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岁的年三十我在洱海边喝了一场风花雪月

2017-02-07 11:15
247

大年三十 ,我一个人住在双廊的洱海边 一个叫四月天的客栈,昨夜的酒已经醒了,起床 洗漱 泡一壶茶 ,看着苍山洱海,一点也不文艺。

       这次旅行内心蓄谋已久,但是没有具体的计划和安排,当23号一大早开车把孩子送走之后,内心被掏空了,和孩子离别的一刻我把帽子戴上不想让他看到我已经泪流满面,坐上车 失声痛哭 不想回头看他 但还是忍不住。亲爱的小孩儿 ,你也许还不懂离别的痛。发动引擎 ,一路上高速,眼泪流到干涩,好几次快要昏昏欲睡过去。 到了家,空荡荡,小孩儿的玩具散落在地板上,那双小棉鞋在鞋柜上安静的放着。 我收拾行李,晚上的飞机飞丽江。这一年去了很多地方,第一次这么形单影只。背着那个她送的背包,拖着行李箱。路过机场落地反光镜的地方看到失落的自己。心里对旅行没有任何的期待。

        凌晨12点 到了丽江,夜里的古城以为这个点还会歌舞喧嚣 醉酒的男男女女街头攒动。到了古城才发现 夜深人静,只有漫天的星光。到了预定的客栈,和老板简单寒暄就上楼休息。

       醒来已经中午,收拾完毕,下楼准备出门吃点东西,老板刚好在一楼大厅,进去一起喝茶聊天,老板比我小两岁,来自西安所以一下子很亲切。拿了一份地图给我,然后我就背着包左拐右拐也不看地图 从来不爱看地图,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和十年前的风景一样没有变化,只是人很少,太阳很好,路过四方街,酒吧街 实在不知道目的地在哪,就想着去找大冰的小屋吧 这个文艺青年来丽江的朝拜之地。那个书里出现很多个故事的小屋。跟着导航 沿着五一街 快要走到头,遇到小屋,果真的小,就是一间房子 一个坑。一扇门开着,里面坐着一个带帽子弹吉他唱歌的男孩,想想我还是先去吃点东西吧,在隔壁不远处,有一家面馆,点了一碗牛肉面 一瓶风花雪月。吧台上 一面布上 写着 一座城 一碗面 一个故事 。在这里 所有的 商品都能跟故事挂上钩。面还不错 ,老板一个跟我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卖着自己的面 。吃完就去小屋,这时候已经有两三个人在里面,我坐着歌手对面,他问我 大哥来自哪里 我说郑州 他说 那给你唱一首关于郑州的记忆吧 这首听了很多遍的歌 没想到在丽江的第一天 一个歌手专门唱给我听 。小屋只有啤酒梅子酒和豆奶。我点了一瓶风花雪月。听着他深情的歌唱,回想着郑州的记忆。不大一会儿 ,小屋陆陆续续就坐满了人,有坐了一会儿走了 又有新的进来,一个个都是有故事的人啊。是有多失落才让这些孤独的人过年远离家 逃到这里,被收留 被喝酒 被讲一段自己的故事呢。

        坐到5点,我逃离了小屋,期间有个来自福建的小女孩儿,一个人点了瓶豆奶,等歌手唱完之后,主动地说 我也唱一首吧,拿过吉他,唱一首自己的原创,声音很清澈动人。模样也很清秀。 真的很好听 ,一首唱完 很多人要求再来一首,姑娘也不推辞,就来一首陈粒的歌。坐在昏暗的小屋,看着五湖四海的朋友我显得很沉默。所以我准备走了,我想晚上找个酒吧 人多的 不那么文艺的 有漂亮姑娘的酒吧。再一次逛到咯酒吧街,动词打次的噪音 又让我无法融入,这地儿不对,走吧。找一个清吧。迷蝶。 一打酒 几个歌手 和当地客栈老板。一打没喝完 坐到12点。回到客栈,老板还没睡,和店长在喝茶。和他们坐在一起,聊起了自己为什么一个人出来过年,讲着自己的故事。来自福建的店长说 我给你说明天带你去云集酒吧 那里人多,我在探探上给你搜几个妹子。我说好,微信搜的都是托,探探我早都卸载了,你来弄。

