写道:

段正淳已决心殉情,此刻更无他念,心想誉儿已长大成人,文武双全,大理国不愁无英主明君,我更有什么放不下心的?回头向段夫人道:“夫人,我对你不起。在我心中,这些女子和你一样,个个是我心肝宝贝,我爱她们是真,爱你也是一样的真诚!

这一段揭露了两重信息:第一,段正淳死之前先考虑到了段誉的未来,继而考虑到了大理国的未来。临时前还在考虑家人与国家的未来,显然心中是存有责任感的。第二,他虽然多情又专情,却十分坦荡,到死都坚持“个个都是我的真爱”的原则。

这种人,你说他不负责任,他却心有家国。你说他一生浪荡,他却磊落得令人佩服。

段正淳的一生,可谓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风流而不下流,贯穿了他的一生。他年轻时候处处留情,导致段誉到处碰见妹妹,无论是作为丈夫还是父亲,都不称职。但如果撇开这一点看,他又绝对算得上一位豪杰。

段正淳的人格矛盾不止体现在他的多情与专情并存上,还体现在他的奢靡浪漫与正气凛然上。在私下里,他是一个十分懂得享受锦衣玉食,富有生活情趣的人。他擅长于吸引异性,营造浪漫,创作闺房情话,甚至于发明了“五罗轻烟掌”这样专为调情而生的武学。

从这点上,你拿他跟萧峰比,完全是两种画风。如果萧峰属于大漠孤烟的豪壮,那段正淳只能算是小桥流水的温婉。但就是这样一个整天游戏在红罗软帐的风流王爷,鲜衣怒马走江湖的时候,却也豪气顿生。

天龙第第二十二章《双眸粲粲如星》中,当阿紫质疑他的人品,说“我爹爹如是英雄好汉,我便认他。他倘是无耻之徒,打架要靠人帮手,我认这种爹爹作甚?”时,他的表现是:

段正淳为人虽然风流,于“英雄好汉”这四个字的名声却甚是爱惜。他常自己解嘲,说道:“‘英雄难过美人关’,就算过不了美人关,总还是个英雄。岂不见楚霸王有虞姬、汉高祖有戚夫人、李世民有武则天?”卑鄙懦怯之事,那是决不屑为的。他于剧斗之际,听得阿紫的说话,当即大声说道:“生死胜败,又有什么了不起?哪一个上来相助,便是跟我段正淳过不去。

天龙第四十一章《燕云十八飞骑,奔腾如虎风烟举》中,少室山上,萧峰落难时,段正淳的表现是:

段正淳低声向范骅、华赫艮、巴天石诸人道:“这位萧大侠与我有救命之恩,待会危急之际,咱们冲入人群,助他脱险。”范骅道:“是!”向拔刃相向的数千豪杰瞧了几眼,说道:“对方人多,不知主公有何妙策?”段正淳摇摇头,说道:“大丈夫恩怨分明,尽力而为,以死相报。”大理众士齐声道:“原当如此!”

天龙第四十二章《老魔小丑,岂堪一击,胜之不武》中,当叶二娘被众人怀疑是段正淳的情人时,段正淳的反应是:

段誉、阮星竹、范骅、华赫艮、巴天石等大理一系诸人,听二人说到这一桩昔年的风流事迹,情不自禁的都偷眼向段正淳瞄了一眼,都觉叶二娘这个情郎,身份、性情、处事、年纪,无一不和他相似。连段正淳也是大起疑心:“我所识女子着实不少,难道有她在内?怎么半点也记不起来?倘若当真是我累得她如此,纵然在天下英雄之前声名扫地,段某也决不能丝毫亏待了她。

从各种表现上看,段正淳虽然风流成性,却也豪气干云。凭借这点,他比金庸小说里其他的王爷,都更具人格魅力。

明明是一个获得女色易如反掌的镇南王,却偏偏执着于爱情。明明一生多情,却又要次次专情。明明擅长甜言蜜语,却骨子透着一股正义凛然。

正是这样,金庸一步步刷满了段正淳的存在感。在小说里,一个人的存在感要强,从来不是靠优点多,而是靠争议点多。段正淳的优点和缺点都极其鲜明,混合在一起,究竟是男神,还是渣男?通过不同的视角看,便横看成岭侧成峰。一个配角,有多难以下定论,就意味着有多出彩。

这个时代,感情世界里,人们普遍认为两样品质最重要。一是“专”,二是“真”。但如果这两样放在一起,非要选一样,哪样更重要?

如果一份感情虽然专一,却未见得有多真,很多人并不觉得珍贵。而如果一份感情虽然真,却并不专,很多人则无法接受。

又专又真的感情,只大量存在韩剧和童话里。而武侠小说中,金庸塑造的段正淳,正是反童话式的存在。在感情世界的江湖里,段正淳这样一个男人,足够令所有女人满意,也足够令所有女人失望。

段正淳似乎在证明,即便一个人拥有了所有人都喜欢的“真”时,在外设条件不足的情况下,依旧会受到道德及感情层面的审判。

感情的世界,真,解决不了所有问题。但当哪一天大家终于明白,如果连真都没有,一切都成问题的时候,或许就能将段正淳重新看待。

有些人的坏,总只能在特殊时候才看得到。有人的好,也只能在特殊时候看得到。但毕竟,人生大部分时候,都不怎么特殊。所以往往前者总是占便宜的。

我一个朋友跟我讲,她有个闺蜜,嫁给了一个好男人。之前两人一切都好,突然有一天,闺蜜获知得了癌症,男人则立马提出离婚,此后把自己的钱握在手上不肯拿出一分。

她叹道,或许,只有在难的时候,才能看清一个男人吧。

我问她,你知道段正淳吗?

她说,知道,你为什么提他?

我说,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才敢在你们女人面前说,其实,我欣赏他。

2017-2-6

帖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