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书院

2017-02-07 11:54
315
乡村书院-微网络

        知道扶雅书院和妖婆有些时日了,金大田离椒江也不远,一直想去看看,但日常生活纷纷扰扰,似乎也没有太多的闲暇时光。这个周日,午后把女儿送回学校,总算有一小段属于自己的时间,于是招呼了二三好友,驱车前往路桥金大田的扶雅书院。

       冬日的金大田没有成片的向日葵,田野有些萧瑟,也就没有如织的游人,一路通畅就到了村文化广场。扶雅书院不大,设在金大田村文化礼堂的底层,进入村广场就可以看见褐色的书店匾额。受“妖婆”名字的影响,我一直把扶雅书院的创办人想象成穿着布衣长裙、长发飘飘,看上去很文艺,在乡村开家小书店,一幅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当我们跨进书店,第一眼看见“妖婆”,如此普通寻常,实着让我有点吃惊。是的,“妖婆”就是一寻常女子,三十来岁,一头齐肩乱发,带着黑框眼镜,穿着随意,带点男孩子般的爽朗,微微的有点不修边幅,她的案头也并不是摆满了书,而是各种钩针、毛线以及杂物。


乡村书院-微网络



乡村书院-微网络



乡村书院-微网络

       爱书之人总是容易亲近的,我们在妖婆对面入座,随即就打开了话匣子,把我们心里的疑问一股脑地抛开妖婆。“你为什么想起开书店?”“书店有开在偏僻乡村能盈利吗?”“不能盈利又如何坚持?”我一直都特别佩服按自己意愿生活的人,想辞职就辞职,想开店就开店,想去旅行说走就走,而我们困于体制,只是偶尔做做开小书店、开小咖啡馆和小花店的白日梦。而眼前这个寻常女子妖婆,因童年受惠于书,从小就有一个开书店的梦想,机缘巧合,原是室内设计师的她,在路桥的乡间开了这家叫“抚雅”的半公益乡村书店。然而,现如今丰富的娱乐方式、便捷的网络购书,实体书店最受冲击,纯粹开书店只是讲讲情怀,很难盈利。红火如台湾的诚品,书店的经营连续亏损25年,是由其他餐饮、物业出租等获利去补足书店亏损。近些年备受小资推崇的南京先锋书店也是用文化创意产品等多元化的运营来支撑整个书店的壮大和发展。而妖婆,没有厚实的家底,政府的支持也极为有限,金大田也不是什么热门景点,虽然她得到当地新华书店的支持,然而她的书店除了节假日平时很少有人光顾,开店容易守店难,支撑她这份事业的竟然是她的钩针手作。妖婆有双巧手,她的钩针能钩出各种花色的座垫、花毯,还能钩出惟妙惟肖的小动物。每到城里各种文创、手作集市,她就把书店托付给别人,自己去摆摊,或在网店里出售她的小手作,她用这份收入来贴补书店的亏空。当妖婆说到这点时,我真的心头一震,眼眶一热,理想主义者认定一件事竟能够如此坚定。

        想起两年前的碧山之行。两年前的暑假,我带女儿去黄山旅行,受友人蛊惑,在一个下着雨的下午,开车从歙县到黟县,只为到一个碧山的小村庄,找一家叫碧山书局的乡村书店。一路穿过皖南古老的粉墙黛瓦和小桥流水,来到了大山环抱的碧山村。碧山村是保存较完好的徽州古村落之一,而碧山书局坐落在村中的文物保护建筑村祠堂启泰堂里,是南京先锋书店的第八家书店。祠堂进门是一个敞亮的天井,迎面见一长条石几,上面搁了一些花木盆景,而其他三面墙都贴墙放着大书架,各种书籍列满了书架,一进门就能感受到浓浓的文艺气息。只是我们半下午出发,天又下着雨,等我们辗转找到书局时天色将晚,书店已到关门打烊时间。我们快速地浏览了一遍一楼的书籍,喝了杯咖啡,买了一本海明威的《太阳照常升起》,寄张几张明信片,便匆匆道别,匆忙中竟然忘记逛一下书局的二层,据说全是外文书籍,还能从窗口看见远处连绵的黄山山脉,逼格满满。匆匆碧山之行,没能好好在书局发个呆,甚为遗憾,但碧山书局的乡野里营造那种浓郁的人文气息还是让人经常回味。

乡村书院-微网络

乡村书院-微网络



乡村书院-微网络

       乡村文化曾是中国文化的根基,耕读传家是中国农耕社会传承下来的一种特有的文化。比如扶雅书院的名字的来历就颇能说明问题。正德年间,金氏始祖金廷辉迁入金大田村,以忠厚开基,并耕读传世。光绪二十九年,在这里创办了“私立扶雅中学”,即新桥中学的前身。为纪念、传承这份“耕读传家”的精神,扶雅书院这个名字应运而生。如今,却有不少农村的村民打着麻将过日子,数千年的乡村文化日趋没落,而离开乡村的人,则是觉得乡愁无处安放。把书店开到乡村,最初是南京先锋书店加入 “碧山计划”的一部分,是先锋探索乡村乌托邦书局的实践。2014年4月,碧山书局正式营业,凭借先锋书店的号召力以及皖南乡村美丽的自然风光,碧山书局很快成为文艺狗膜拜的地方。同时,碧山书局的开办,能实实在在地给村民和游人提供一个阅读空间,使村民的文化程度逐渐提升,让探索乡土的游人内心得到洗涤和净化。籍着碧山书局的成功,先锋书店2016年在浙江桐庐县莪山乡戴家山村开办了云夕图书馆,这家开在深山里的乡村书店,马上被CNN评为了“中国最美书店”,成为很多小资青年下一个朝圣的目的地。

乡村书院-微网络

乡村书院-微网络

乡村书院-微网络

        妖婆小小的扶雅书院自然无法承担这么大的责任,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但妖婆一年多来的坚守,春风化雨,让周围悄然发生变化。村中的老人和孩子经常会来书院转转,周边村子一些爱书的人,会经常过来选书,书院组织的读书会、图书漂流、文化沙龙等活动也吸引了路桥、椒江、温岭一带的城里的读书人,他们会在周末专程过来读书、买书、交流阅读心得,书院逐渐成为村里文化生活的一部分,影响力慢慢向周围城市渗透。

       诚如《岛上书店》里的妮可说的“一个地方如果没有一家书店,就算不上个地方”,而有了书店的乡村,增添了浓郁的人文情怀和文艺气息,显得与众不同。我们在薄暮时分离开金大田,告别的时候加入扶雅书院的“四五读书计划”,并期待下次能参加扶雅组织的读书活动。

      乡村书院,一个美好的存在,衷心祝愿妖婆的扶雅越来越好。



乡村书院-微网络
帖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