      聊到一两点上楼睡觉,第二天又睡到一两点起来,下楼阳光很刺眼。逛到一个叫豆瓣小厨的餐馆,临着小河,窗前有一瓶花,很温暖的感觉。我坐着窗前点了两个菜 一瓶风花雪月。吃完饭 又在那里坐了很久 不知道去哪,阳光晒得昏昏欲睡。所以干脆回客栈。等到晚上一起去云集。我们是第一桌,很快就坐满了,人气果然很旺,正中间是火塘,围成一个圆形离歌手很近的距离。我们坐在卡座。福建的店长讲着他的艳遇史,曾经一个月能约到20多个姑娘。过了一会儿 ,进来三个姑娘,一个长发 一个短发,一个没有很深的印象。三个姑娘围着火塘坐,和我们的卡座刚好正对面。昏暗的灯光,长发的姑娘有点苍井优的感觉,她对歌手唱歌貌似很投入。偶尔会和歌手互动。短发姑娘比较安静一直低头玩着手机。偶尔会点一支烟。他们抽的也是细南京。我对短发姑娘莫名的有好感,也许是因为我前妻的缘故吧,想想第一次见她她就是短发,中间三年接接剪剪,直到分手的时候又一次剪短了发,跟我刚认识她的时候一样。她问过我好多次我喜欢长发还是短发 我说我都喜欢。其实她短发真的很好看,虽然我以前一直喜欢长发姑娘。但是她的短发是我见过最好看的。过了好一会儿,那个没有多大印象的姑娘走了,我跟两个朋友说,我过去打个讪,然后拿了两瓶啤酒坐在短发姑娘旁边,刚开始假装过来听歌。过了一会儿,跟姑娘说一起喝一个吧。 他们倒也热情,然后就开始聊 从哪里来 准备去哪 自己的生活工作,和短发姑娘聊的蛮投机,跟她讲了我的故事。她也讲她曾在北京做过导演助理 做过化妆造型师 后来去了深圳腾讯游戏开发。聊了好久,我那两个朋友无聊的两个人已经又点了一打酒,我过去,他们说把她俩叫过来啊,我说我试试,回到姑娘旁边,说跟我们朋友一起坐坐吧,刚好她们的梅子酒也已经喝完,他们推辞说想坐着里听歌。最后短发姑娘跟我过去,长发姑娘继续坐在那里听歌。中间烟抽完了,我出去买了两盒细南京。然后大家一起喝酒,我已经有点醉,但是对姑娘没有特别的想法,就这样聊聊天讲讲自己的经历 萍水相逢 不求艳遇 也蛮好。又坐了一会儿,姑娘说先回去陪她朋友了,也没有挽留。她一走 ,西安的朋友就说,你没发现什么问题吗?我说 没有啊 怎么了,他说 他们是拉拉 我去。 我说不是吧 ,不太像啊。他说 你刚出去买烟 她跟我说 她女朋友 咋咋的 。绝逼是拉拉。他这么一说,再看看对面的他们 貌似真像一对情侣。 这是心花路放的现实版桥段啊。 电影来于生活。

       没有很失落 ,我们又要了一打酒,但是喝不动了,12点多,酒吧人还多,我们走了,走出酒吧,一条下坡路,街上有几对醉酒的男男女女,也许他们刚认识,在这里发生故事,一个醉酒的姑娘,站在墙边显得格外孤寂。我们继续向客栈走着。夜色比姑娘撩人 。

这一夜 就要过去了。

       再醒来,又是中午,我决定收拾行李去大理了。在丽江加的唯一一个不是拖的姑娘,和她简单聊了几句,看她朋友圈带着家人孩子一起出来但是没有老公的照片。她说她们要去大理了。我说我也是。

       客栈老板帮我订了去大理的车。直接到双廊,我问那个姑娘住双廊哪里,她给我说了她订的酒店,我也订了那家酒店。两个半小时到了双廊,在双廊客运站下了车,围满了拉客人的三轮车夫,我打开导航看到订的四月天客栈并不远就独自拉着行李跟着导航往前走。这里在修路,泥泞的小路,行李箱磕磕绊绊,一会拖一会提,对双廊的印象有点打折。跟着导航走到了目的地却没有发现四月天的招牌。手机又在这时候没了电。绝望总是来的突然。一个三轮车夫停在我面前,问我去哪儿我说 四月天 他说没听过 有电话或者地图吗 我说手机没电了。刚好旁边有个小超市。我问老板四月天知道吗?她说好像就在附近,我说我买瓶水能让我充会儿电吗?她说好啊。打开手机打开携程 的导航 目的地就在附近。三轮车夫有点失落,我向他说了不好意思师傅。又充了一会儿电,抽了支细南京。拖着行李继续向四月天走去。果真就在不远处的巷子里。 我住进了叫五月的海景房,手机充上电,打开阳台的门,苍山洱海 风花雪月,这个10年前来的时候还没有火起来的地方,已经客栈商铺遍地开花。我坐在摇椅上,回想10年前来大理,和路上认识的朋友租单车骑行洱海,在洱海边用镜头抓拍了几张在水里嬉戏的少年的背影,那背影显得很孤独。那个时候 还在上大学 总想浪迹天涯的感觉 想想也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觉。我享受着孤独,又被孤独所痛苦着。回想那些年拍的黑白照片 拍的形形色色的人 画面无不透露了孤独。这是我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吗?我很难过。

