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爱

小说 81 2019-01-17 17:59

将爱-微网络

一、见面

        这家酒店就在她家小区出门左转300米左右,不大,从家里走路过来又很方便,也就是五分钟的路程。

        她是一个人独住,又没有子女的负担,所以她没有什么牵拌。她把这周末的酒店生活想象成放风,能让她一透整个星期的压抑。

        她想起吴老师、崔老师当着她面的抱怨:小蝶呀,还是你这样好,一个人,无牵无挂,自已吃饱,全家不饿。那象我们,伺候完大的,又要伺候小的,唉,长工呀。

        那眉飞色舞的样子感觉不到一点苦闷,倒象是在炫耀。

        小蝶知道,她们的话千万当不得真,她们总想从她嘴里挖出点什么。因为她越是独来独往,就越激起她们的好奇。她知道必须得咬紧了牙关,一个字都不能漏。否则,不用一节课的功夫,所有是是非非全学校都得传便。

        更有甚者,上学期给高三三班代课的历史老师,刚借调到学校没两个星期,五十来岁,姓郭,一见她面,聊了没有十分钟,就开始要给她介绍对象。

        “小蝶呀,不是阿姨嘴碎,”

        她左手拉着她的手,右手轻拍着手面,很象是一个母亲在规劝着自家的姑娘。

        “这女人吧,一过三十就一天比一天老的快,一过三十五呀,就剩那儿啦。你说…”

        她又着重拍了两下小蝶的手面,言下之意就是不忍卒说,结局悲催。

        “闺女呀,你可是要想好呀。”

        她又腾出右手搂着小蝶的肩膀,作恍然之状说。

        “对了,对了,三十四中的梁老师你记得吧?”

        小蝶想起了那个参加过N次表彰会的梁老师,两颗门牙金光闪闪。真不知如果和他接吻,自已会不会吐出来。

        她抽出被握着的手,掩住嘴。拦着郭老师的话头。

        “郭阿姨,我现在不考虑这个问题,我有点不舒服,得赶紧去医院。”

        她飞也似地落荒而逃。

        过了好长时间她都依然心下悻悻然。没事多关心自已的孩子呗,凭什么老拿这些慒心事来给别人添堵。自已一个人又没招谁惹谁,怎么就凄凄惨惨了。想起来她们那种锅碗瓢盆的烟火日子,她都心怕,那才真真是了无生趣。

        别人都说她话少,为何要那么多话?给生活多一点留白不好么?她讨厌了什么都要力争上游,什么中规中举,把自已活动别人的样子。 她想起来都有些混身发冷。

        这个宾馆中厅有个掷铁者的雕像,雕像的左侧是一块下沉的简吧,经营咖啡和甜点,放着三四台藤编桌椅。雕像的右侧前台的对面,是一张背靠临窗大玻璃的粗麻面长沙发和一端的单人布面圈椅沙发。整个大厅着淡粉色调,简单、整洁和温馨。她就是喜欢这里有种家的味道。所以她总是在这里同他见面。

        她斜倚在落地窗窗帘的后面,身上的浴袍的绵软厚实,给她一种贴身的幸福。眼睛望向窗外,他正翩翩地走过停车场,自信挺拔,利落地打开车门,稍后车子平稳的划出一个弧形,渐行渐远,她的心底有一股隐隐地痛,一如在多年前她初次遇见他的那个秋日的午后…

        她叫他夏风,他叫她秋雨。

        她只知道夏风是一个商人,应该是为了利益别离相轻;他也只知道秋雨是一个教师,总是踩着重复的脚步过同样的日子。

        那个秋日的下午,他急匆匆地来,因为他下面总有别的安排,时间就是金钱,永远这把度量衡的尺子帮他计算着未来;然而他在这个秋日的午后,没有经过盘算便坐在了她的对面。

        她有着绯红的面颊,弯月的眉眼和搅拌咖啡时闲闲淡淡的表情,他问你好,她就只有一个好,再没有二字。

        他对自己很有信心,一身品牌,休闲而不张扬,紧身的小西装配着花格的棉衬衣,剑眉浓密、鼻梁英挺、眼窝深陷,再加上一副无框眼镜,应该是成功人士的标配了。

        他本来没有对她抱太大的希望,也许只是个龅牙女,或许只是个中年大妈。如果是那样,他可能喝完一杯咖啡就可以接着办事去了,那今天的见面那无非就是个笑话。

        与未知女人的约会对男人来说绝对有莫大的吸引,再如果是一位美女,那绝对会引得男人飞娥扑火,忘乎所以,即使是危险也都充满了诱惑。

        事业是男人的春药,对于事业小有所成的他,偶遇桃花甚至是酒桌上令人艳羡的谈资。

        但她不像他曾经勾搭的女孩,她没那么世故,没那么圆滑,不知道迎合男人,也不会扮小女人状发嗲卖萌。他不知道怎么逗她笑怎么可以把玩到她的手,她淡然的表情一下就让他忘了下午的行程安排。

        他们刚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渐渐地夏风把握了节奏,毕竟生意人,见多识广,再加上名校毕业,自然谈吐不凡。秋雨默默地听着,他的嗓音很有磁性,外貌也是上佳,虽然小有浮夸,但也不是特别令人讨厌。

      他们是通过约炮APP认识的。

        秋雨一直想在网上找一个能让自已脱离柴米油盐的男人,她觉得这样才能纯粹,也就不会怕再有男人的背叛。人都说,爱情的保鲜期是三个月,她不想再尝一次那种锥心之痛。那就作隔岸花,忠实自已的内心,不用费心的彼此揣摩,不必再被柴米油盐折腾得满面烟火。她知道这样离经叛道,但她不想向现实妥协。

