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请差遣我!

2017-02-07 11:56
155

2017年春节,我过了一个很不一样的年。原本我们要留在南京,先生的父亲从外地到南京与我们一起过年。大年初一,先生提议,带他父亲回镇平老家,去看望年迈的大伯和外婆。我内心极不情愿。晚上,我在祈祷室祈祷,内心有感动,想到先生的外婆,是否愿意受洗,加入教会?外婆,今年85岁,瘫痪在床,因为惧怕死亡,彻夜不眠,每天夜里十点入睡,睡两个小时就起来大闹:骂脏话、敲墙、砸床、摔东西、呼喊死去的人的名字。而白天她忍者剧痛,坐在轮椅上睡觉。几个子女轮番照顾,也被折磨的不堪。我内心有坚定的想法,如果把福音传给她,她接受洗礼后,像这样夜不能寐的情况一定会改善。带着这样的心愿,欣然同意,一起驱车前往镇平。



主,请差遣我!-微网络



来到镇平,第一个落脚处,是先生的四叔家。镇平刚刚下过一场雪,零下几度,冰天雪地,家里像冰窖一样。虽有心理准备,还是没法忍受,无处藏身,实在冻得受不了,只能在院子外面,点燃了一堆树枝来取暖。在四叔家里看到了大伯,大伯85岁,终身未娶。几年前,在五叔家里,见过大伯,也是春节,面对满桌食物,竟没有一样,和老人胃口的饭菜。大伯拿起筷子,又放下,反复几次,实在不知道吃什么,最后干脆就放下了筷子。我看老人滴水未进,就带女儿到街上买了一个大红薯给大伯,他高兴地拿着吃完了。这次看到大伯,步履蹒跚,眼里满是落寞,看到我们,露出一丝喜悦。他们弟兄几个,多年未见,除了几句寒暄,竟无话可说。



主,请差遣我!-微网络



第二天,我们来到先生的大舅家里,他们和外婆一起住。现在轮到小舅照顾外婆,和外婆住在一个单独的小房间里,也是家里唯一有空调的房间。我们来时,外婆和小舅,在屋里休息。小舅说昨天晚上,她突然喊,“主,求你救救我”。我并不明朗的心,突然亮堂起来!是主,把我差遣来的。我就对外婆说,“昨天你呼喊主,今天主就派遣我来了”。她只在那里笑。五年前,外婆身体还很矫健的时候,我向她传过福音,她一口回绝了我。如今,她腿摔断了,半个身体不能动了。吃喝拉撒睡,每一件事都需要有人帮助,才能做到。坐着的时候,腰椎疼痛难忍,躺下的时候,腿部抽筋,牵动全身,疼痛不堪。白天几乎在轮椅上度过,忍受着腰部的剧痛。晚上躺在床上,浑身疼痛,生不如死,又不敢睡去,怕一睡不醒,如此艰难度日。我对她说,“看你受了那么多苦,你信耶稣吧,耶稣会减轻你的痛苦,让你的灵魂得到平安” 。我说了很多,外婆顾虑重重。她说,“我跑不动,怎么信耶稣?”我听了感觉诧异,为什么跑不动就不能信耶稣了。随后,才了解到,他们本村有一家新教的。他们放弃农活,放弃生活,四处奔波传教,以至于吃饭都靠邻居接济。这是他们村子最有名的信耶稣变成要饭的家庭。这样的信仰,对外婆没有任何吸引力,反而觉得是压力。我对外婆说,“我们的信仰不太一样,只要你相信天主,你不需要四处奔波,你只要信靠天主,把你的病痛交托给天主,祈求他的怜悯,帮助你度过这艰难的岁月,天主会救我们脱离痛苦的,如果你相信天主的存在,我带了圣水,马上就可以为你代洗。” 天主总是借着痛苦,召叫我们每一个人的。处在顺境和安逸中,人不会去寻求。外婆遭遇生活的不幸,变成了与天主相遇的契机。后来,又说了很多,不知哪一句话,进到外婆的心里,她后来坚定地说,我信!这是我过年以来,听到最动听的话语。随后,我和先生还有我们的女儿,一起为外婆举行了简单的洗礼。我把自己随身携带的水晶念珠送给了外婆,给她戴在了脖子上。她看到念珠并没有高兴,让我取下来,她怕人家笑话,这就是村民对基督徒普遍的态度。他们以基督徒为耻,这让我非常难过。我坚持给她戴上,并且塞进衣服里。午饭后,我们就离开了大舅家,回到住处。



主,请差遣我!-微网络



他们商议,第三天要去先生的大姑家。大姑今年88岁。我听了第一个反应就是,我去给她传福音。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大姑,她见到我们非常开心,招呼我们吃喝。后来说到自己的身体,身患各种疾病,及生活的艰辛和不易。借此,我向她介绍信耶稣吧。我还没多讲,她就笑了。她在两年前,跟着那一家新教家庭信了耶稣,信了两年,跑不动了,就放弃了。为什么因为跑不动而放弃信仰,这成了一个迷。而我宣讲的耶稣,一开始并没有打动大姑。我在心里,默默祈祷,又劝导一阵,大姑坚定的心,有些动摇了,正在半推半就。先生见我如此这般,急切又紧迫地劝人信耶稣,对我所做的事,完全不理解,并表示反感。在他们的阻挠下,大姑并没有立即受洗。这成了我的遗憾。