     好了,回到此时此刻的双廊。我问那个住在同一客栈的姑娘 你们在哪里呢。她发来一个共享的位置,说在吃饭。嗯 已经到了饭点了,我打开大众点评,找评分最高的寺前食甫。一个人一盘菜 一瓶风花雪月,嗯这一路每一顿饭都伴随着风花雪月。 吃完饭,顺着泥泞的小路继续往前走,遇到一个叫本能的酒吧在洱海边。我又是第一个客人。 一打风花雪月 400 倒也便宜。送了一盘花生米 一盘爆米花。歌手唱着歌 跟丽江酒吧歌手一样的歌 。我问那个同一客栈的姑娘 来喝酒吧。姑娘倒也爽快,问了我的名字 和 房间 确定了安全决定过来,自己喝了两三瓶,酒吧陆陆续续进来几拨客人,有一家子 带着小孩的客人坐在了我隔壁,年轻的爸爸背上驮着可爱的小男孩儿,这是我多么羡慕的画面。我听着歌 独自喝着酒 ,等那个姑娘。这时候,那个可爱的小男孩儿,跑到我这里,抓几个花生米送进嘴里,倒也不陌生 不羞怯,来来回回好几次,年轻的爸爸看到 说不好意啊 我说没事 小孩儿太可爱了,他端来一杯酒 和我碰了一杯。

       我继续等待,继续喝酒,小男孩儿又一次过来 把一盘花生米淡定的端起来 超门外的他妈妈的那一桌 。小孩儿的妈妈看到很不好意思地送回来,我说没事,放那你们吃。又过了一会儿,孩子的爸爸过来拉着我往外走,让我坐在了外面她们朋友的那一桌。介绍几个女孩,互相寒暄一下。我也没有好意思拒绝,和他们一起喝着酒 聊着天,我显得倒有些拘束。

     这个时候,同一客栈的姑娘 发来微信 说 我到了 出来接我。我站起来就看到她,和另一个姑娘。我过去迎她们,她没认出我,把我当成了酒吧服务生,她说她有朋友在着,也不看我一眼。

       时间快进吧。 此刻大年三十夜,在四月天客栈的顶层星空房,和姑娘的家人们一起吃年夜饭。这种经历谁有过呢?一个孤单的灵魂,融入到一个陌生的家庭。人生总会有一场不可预知的际遇。我跟姑娘 还有姑娘的爸爸 把酒言欢,是的这是表面。还有旁边电视的春晚。外面有烟花绽放。什么样的心情呢?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和前妻在马来西亚的沙巴享受着阳光沙滩,还有海洋,我们一起学潜水 考证。

      一年时间就形同陌路,这一年真的经历了太多。

       现在,苍山洱海近在咫尺,外面烟花爆竹映在洱海上。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泡壶茶。

       时间回到昨天晚上的酒吧,同一客栈的姑娘来到酒吧,和我们客栈的老板娘。我从门外那一桌脱身离开,又要了一打风花雪月。和姑娘 和老板娘 一起喝。老板娘看我一个人,说明天要是没有地方吃年夜饭可以和她们一起。我说好啊。第一次被人收留。

此刻,新的一年了,外面的爆竹各外响亮。

思绪总是这样断断续续 被打断。昨晚在本能酒吧,和姑娘聊了什么?嗯 我知道了 她也离异,家在成都,孩子跟着她父母,她做造型设计,经常在北京上海。至于为什么离婚 ,她只说了前夫喜欢赌博。我还很想挖掘一下她的故事,可是喝着喝着就多了,老板娘已经先走了,约莫12点 我俩也走出了酒吧。那个酒吧离我们的客栈有点远 可是这里没有滴滴没有出租 三轮车夫这个点也都下班了。我们一路往回走着。我在路上给她讲我的故事,可是她说逻辑不对,以为我在编故事,可是我哪里有心情去编一个故事呢。也许喝多了,在异乡的街头 一个姑娘陪着我晚归,当然 我没有多想,毕竟是上下楼的邻居,哪怕是短暂的。走到一个烤串店,我说我饿了 买点烤串吧。这个点,烤串店的生意显得格外好,有青春的荷尔蒙在火焰燃烧。一个穿着酒店浴袍的帅哥也在等待着,想必姑娘还在酒店等着精神和物质的食粮。

很快烤好了的串,打包带走。姑娘竟然记得客栈的路,不然我又要走冤枉路。酒量可见一斑。我不是对手。姑娘说我房间还有啤酒 继续喝吧,我说好,我跟着她来到她们的房间 他的父母 和孩子都已睡下,我们轻轻的 拿了四瓶啤酒 还有她们剩下的下酒菜,然后回到了我的房间。她说坐阳台吧 景色好 能看海。其实天色已黑,只有远处海对面的窸窸窣窣的灯光映在海面上,还有抬头的星星。看,北斗七星,多么的闪耀,我说,这在北方一年都不会看到啊。我们继续喝着酒 聊了什么呢?我已记不清。在这南方的冬天洱海边,风吹来还是会有点冷,尤其深夜。我有点发抖,姑娘说看你冷了,我们早点休息吧,我说好,姑娘离开房间,上楼回她的星空房。我在五月的房间很快入睡,一场梦。没有一场游戏。

醒来九点多,我给姑娘发信息 起了吗?一直没回,我躺在床上记录下这些文字,一直到12点 姑娘回我,刚起来 。我说 你带驾照了吗 我们一起租车环洱海吧。她说好像带了 我找找 。过了一会儿她说找到了,问我吃饭了没 要不要一起,我说还没。她说那一起吧,但我要洗洗化妆1个小时,我说好,我下楼等你顺便问问租车的事。

