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那一年,她六岁,他八岁。 她因厌倦了父亲严酷的狱练而出逃,却迷失在江南的水道青街。他捡了她回家。她告诉他,她因父亲触怒魔道满门尽屠,自己躲在菜窖才躲过杀戮,现下逃命于此。他
第一章临城发生了一件大事,华晟集团总裁叶少庭和夏氏集团夏清订婚了!两家一直敌对的跨国公司,竟然商业联姻了,更关键的是,订婚当天,两位主人公都没到场!所谓的订婚宴,是由两家父母一手操办的。可这看似门当户对,天造地设的一对,却让上流社会的人嗤之以鼻。因为上流社会的人都知道,夏清配不上叶少庭。叶少庭是何等的矜贵,而谈及夏清,临城上流社会的人想到的永远都是嗑、药,水性杨花,流连夜店,包养牛郎!据说三年前就
                  一   那一年,她六岁,他八岁。   她因厌倦了父亲严酷的狱练而出逃,却迷失在江南的水道青街。他捡了她回家。她告诉他,她因父
1呐喊声和兵器碰撞的声音逐渐消退在黑暗中。边关的寒风吹来,头顶的汗渗出阵阵凉意,他拖着疲倦的身子沉重地在树林中穿行。这是邙东关的最后一场战役,也是东陵与北辰最后一场战役,因此战事异常惨烈,无论成败,硝烟散去一刻,就是落幕之时。他是一个兵,一个逃兵。曾经满腔报国热血勤奋操练,也曾在战火中浴血奋战满身伤痕,他的每一步都是追随着那个身影,同命同苦。可是战争即将结束,如果他战死,除了黄土一抔,什么都不会留
part.1她择了一市里最高的楼,她躲过一路保安,一溜烟跑到了顶楼。顶楼天台,有一把松垮的木梯子,六尺有余,但这也足够让她搭在周围的白墙上了。然后她一步一步爬上梯子,再费尽心思把两只穿着人字拖的脚放到墙上,她再小心翼翼地用两只手勾住铁栏杆,“呼——”很快她便在这个离天空最近的地方,做好了一切跳楼自杀的准备。她看到眼前那冰冷的一栋栋建筑,宛若伫立的石头堆。在这个世界,一年根本没有四季,分明一年到头都
  一、  林玖玫来找我的那天,是个万里无云的好日子。  她穿着一件香奈儿最新款的高领白毛衣,手挎LⅤ女式提包,脚上穿着ManoloBlahni宝蓝色高跟,身上散发着LANCOME淡而纯净的香味。根本不能想象,几年前她还和我一样,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蹬着一双廉价旅游鞋,混在众多学生之中,平凡无奇。不过她本来也就该是这个样子,只不过当年喜欢上顾杰,因为他一句“你每次出来都穿成这样,衬得我们跟贫下中农
 在这个小村子里面死个人其实不是大事儿,因为人总是要死的。死个人对于村里的一些人来说还是难得能够开荤的好日子,给个五十、一百的,一家人能连吃好几天。 生老病死都很正常,但德民死得有点不一样,德民死在外地,这是这边的人最忌讳的,人死在外面,魂也飘着,后人安定不了。 德民是被胡二八带去外地拆房子的时候死的,没人能说清他是怎么死的。胡二八说是在工地上抡大锤的时候突然倒下去的
《昌平君传奇》原先随便想的一个‘昌平君’,将‘信陵君’的故事放在他身上,然而翻阅史料,知道他是秦国的相国(看过《秦时明月丽人心》的应该知道)也是项燕立的最后一任楚王,虽然如此,依旧要写下这个故事!借他之名,表达自己的理想、态度、心情!开始写的版本没有姓名,我想没有让他与我们远了距离!如此说明他其实并不存在,或者说他只是一种梦幻主义的英雄,存在于我们的内心,但神圣又让人触不可及!就是这样!我把他的故
当我在微博上眼含热泪更新出“微醺”两个字时,正被酒精惹得分外难受,只可惜,难受的不是胃。没一会儿,死党阿四就在底下回复我:让你天天不洗袜子!下场来了吧!顿时所有的文艺情怀没了个干干净净。“坏女人!为何总是把我从小清新的路上一秒推回女屌丝!”“十年修得同船渡,我不推你谁推你?姐姐我是怕你着了明媚忧伤的道儿,到时候难受我可哄不上你。”看到“难受”两个字,我才知道阿四的良苦用心。——宋良之三天后大婚。想
朋友(一)我一直不知道确定一个人值不值得长久交往是什么标准,有好多人,你知道她心里对你是善意的,可她的缺点也是你最讨厌的。也许你会说,是朋友就应该包容她的缺点,你不能因为她让你愉悦你就喜欢她,她让你生气难过就舍弃她。可是那些你们相处不来的点,就像是定时炸弹一样,随时可能爆炸。今天我来分享我与的朋友之间相处不大愉快的故事。一、我能和你做朋友吗?在我高一的时候,有一个和我名字读音一样的人,这里化名茉莉
她站在码头边上,身子微微颤抖。在她的视野里,船坞、栏杆、以及整个海平面都还有点上上下下,浮浮沉沉。就在那一刻,她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这个决定足以影响她的一生。她想找到她的老板,亲手杀掉他。然而,她忘了,她受了伤,好像还很严重,咸咸的海风吹过来,她感到一阵恶心,她低头看到腹部还在隐隐渗血,殷红的血液将白色的衬衫染出一团硕大的变形的玫瑰,她顿时感到眼前一黑,终于体力不支栽倒在地。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
