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完一首成都,你还愿意留在北上广吗?

2017-02-07 10:53
198

一觉睡醒,看见朋友圈被赵雷的《成都》刷屏了。当时的感觉有点蒙,啥时候我朋友圈的人爱好这么一致了?赵雷这是要火啊!

早在2014年,作家大冰就帮好友赵雷在微博上吆喝:赵雷不红,天理难容。

这一次赵雷仍旧是一身T恤加牛仔裤,抱着把吉他,就那么安静的站在湖南台《歌手》的舞台上,唱着那首早被一小波歌迷牢记于心的《成都》:最终排名第二,成功晋级。

这一次,这一唱,赵雷总算红了。

唱完一首成都,你还愿意留在北上广吗?-微网络


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

而说到这首让赵雷一曲成名的《成都》,它其实是首老歌了。

这首歌最早唱响在2015年,成都玉林路的小酒馆里,那个时候,这首歌还不火。

而我结识《成都》这首歌,已经是2016年,那是离开成都来到深圳的第二个年头。

朋友推了网上的小酒馆的现场版本,忍耐着背景音中许多现场歌迷嘈杂的嘶吼和欢呼,听完了《成都》这首歌,当时感触并不多。

最大的原因,或许只是因为失去了耐心。

在那烦躁的背景音中去辨别干净的主旋律并体会其中饱含的深情,这对于在深圳过了两年高压忙碌生活的我来说,多少有点困难。

曾经呆在成都的那份闲散、安逸,和任何时候都能静下心来欣赏身边的美的心情,不知不觉便在升职、加薪、房子、车子等一系列问题中,消散了。

真正听懂《成都》,那是16年10月,《成都》被制作成了最新单曲。

当时一经发布便刷爆了网络:仅仅过了24小时,网易云音乐的平台上就已有三万多条的评论,此外在网易云的新歌榜和飙升榜上均排名榜首,飙升率更是达到了999%!

还记得当时,独自一人走在满是树荫的小道上,看见网易音乐的最新推送,赵雷《成都》,随手就点了下去。

耳机里传来赵雷干净略显沙哑的嗓音,听到“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感觉眼睛一酸……

于是转手就把这首歌推给了朋友。

然后,曾经成都寝室里那个五大三粗的老爷们,突然就来了电话,在北方的雾霾里哭得一塌糊涂,他说,“成都,再也回不去了。”

唱完一首成都,你还愿意留在北上广吗?-微网络


北上广,无处安放的也是你。

我看着深圳的蓝天白云,脑子里闪过毕业那年机场送别的场景。

那汉子一身皮衣皮裤扛着把破木吉他,说要向汪峰致敬。他说,他要去北京,去走过那里的每一条街道,去感受发动机的轰鸣和电气之音。他说,他要去北京,那里有他的梦想,他宁可在雾霾中折腾的死去,也不愿在安闲中平凡的活着。

那时的我说,你去吧,我在成都等你回来。

然而,没过两年,我去了深圳。

忙碌和高压,让我们淡了联系。一首《成都》,却又让我们隔着2170公里,一起回首往昔。

没有酒,却留下了泪。

我想,《成都》并不是写给成都人的成都,而是写给曾经生活过而后又离开了成都的人的成都。

或许只有离开了成都的人,才能体会“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你会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兜,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这犹如日记一般平凡的歌词里,满满的都是曾经在成都平凡生活的回忆。

不一定是夜里,或许是某个午后;不一定是玉林路,或许是春熙路、菊乐路、武侯祠、宽窄巷子……我们曾经肩并肩走过,没留下脚印,却在回忆里刻画了彼此最纯真的印记。

那个时候的我们,怀揣着前往北上广一展拳脚的梦想,在盖碗茶的清香和麻将的敲击声中,向往着无限美好的未来。

而当我们真正离开了成都,走在北上广的街头,呼吸着中国最前沿的金融、科技、艺术等气息,感受着霓虹灯中闪烁的无限机遇,一路拼搏却在夜深人静的出租屋里发现人生无处安放的时候,现实无疑给了我们巨大的耳光。

没有姑娘愿意在没有房的前提下和你牵手压马路了,没有朋友愿意在没有好处的前提下和你灌啤酒了,没有亲戚愿意相信在大城市光鲜亮丽的你混得还不如水泥工了……

唱完一首成都,你还愿意留在北上广吗?-微网络


从汪峰的北京到赵雷的成都,回不去的还是你。

真实经历过《北京北京》的祈祷、迷茫、寻找、失去,《成都》这份平静和质朴无疑给这些年被北上广的名利光环诱惑的8090们,找到了一个情绪宣泄的出口。

然而,当真说道“回去”的时候,我们又回不去了。

因为北上广有最公平的竞争关系,有最自由的拼搏氛围,最多的机遇,最高的回报,以及早已被深埋心底的奄奄一息的碎梦……

所以,就算听《成都》到哭,伤感也是一时的。就像大家吵着喊着“逃离北上广”,真正离开的人,也是极少数的。

大多数人和我们一样宁愿先停下来5分钟,隔着2170公里相互告慰,而后挂掉电话在追逐的路上死去,也不愿再回到起点。

毕竟,我们已经花了近30年走到了北上广,难道,还要再回去,让我们的后代,再花30年,从成都、武汉、沈阳、西安、青岛、大连……再走到北上广吗?

《成都》火了赵雷,而我们,却都已回不到成都。

此时此刻,我在深圳,他在北京,而你,又在哪里,安放你的人生?

帖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