我到一楼大厅,没有人,过了好久老板娘回来了,问我吃饭没,我说没有,等楼上姑娘一家人一起吃饭。老板娘说晚上要是没地儿过年就和她们一起。我说好 到时候看。一个小时后,姑娘一家人下了楼,小孩八岁多,爸爸妈妈看上去60多岁。跟他们分别打招呼,一起上街找吃的。姑娘想去海边的餐厅能一边吃一边看风景。走了很久找到一家靠海的川菜馆。她爸爸带了一瓶白酒,一看就是喜欢喝酒的人,也热情。我说,我陪叔叔少喝点吧。阿姨话不是很多,因为前一天从丽江到大理坐车晕车,还没有好。姑娘点了一瓶啤酒,她也是好酒量,遗传了父亲的基因。我喝了两小杯白酒,有点晕,中间借故 上厕所,买了单。我们又商量着晚上年夜饭的事。饭吃好了,酒也刚刚好。我们往回走,已经没有办法再去租车环海游了。

在快到客栈的一个地方,靠海的餐厅,问老板能否只喝茶,老板说可以按人头收费,一人10元。点了一壶茶 又要了三瓶啤酒。我和姑娘两个人喝啤酒。这边风景独好,她在那儿自拍玩儿的开心。她说 你不要哭丧着脸 很破坏气氛啊,我说 好 喝酒。两个人都是一口干。爽快。很快三瓶喝完 有点两瓶。一直坐到下午5点,洱海上波光粼粼 太阳晒着 酒也喝的差不多了。回到客栈,我住一楼的正月,她说上我们房间玩吧,我说 好的 稍等一下。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一楼离海倒是很近,水面上停了几十艘大大小小的铁船 五颜六色  船头尖尖,朝着一个方向,像万间穿心一般。房间有些冷,我躺下来,酒精的作用 很快就睡着了,大约睡了一个小时,姑娘发微信,说出去买年夜饭吧。我说好,就在客栈对面的餐厅,点了八个菜。姑娘说,盘子借我们用用吧,过年呢,摆个盘也好看。嗯,讲究。姑娘是做 造型设计的。

在餐厅姑娘点了半斤梅子酒,又去对面超市买了六瓶啤酒。我们俩拎着饭菜 盘子 酒 大包小包,回到她们的房间,收拾桌子 摆碗筷,中央电视台播放着春晚前的访谈节目。放着喜庆的背景音乐。 年三十就这样来了。三十岁,第一次 一个人 融入到一个刚认识的家庭过年。

不能影响了人家的心情,所以我也尽量喜气洋洋,掩饰悲伤。

春晚进行一半,我们的酒就已经喝完,姑娘说你喝醉了吧,我说没啊,其实 我的眼睛早已经迷离,已经喝晕了。我说我还想听你的故事呢,再喝点?姑娘的爸爸 看我已经差不多了,说别喝了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说好,然后穿上外套 背上包 向他们告别,阿姨一直送我到一楼,在异乡的年三十,很幸运遇到这样温暖的一家人,收留一个孤单的人。

我回到房间准备洗洗睡了,姑娘发微信 还能喝吗? 我说 下来吧 陪你喝起。过了一会儿 姑娘敲门,房间还有两瓶啤酒,姑娘坐下来,正准备开酒,可能看我状态不对,说算了别喝了 明天再喝吧,想挽留 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姑娘就起身离开。

住在一楼,外面是老板和他的朋友们在吃年夜饭,不知道是谁 喝多了 在卫生间呕吐,我推开阳台的门,外面放着烟花,烟花易碎 我比烟花寂寞。我拍下几张照片 发了朋友圈,夜色格外撩人。

伴随着各种声音 我很快睡着。早上又被各种声音吵醒。我决定换家客栈,在去哪儿订了一家叫村上春舍的客栈。看距离离得有点远,退了房 又一次拉着行李本想能遇到三轮车,可是大年初一 三轮车估计也放假了,自己一直往前走,街道上人也挺多,游客和当地人交织在一起,每个巷子口,当地人点着香,摆着祭祀用品。烟雾缭绕,像在云雾中。一走走了半个小时。到了春舍。

还没有和姑娘一家人好好告别,我就走了。还没有来得及听她的故事,我们就分别了。后会会有期吗?谁知道 缘分天注定。

姑娘,当我再见你的时候,还要和你把酒言欢,但是一定要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啊。嗯,忘了叫你一声姐姐,虽然你看上去比我小,希望本命年你能一切顺利,自由自在 。叔叔阿姨小金卓 开开心心 幸福安康。

此刻我在春舍住下了。 已经中午12点,还会遇见谁,还会呆多久。我也不知道。

出来找点吃的,路过一个 叫范爷的餐厅,歌手唱着民谣,有点格调。点了一条鱼 一盘麻婆豆腐。没有点风花雪月。想想自己喝了一路 该歇歇了。 看着周围的人都是一家人,歌手唱起了《去大理》。也许爱情就在洱海边 也许故事正在发生着。可是我这一路,都是自己在诉说着自己的故事,跟不同的人,这让我有安全感,我的故事感动了自己,难过了自己,不用博得同情。

