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捅破了盒饭界固守千年的秘密

2017-02-07 10:54
191

每道美食都该有她自己的故事


对不起,我捅破了盒饭界固守千年的秘密-微网络

我的公司离市区很远,所以在不认识高姐之前,每天中午都为了吃什么而发愁。自从认识高姐以后,又会因为枪不到她的限量私家盒饭而懊恼。

高姐是个胖乎乎的中年妇女,衣着光鲜,能说会道,大嗓门,我们都觉得她半夜出现在红灯区的发廊门口拉客才更正常。但她确是一个私家盒饭的老板娘,天天亲自送餐。

高姐的盒饭很精致,我们都惊讶于一个月下来盒饭里的菜基本不重样,而且样样精致。川菜像川菜,粤菜像粤菜,以至于吃惯了高姐的盒饭,连平日下下小馆子都觉得没胃口。

高姐说她男人是个出世的高手,闲来没事炒两个菜自娱自乐,她舍不得男人的手艺白白浪费,就装进盒子卖来换钱。

高姐的盒饭是限量的,一天也就50多份,周一可能会多些,能有百十来份。每份15块钱,其实在我这里15块的盒饭不算便宜,但花15块钱吃到这种水平的盒饭大家都觉得赚到了。

高姐的盒饭不能点菜,你只能决定自己不吃什么,吃什么要看高姐和姐夫的心情。高姐说,他男人脾气不好,就讨厌人家点菜,高兴了能多做几个菜,不高兴了就甩手不干。

她总是喜欢一边等着我们打开盒饭时的面露惊喜或者赞不绝口,一边手舞足蹈的描述她男人精湛的厨艺,直到我们纷纷竖起大拇指之后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我因为工作接触,顺便到附近的公司帮高姐宣传了几次,致使她的盒饭每天都供不应求。又因为,我们公司的盒饭都是我统一收钱,统一结算,一来二去,跟高姐也越来越熟络,她经常挤眉弄眼的亲自塞给我一份盒饭,弄得我经常起一身鸡皮疙瘩。

几个哥们喜欢一边调侃说高大姐看上我了,一边趁我不备夹走盒饭里的高大姐给加的料。他们还经常嘴里嚼着我的菜,含糊不清的嘀咕“你说这鳗鱼怎么就这么两块啊”“这龙虾怎么就一小尾巴呀?身子呢?大钳子呢?”。我嬉笑的数落他们“这还是老子出卖色相换来的呢。谁想吃整条的明天跟高大姐走啊。”

上个周末,我拿着手里剩下的招待费请几个公司的哥们下馆子。我们去了最繁华的地段,那条路上清一色的大馆子,好吃是好吃,就是死贵,自掏腰包的估计没人往这逛。

酒足饭饱以后,我们打算约桌麻将,剩下的人各回各家。我一手夹着烟,一手提着打包好的剩菜往外走。推开门,一股寒风迎面而来,一个黑影超我扑了过来,惊得我猛退一步,差点被身后的台阶绊倒。

定睛一看应该是个胖女人,穿着件破旧的黑棉袄,低着头,伸着手,嘴里念念有词。我本来很讨厌这种顶门要钱的职业乞讨者,但在躲闪间听清了她的说辞“把剩菜给我吧,好心人。家里孩子还没吃饭,可怜可怜把。”

原来不是要钱的,要剩菜。我想这可能是真的没饭吃了,看来自己误会了她,就客气的把打包袋交到女人手上。

她接过打包袋高兴的连连作揖,抬起头对我道谢。这头不抬还好,刚抬起头我一下就认出了这张满面堆笑的胖脸。“高姐!”

高姐见是我,转身就跑,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面包车。她拉开车门的瞬间,我见车上堆满了白色的打包袋。


第四十八餐:一顿盒饭

别问我做法,问高姐吧。

对不起,我捅破了盒饭界固守千年的秘密-微网络

大家好,我是野厨橙先生,愿用一生尝尽人间百味。

喜欢请点赞留言,多谢。

帖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