这半月,川蜀的雨下的绵长。我与楸已多日不曾联系。在整理电子邮件的时候,发现了那些和她互发的邮件。才察觉到,当时的我,应是深爱着她的。此夜此时,细细思忆,发现那些早已涣散的旧事,仍静静地存在那里。关于楸的回忆,像是夜风遁走的回声,反复荡漾在心里。即使如此思念,我也不会想去见你,即使我们此刻相隔不过数里。因我不愿做个留恋的人,我有限的关于你的回忆里,你总是这般美好,以至于曾想过与你执手偕老。一我是在大
张张第三次恋爱时,我还是个单身。张张替我着急,告诉我,爱情是辆公交车,大家目的地不一样,乘车路线不一样,公交车数量也不一样,有的车好等又多,有的车少间隔时间又长,所以你得紧张起来,不能错过,谁知道这是不是最后一辆,公交车好歹有时刻表,爱情可没有。信奉“公交车爱情论”的张张,真是怕错过每一辆开往幸福的车,高考一结束,张张就和自己初中同学搞在了一起,之所以用“搞”这个词,张张说那是自己努力的象征。那个
古风短篇专题寻一柳江湖,得一世情深文丨蔷薇下的阳光那一日,下着大雨。不,是倾盆大雨,豆大的雨落了她一身,然而她依然站在雨中的城楼上,望着下面,泪水和雨水混合在一起,她错了,错得一塌糊涂。她以为她爱他,便是一世的情谊,而事实并非如此,她越是爱得透彻,爱得明白,他离她越远,远到他们之间,好似隔了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她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军营,她累了:也许是我错了,也许是我这一世爱得太明白,到头来,却把自
      密林拥簇的丛林迎来了它的旱季,郁郁葱葱的阔叶林也将失去养尊处优的地位,和飞禽走兽一样即将接受大自然严苛残酷的考验。该绿的叶不会再绿,该是懒洋洋的午后也将危机四伏。一年四季丛林的姿态有千百样,每一种风情都让这里的生灵顶礼膜拜,世代沿袭,遵循丛林里约定俗成的法则,在风风雨雨里坚强的活着,神秘的丛林就这样成就着无数个生灵短暂的一生。
你在午夜听到的铃声,大约都是鬼差的引魂铃。一盏灯老板娘秦景,在午夜梦回之时听到了一阵规律而诡异的铃声,梦中惊醒后看到了窗外鬼差的引魂铃,和那些被引渡的怨魂,幸得祖母秦老太太及时出现,才保住了秦景的魂不被引魂铃所引,慌乱之中,二人却没看到有一怨魂趁机溜进了客栈,从此一盏灯怪事丛生。是日,秦景起了个大早,昨夜因意外撞上引魂铃,使得她整夜都未能入睡,是以一大早便昏昏沉沉不甚清醒。她前往祖母院中请安,却被
今年的暮冬时间来得比往年要早,十一月刚刚踏入,萧杀的寒流就滚滚袭来,已经有好几天没看见太阳了,铁铅一般的幕色压得城市的温度急剧下降。大刘走在七星城的街道上,他要去看一个人,一个七岁大的小男孩小强。小强住在七星城的地下空间,大刘要赶在地面通道关闭之前赶到那里。七星城很大,是一个智能化打造的城市,城市的决策者针对不断增长的人口和日益拥堵的交通,对城市布局重新进行了规划。七星城的主体构架组织由三部分组成
“沈二是个混蛋!”这是糖对沈二的评价,在所有人看来,这都是恰如其分的。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他们刚上初一,这两位冤家路窄,又分到了一个班级。要是他们两个能从此化干戈为玉帛,你说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也不为过。小学的时候,沈二就老是抢糖的唐僧肉和辣条还有糖。他从小就体现出一个坏蛋的本性来,经常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还总是往别人家的猪圈里扔擦炮,搞得猪都不得安生。谁家的鸡狗要是丢了,都得特意去沈二家问一问,是
我坐在楼顶的矮墙上,看夕阳落下。橙色的霞光在云层后面跳动了几下,慢慢地熄灭了,好像一声渺远的呜咽。夜幕将至。没人注意到我坐在这里。胳膊撑着身子,双腿搭在外面,俯视着楼下的人群。我想起来了,我本来是恐高的。上小学的时候,爸爸带着我去看花艺博览会。我在人群中挤来挤去,不停地踩别人的脚,却什么都看不到。爸爸把我高举过头顶,扛在肩上,我一下看得比谁都远了。我看到拥挤的脑袋上上下下地起伏,各色花束鲜艳的像火
我叫叶寒。在寒冬那个沉默孤独的小村庄里,我轮回了,我妈分娩那天清晨,玻璃上结了一层层厚厚的冰花儿,我爸在外面打工,而奶奶徒步去了四十公里开外的姑姑家,家里只有我妈一个人。  当时,家里没有生火,没有旁人,也没有产婆接生,我妈自己生下了我,据说我是直接从炕沿儿上滑落进冰凉的洗脚盆里,后来是邻居听见我的哭声赶了过来,将我从洗脚盆里捞出来。  时隔多年后,那位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