会不会在很多年以后,会想起自己落魄的像孤魂野鬼一样 晃荡在这个充满风花雪月诗情画意的地方呢。看着一对对的情侣,女孩儿们都绑着当地的彩绳辫子,也换上当地风情的 裙子,这么多年,文艺青年的套路却一直没有改变。

我想继续记录下这些心情。可是我也不知道给谁看。毕竟这没有吸引人的艳遇,没有曲折动人的故事。谁会看一个孤独的人的碎碎念。

五颜六色的电动车 也是这里的一道风景,这让我想起 我和前妻第一次去泰国旅行,我们租了一辆电动车,她坐在我后面,抱着我,我们骑了很久去找一个目的地,可是

蹩脚的英语让我们最后还是没有找到,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为她拍了一张她骑单车的照片。至今还让我难忘,那是我给她拍过的自己很满意的一张照片。不知道她还会保存吗。和她在一起,每当给她拍到满意的照片她都会很开心,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给她拍照变得敷衍不耐烦了。也许我不是一个很好的人像摄影师,总是拍不好,她也会嘟囔我,让我慢慢失去了耐性吧。我怎么会这样呢?

我租了一辆电动车,顺着下坡路很快就到了洱海边,沿着环海路 风吹着头发,眯着眼睛往前骑,过了没多久就遇到堵车,堵的连电动车都很难见缝插针。公路本来就不宽 双向两车道,堵成一条长龙。很堵心,索性掉头回去吧。回到客栈,晒太阳,然后打了个盹儿。姑娘发微信 说晚上一起去文化大院吃饭吧,我说好。

从春舍到文化大院,我走了十几分钟就到了,我坐在靠海的位置,这也正和姑娘心意。过了一会儿姑娘和他们家人进来了。手里拎了一瓶玫瑰酒。

明天他们就要离开大理了,着是我们在大理相遇又分离前的最后一顿饭了。叔叔要了三个小酒杯,给我们三个一人倒了一杯玫瑰花酒。口感倒是甜甜的,几乎尝不出酒精的味道。

吃完饭,我和姑娘又约着去了本能酒吧。一打风花雪月,这一路喝了一肚子的风花雪月也没有风花雪月的故事发生。姑娘忙着修图发朋友圈。我独自喝着啤酒。很想听听她的故事,但是她轻描淡写的带过,只是说两个人都是好强的性格,冷战久了就离了,孩子一直是她爸爸妈妈带着。她经常在外面跑,孩子的爸爸在成都,平时会过去看小孩儿。我想问些什么,关于小孩儿的影响。她说她们对孩子并没有说那么炽烈的爱 不像看我朋友圈 晒的都是小孩。我说,那是因为我知道我只能再陪他那一段时间了,想好好记录下来他的每一个瞬间。不知道以后多久才能见他一次了。这个话题是我提出的 却让我很悲伤。她说喝酒。干了。17年你会遇到更好的。姑娘从隔壁桌老板那里借过来一个手鼓,跟着台上的歌手打起鼓来,我给她拍小视频,气氛算是活跃了一下,我也接过来,没想到打着鼓点 哼着歌 感觉还挺好。节奏感很强。 我们又玩剪子包袱锤 输了喝,我老是输,连喝了好几杯。很快我们一打酒要喝完了,姑娘给客栈老板娘发微信说过来接她。我问姑娘 美女留个电话吧,她说好,可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说,她说第一晚就告诉你了啊 有点生气的样子,可是我真的记不起来了。罗萍 。 好 我记住了,罗姑娘。我把我写的文字发给你吧,这里面有你,她说好,她认真的看了起来,看完她说 她发给了她爸爸,她说她爸爸平时喜欢写文字 是个很前卫的人。这让我很尴尬,我这就是一些随笔,写的不好。

你不要那么悲伤了,来喝酒,要好起来 要相信会有更好的。干了一杯,客栈老板娘就进来了,酒也刚好喝完,那我们走吧。 姑娘坐上电动车,我在酒吧门口 准备挥手道别,姑娘说 来给我拍个小视频,我说好,就这样 从手机里看着姑娘笑着挥着手 说拜拜,她们很快消失在黑夜里,那笑声环绕洱海边融合在酒吧的歌声里 也慢慢消失。 我走进黑夜,走向客栈。