主,请差遣我!-微网络



回去后,直接去了大伯家里。大伯是帮助五叔做生意的,这几年一直跟着五叔做事。过年,五叔举家回了自己的家,而这所谓大伯的家,只是五叔做生意的一个基地,留下大伯独自看守。家里的电视都看不起来,只有一个收音机以及鸡鸭鹅猪狗的陪伴,异常冷清。天寒地冻的日子,一个孤寡老人,独自过年。那心灵深处的孤寂,幽深而绵长,像一道罅隙,直抵心底,而这恰是天主的话语进入的地方。我说,“大伯,您这么大年纪了,吃了一辈子苦了,也该享福了。您听说过耶稣吗,您信耶稣吧。”他立刻回我,“我不信。我们这里有一家信耶稣的。”这个村子里的人,因着那一家新教徒,对耶稣尤其熟知,但因为受那个新教家庭的影响,对耶稣并无好感,对基督徒都有负面的描述和看法。在他们心里认为,信耶稣就要放弃生活,接着变成要饭的。我说:“大伯,我们不一样,不需要你四处奔波,你依然做你该做的事,只要信靠这位天主就行了”。此时,坐在旁边的先生的父亲补充一句说,“她的信仰和他们不同”。这简单的补充,起了很大的作用。大伯虽然对耶稣没有多少兴趣,但对我的宣讲并不反感,一直笑呵呵地听着我说。而先生此时开始反对我,他觉得我太急功近利,让大伯有压力,就说大伯是老共产党。我继续跟大伯说,“大伯,共产党好啊,但是共产党只管我们生前的事啊,他们不管我们的灵魂,死了我们的灵魂去哪里呢?”最后在先生强烈的反对中,我跟大伯说,“我现在邀请您做一个选择。您自己选择,如果您同意信耶稣,我们马上洗礼,如果不同意,也没有关系,您可以直接拒绝我,完全不用担心”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大伯说,我信!就这样,事就成了!



主,请差遣我!-微网络



之后,我们去了大舅家。此时,大舅家院子里,聚集了一群人,他们有的在打牌,有的看牌,有的烤火,百无聊赖。这时先生,和先生的父亲,包括我,都想知道,外婆昨天受洗后,情况怎样?我的信心虽然很小,但我内心明白,不管外婆有没有变化,都不会影响我的信仰。可先生和他父亲,就想看到奇迹。因为昨天我说了,外婆受洗就可以睡个好觉了。其实,我也不知道,哪来的确信,很坚定的认为外婆受洗就好了。后来,伴随着我的担心,小声询问小舅,外婆昨晚睡眠的情况。小舅兴高采烈地告诉我们,昨天外婆一觉睡到大天亮。半夜,小舅一度怀疑,外婆是不是有啥情况。但是他实在困极了,一不小心睡着了。早上七点,小舅惊醒,因为外婆一夜没闹,他迅速跳下床,跑到外婆床边,使劲摇晃,晃醒了外婆,才安心的跑回去呼呼大睡了。这是以前从来没有的情况。这加深了先生的信心,也让他父亲见证了奇迹。这让我感到无比兴奋,真想告诉全世界。当我告诉那群打牌的人时,他们没有任何兴趣,毫无反应。

两天,我听到了两个“我信”。 这两个字如此动听,又如此沉重,饱含了满满的祝福,一下倒入我的心田,让我内心充满喜悦,我感受到天主渴望我们信靠他的心。外婆受洗后,一夜安眠,这等奇迹事件,并未引起更多人的兴趣。人们渴望奇迹,又无视奇迹。就像耶稣时代的群众,动辄让耶稣显奇迹。到后来,耶稣也反感行奇迹了。很多时候,奇迹就在身边,你选择相信还是漠然?这个村子里的群众,对基督徒漠然,对耶稣更是没有半点兴趣。他们都受到新教家庭的影响。我们如何做一个好的基督徒,显得如此重要。不要让人家,对耶稣都失去了兴趣。我们做不到好的榜样,还不如保持一点神秘,岂不是更好? 回想整个过程,每一件事,都是天主的安排。我只需要按照内心的感动,去做该做的,天主的旨意就在顺服中完成了。也许外婆不止一次提到过“主,求你救救我”,天主总会听到,在愁苦中的祷声,俯听了她的哀求。差遣我去为她受洗。而期间,也有先生母亲的铺垫。先生的母亲,跟我们也信了主,但还没有受洗。在她照顾外婆的时候,看到外婆那么难受,就告诉外婆,你难受的时候,呼求主救你。而外婆,真的呼求了。天主的旨意,也在这个顺服中完成了。大伯,对我传福音从未反感,几年前的那个大红薯,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任何善举,都不会落空。红薯虽小,却让大伯孤寂的心灵感受到一份关怀。感谢天主。

帖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