第二天醒来 姑娘发信息说 她们马上就要登机了,希望我能好好的,我说会的,后会有期 下次给你不一般的感觉。 我收拾行李准备去大理古城。

在去古城的路上,车晃晃悠悠 很快我就睡着了,睡的很沉很沉。不想醒来。  到了预定的客栈,放了行李,就出门往古城走去,人山人海的游客。

逛的累了就在人民路的一家小店坐下来歇歇脚 喝点东西。

后来,又逛到洋人街,路过一家手鼓店,实在不知道怎么打发时间,干脆进去买个鼓学一下午吧,门口是打鼓的帅哥,屋内有个胖姑娘给客人教简单的手法,她给我挑了几个不同价位的手鼓先让我试试,得空的时候过来教我一些简单的节奏。这样投入一件事情的时候,时间过的倒是很快。最后我选了一个1200的手鼓。价格不便宜,也不知道当它被寄往郑州,我还会有这样的心情去打吗?门外熙熙攘攘的人群,一拨一拨给帅哥鼓手拍照的人。天色渐晚,我也起身告别。又回到人民路,吃了点东西,走进gala酒吧。进去的时候,只有两个姑娘坐在歌手对面,火炉的旁边,两个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姑娘 容颜不错,一个穿红色毛衣 一个穿白色外套。看样子年龄都不是很大。我坐在她们后面的一桌,酒吧本来就小,我与她们的距离,就像是挨着一样,头往前一伸就能彼此对话。两个姑娘点的不同鸡尾酒,一个像星空,一个像彩虹。我和红衣服姑娘能面对面,白衣服姑娘背对我,我点了一打风花雪月,这是这一路最便宜的风花雪月,25一瓶,一打280。我知道自己肯定喝不完,但是万一邂逅了姑娘呢。我不怀好意地想着,喝着酒,酒吧很快坐满了人,歌手唱着歌,白衣服姑娘偶尔往后转了一个回头,我顺势拍她后背,我说 ,你们两个人吗?我自己一个人能和你们拼桌吗?姑娘笑着问那个红衣服姑娘,对方也点头同意。我就这样和她们坐在了一起。会不会有什么故事呢?俩人来自昆明,说着我听不太懂的云南话。白衣服姑娘笑起来很好看,性格也活泼,红衣姑娘点支烟,不主动说话。她们聊什么我也听不懂插不进去,我觉得很是尴尬,觉得自己真的是笨嘴笨手,完全不知所措,如果这个时候有李伟 或者随便一个男性朋友,那会好很多,我太严肃太沉默 不会聊天了。尴尬的只能喝酒。就这样大概坐了半个小时,姑娘们的鸡尾酒喝完了,我说 喝点啤酒吧,她们说不喝了。准备走了还有朋友等她们。好吧,事情就是这样 戛然而止,歌手还在唱歌,那只大型的温顺的阿拉斯加在巡视着酒吧穿梭在灯红酒绿中。姑娘们会抚摸它,会给它拍照,它倒挺受人待见。这让我觉得 看 那个人好像一只狗啊。那我绝对是流浪街头的中华田园犬。我又喝了两瓶啤酒,实在喝不动了,酒吧已经人满为患,但都是成群结队,我一个人坐在正中央 真像一个狩猎的人。 算了,我走。

手机快没电了,喝了一肚子酒 心里颇失落,然后遇到一家酸辣粉,顺便给手机充上电。酸辣粉的味道不错,这让我的胃舒服了些。突然想起来,还剩下7瓶酒 竟然忘记存了。算了,明天也许就不来了。打开导航,往客栈走去。真冷!从繁华的街道拐到漆黑的小巷,到了客栈,还是很冷,直接进被窝睡吧。

第二天,我是被冷醒的。打开手机 换家客栈。又一次拉着行李 忘新的目的地走去。因为房间太冷,所以没有洗漱,想着到下一家吧。不期而遇交友客栈,到了。老板是山东大哥,各外亲切,我订的房间还没有退房,让我和他们一起吃午饭,推辞不过。就和他们一起。他是去年来大理旅行,认识了现在的老板娘,老板娘做的午饭,是本地人,大哥一边忙着接电话,因为旺季,好多游客订不到房间。一边抽空吃几口饭,还不忘给我介绍,等下有一个女客人,订的一间房,等来了看看是不是美女,可以相约一起玩儿,我说好。这客栈果真是交友主题。大哥说,早上刚走俩姑娘不然多好的机会。不过没事,多的是姑娘。还没等到那个单独订房的姑娘来。大哥说的早上退房走的俩姑娘又回来了,她们来问还有没有房间了,老板说没有了,她们又问哪里能租电动车吗,大哥又很热情的拿起电话联络起来,很快确定下来,然后又问我,要不要和她们一起骑车去,我没来得及思考回答,其实没太大的兴趣,一是知道太堵车,二是俩姑娘容貌较普通 实在不是我的菜。我就说,我还没洗漱呢,等收拾好房间我得洗漱下。算是婉转拒绝吧。 两个姑娘根据老板说的就出去租车了,我继续等着收拾房间。

过了一会儿,两姑娘租完车回来,问我要不要一起,他们俩只有一个会骑,一个又不太敢带人。这让我很尴尬,算了,反正又没事就答应吧。我说好,不过我等下得冲洗一下。她们说好。等你,等了一会儿房间还没收拾好,穿白色外套的姑娘有点不耐烦,你要不先进卫生间冲洗一下,他们打扫房间也不冲突,我说好吧。上了楼,打开淋浴,竟然没有热水,只好洗了洗头就作罢。有点后悔答应他们了。穿好衣服下楼跟他们去了车行,租了一辆车。我带着那个白色外套姑娘。她们想去洱海边。骑出古城,马路已经堵了,这让我更加后悔。小心翼翼骑到十字路口 问警察 洱海怎么走,叔叔指明了方向。我们又一路骑行向着洱海。姑娘俩人路上倒是好心情,时而互相拍照,时而说笑,方言完全听不懂。我自顾得往前骑,带人的感觉好累,这又让我想起带着前妻在泰国街头骑车的时光。她们来自湖南怀化两个90年的姑娘。 我说我86的,姑娘用普通话叫我 刘先生。

俩姑娘一直想的是,骑着电动车环着洱海游,但是这边的环海路都不临海,我说那得去双廊那边,俩人有些失望,不管怎么样我们骑过稻田 穿过村庄 绕过小巷还是到了洱海边,我点上一支烟,姑娘俩早已跑到海边拍起照片。

后来在一个村庄,遇到一个庭院餐厅,刚好也累了就停车进去坐坐,院子不大 上下两层,老板设计不值得却很有味道,很舒服,我们各自点了东西。我对那个黑色衣服姑娘说 加一下你的微信吧。她把手机二维码递给我,我看她朋友圈封面,是搂着一个小孩儿的合影,便问道 ,这是你儿子? 她说 是的。那怎么不跟你一起出来玩呢。他跟他爸爸在一起。 我尴尬的苦笑道 ,咱俩不会是一样吧? 俩人不约而同 有点诧异的看着我,你也离婚了。我说是的 ,我离婚了 所以才一个人出来散心。 这一路,难道是什么样子的心情遇到什么样的人吗?

吃完东西,我们又休息一会儿。如果不是这样的心情 我想在这儿多呆一会儿。还是算了回去吧。白衣服姑娘嚷嚷着要学骑电动车,上手也快,很快就学会了,回去的路上就我带着离异那个姑娘了。她问我。你散心好点了吗?我说并没有。她说,时间会让你好起来的。然后跟我说起她一年前离婚的状态,她和前夫都是初恋,相爱两年结婚,结婚两年离得婚,有了小孩儿后的她在家带小孩儿,前夫和别的女人暧昧,然后两个人经常吵架冷战,最后闹到离婚。她问我的情况,我说我的跟你不太一样,我大概跟她叙述了一下我离婚的过程。她也偶尔安慰我一下,就这样一路聊着,回到了古城。

她们说要去逛古城,顺便找下住的地方,我说那你们逛吧,我得回去睡会儿,太累了。她们说 好 那晚上一起去酒吧。我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古城的阳光透过屋顶的一块儿窗晒进来,照的我 懒洋洋,醒来时是半个小时后,我洗把脸,准备上街转转,顺着这家客栈一直往上走就是人民路,一路上坡,迎着汹涌的人群,还有下午刺眼的阳光,我用手遮着眼睛,一路走走到昨天的鼓店,重新温习了一下昨天的节奏。

过了一会儿,看手机,那个离异的姑娘跟我发微信说 她们找不到房间了,我们现在的客栈有个单身男生 说愿意跟我拼一间,把他的让出来,问我愿意不。 我又一次 患了不知道怎么拒绝的尴尬病。自己出来散心,喝了一路的风花雪月,最后一晚在这满是艳遇,满是姑娘的地方,让我和一个还没见过的男的睡一屋,我内心是拒绝的,太狗血,太欺负一个离异的苦逼男人了,但是 脑子里又很快想,现在旺季找不到房间 俩姑娘也怪可怜的,我又一次口是心非的答应了。

我已经无法形容我的心情了,鼓是没心情打了,又一个人游荡到人民路上,我从斑马酒吧 晃到gala 又从gala晃到斑马 最后还是去了gala。 进去的时候还没有客人,服务生认出我来,点了一杯鸡尾酒名字叫鱼的眼泪。希望往后的人生所有的眼泪融进水里不再被别人看到。

gala的人气还是很旺,不一会儿就快坐满了,我的后面坐了两个姑娘其中一个像极了昨天晚上那个穿白衣服的姑娘,但是我也没了去搭讪的兴致,一个人自顾喝着。过了一会儿离异的姑娘问我在哪个酒吧,我给她发了个位置。又坐了好一会儿,俩个姑娘和那个单身男生进来了。男生又点了一打风花雪月,介绍自己是湖南的今年89年,酒上来,我们共同举杯。男生是学美术的自己在长沙开培训班,这让我们很快拉近了距离,想想今晚睡一屋 也算是缘分吧。 离异的姑娘不怎么喝酒,她朋友倒是一杯接一杯,跟单身男生喝得不亦乐乎。我和离异姑娘挨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她的朋友看那个单身男生的眼神已经开始有些暧昧,单身男生对她也是格外有意。今夜会有故事吗?

我们继续喝着,又点了8瓶风花雪月,可我已经实在喝不下,再多喝一口就要呕吐。但并没有醉,和他们一起碰杯我只抿一小口。

最后还是没有喝完,能喝的姑娘也有点醉了。我们起来走人。我和离异的姑娘走在前面,出了古城,姑娘和我说,你看她俩,我回过头,看落他们已经很远了。姑娘说 他们手拉手了,也太快了。 我说等等他们?她想了一下说算了,别破坏他们兴致了吧。我们继续往前走,到了客栈,门已关,敲了几下没人响应,我们都没留老板电话,只好等后面的两位。他们像一对情侣一样,拐进巷子。男生给老板打了电话,开门进去。

两个姑娘的房间在二楼,喝多的姑娘一进屋就趴在了床上,一副不省人事的模样。我跟那个离异的姑娘说,你晚上跟我睡一屋吧,看她俩晚上有戏。她说 她问问那个姑娘,但是姑娘也没理她,那男生说,晚上我照顾她吧。 我就帮离异姑娘拎着行李上了三楼我的房间,我的房间两张床。姑娘进了屋说要先卸妆,我说好,我就在外面等着,然后发现卸妆油没有带,我说那我先冲个澡吧 我很快,她说好,我们可是纯洁的友谊啊,我睡这张小床。我说 嗯 。我进了卫生间,打开热水,放了好长时间  我打开卫生间门缝问姑娘 这里不会没热水吧,姑娘正在打电话。还是没出热水,这让我很惆怅。最后只好裹了浴巾简单洗漱后出来 直接躺进被窝。姑娘说,她朋友刚打电话让她下去呢,我说 人家正在亲热了吧,你这样下去 不是扫了她们兴致,姑娘说 都半个小时了,差不多了。说着她又给她朋友打了个电话,说还让我下去吗? 好。 姑娘拉上行李 准备走了,我说好吧 明天早点起来。其实对这个姑娘 我也没有太多想法,总觉得跟一姑娘睡一屋要比跟一个男的睡一屋浪漫舒服一些吧。可是着剧情反转的,措手不及,如果姑娘漂亮 ,或者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会不会阻止她离开呢? 眼看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谁知道呢?这一路的心情 已经低到不能再低了。

过了一会儿 男生上来了,我说 你都在那半个小时了,怎么也没睡成呢,他说,该摸的都摸了,就差脱衣服了,然后她就给她朋友打了个电话,哎真不该让她打那个电话的。算了 洗洗早点睡吧。 就这样,再大理的最后一晚,这次旅行的最后一晚,我和一个认识不到4个小时的单身单 同住一屋檐了。这个星空房,我也没心情仰望看星星。

第二天,被闹钟吵醒 我很快洗漱收拾完拉行李准备离开,单身男也起床洗漱下楼 去找他那个昨夜进行了一半的姑娘。 我拖着行李,走到了不远处昨天订票得客栈。离异的姑娘发信息说 你去吃早餐了吗 ,我说是的,她说 那给我们带一些吧。我说好。 我买完早餐回来,他们三个人已经在这个客栈了,等着老伴送我们去坐大巴。那个离异的姑娘站起来,我俩走到门外,说着男的一大早就进他们房间,她只好收拾完先下楼等她们。我说,你看 让人家昨晚一起吧 你非得下去。她说,我已经很有眼色了,一大早给他们腾出半个小时时间。足够了。 我无言以对,对这个男生表示同情,半小时男生,一早一晚各半小时。你的艳遇会给你留下很深的记忆吧。

和单身男告别,老板忙完开车送我们去坐大巴,古城已经堵的水泄不通,还好老板是当地人,饶了小道终于把我们按时送到了大巴车。

去丽江的路上,我又很快的睡着了,也无心再去想什么事情。到了丽江,和俩姑娘做了告别,保持联系 一路顺风。 我拖着行李,又回到丽江住的那个客栈。老板这两天很忙,我说我下午六点的飞机,他帮我订了。我和店长坐在客厅喝着茶。

不到4点 送机的车就到了,我和他们告别。准备离开,告别的客栈 离别的车站,这一路 不停的遇见 不停的告别。 旅行 没有任何意义。

飞机划过天空,什么样的心情来的 什么样的心情走的。出来散心 并没有好。我的座位是靠窗的位置,旁边是一对5、60岁的河南农村夫妇,男的挨着我。飞机滑行的时候,女的对我说,小伙子能跟他换下座位吗?我们真大年纪了 也做不了几次飞机了,他想看看窗外的风景。 她说这很朴实的河南话。但是 飞机已经滑行,而且这是小飞机过道很窄。我说 飞机已经开始滑行了 现在没法换的。俩人有点无奈 又有点生气,那你能不能往后靠靠,让我们多看看,我说好。然后这一路飞行,我都把身子尽力往后靠,夫妻俩也真的是几乎一路 都在往窗外看着,还不时的分享给彼此。这场面让我很内疚,内疚了一路 应该给他们换下座的,这也许真的是他们最后一次坐飞机呢。从外面阳光云朵到进入黑暗,他们真的是在用心去观看 风景。而我 看着李安的 十年一觉电影梦 又一次睡着了。

我的旅行 就这样在落地之后结束了。

洱海边并没有爱情在等待,散了的心 还是没有好一些。

又回到了这个城市 。它显的空旷了许多。 晚安 郑州。

帖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