        她上过婚恋网,但她一说出来自已的想法往往先就把那些想按部就班过日子的男人吓跑。她又上了约炮APP,没想到真让她碰上了夏风,她刚开始也一样差点吓跑他,这得是什么样的女人呀,欲望得多强呀,不为钱来约炮。

        夏风和秋雨是他们在APP上为双方起的名字,秋雨在约炮APP上约法三章:不问过往、不问将来、只约周末。

        聊了两个小时,夏风对眼前这个只偶尔插话的女人十分没有把握,很绅士的问了句:可以一起去开个房吗?平静地仿佛在谈一桩交易,没有一丝感情色彩。他知道秋雨极其反感把约炮联想成交易。曾经因夏风在APP上提了句补贴点交通费给她而大发雷霆。她坚决反对在两人交往中有金钱的往来,那会让她觉得恶心,觉得自己被轻贱。

        但这时他必须得开口,因为总要面对这道门槛,秋雨菲红着脸,依然只有一个字:“嗯。”



二、改变


      一个接一个的周末,夏风总是有会。几乎都是在周末的下午。

        有一次,夏风陪冬雪逛宜家,突然她挽着老公的手感到一抖。她诧然地抬头看了下老公问怎么了?夏风支支吾吾地说碰见一个老同事。

        冬雪顺着老公的眼神看去,那是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人,精细的妆容、骨感的身材,有着弯月的眉眼,娴静美好。她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夏风应该和这个女人有点什么,不然的话依夏风的性格不应该这么吞吞吐吐的,而是早过去打招呼了。

        但她依旧故作不觉的拉了下夏风的胳膊,打差道:夏风,我想在我们的阳台上放一个花架,我刚学了几个新的花式,然后旁边放一张摇椅,在阳台上晒着太阳看着书,一定很美。

        夏风和冬雪是大学同学,夏风在学校很受女生们的欢迎,无论是颜值,无论是才情,在学校都算得上上佳。众多的追求者中之所以冬雪能最后胜出,是与冬雪的高情商分不开的。

        冬雪的高情商表现在她绝对不吃无用的干醋,用冬雪的话来说就是:男人管好了就是男孩,前题是你得让他感觉到自由,感觉到有面子,十二分的满足他的虚荣心。如果他想偷腥,就撑着他,最后厌倦了就还是会回到自己的身边。

        她十分肯定张爱玲的玫瑰论: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她觉得女人最大的悲哀就是因为吃干醋或是柴米油盐,生生地让自已变成蚊子血或饭粒子。

        所以她从不干涉夏风和女人的交往,甚或是知道有其他女人缠着夏风时。

        她觉得聪明女人把心思放在自已身上,蠢女人才会把心思放在男人身上。聪明的女人看破男人的小伎俩时不说破,斗而不破才不会把男人逼到对立面,把自已变成蚊子血。

        她加入太太团,学化妆、学插花、学瑜伽,甚至她还学习媚术。

        家里有佣人在打理日常,所以她有大把的时间,但她依然把日子过得津津有味,精致、紧凑。她依然妆容精彩、气质不凡。她有充足的自信,围在夏风身边的黄毛小丫头抢不走他。

        周日,他的妻子看到他嘴角带着一丝笑意斜靠在落地窗,双手抱臂,双眼失焦,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细雨。

        他很少这么沉默,原来总是不停地安排各种各样的活动,很少能这么安静地待在家里。女人纤细的直觉告诉自已,这次她的对手应该很强,会不会是超市里那个三十岁的女人?她脑海里闪现出那个骨感的有着弯月眉眼的女人。但她是个聪明人,她不问。她享受夏风带给她的宁静,她不愿打破这个宁静。

        春儿也在窗边的茶几上安静地用积木搭着城堡。

        春儿是夏风的心尖肉,也是她最大的盾牌。

        但就这样她还是觉得他变了,变得与以往不同,变得如此安静,为什么?她轻摇了一下头,把盯着失神夏风的眼神挪向窗外,楼下细雨中,苍翠的绿郁郁葱葱。



三、回归


        夏风是在想秋雨,这样的女人,不同于他把玩过的任何一个女人,没有钱物要求,知性、寡语。每次他们缱绻过后,她都背对着他,一动不动装睡。

        他靠着床头吸着烟,另一只手在她的背部逡巡,她依然是一动不动,一声不响。

        夏风心里总有一些不明白,他们之间已有肌肤相亲,为什么自已还总是有想更进一步的冲动呢?浅尝辄止不是更让人意味悠然吗?他抖了抖手里的香烟,然后掐灭在床头的烟盅里。些许无奈的他开始起身穿衣。

        秋雨裸身俯卧着,背后的夏风已经抽走了爱抚她后背的手,为什么在一番床第之欢后,她心里怎么会突然的空落落的,有些许不舍呢?难道这一种朦胧的境致,不正是她要的吗?门在背后轻轻地合上,她知道夏风已经离开。伴着他离开的,应该还有他小西装袋里的一封分手信。她不想象谈交易一样和他当面谈论分手。

        秋雨盯着夏风留在床头的便签,按每次的约定,上面应该写着下次的约会时间。

        但,这次,上面除了下次约会时间,还有一串号码,应该是夏风的手机号了吧?

        这么两年来,她从没有和夏风交换过联系方式,她谈不上喜欢夏风,她甚至觉得自已不可能再喜欢上任何一个男子。但她还是享受夏风带给她的的快乐,就象是酒精中毒者对酒的依恋,想要戒断但又总是沉迷。

        她盯着夏风留的便签,点燃了一支香烟,第一口就将她呛了一下。

        她咳着,视线糢糊里,看到了便签燃起的火光正如第一次进入她生命的那个男子在香格里拉为她燃起的篝火,浓烈温暖!

        房间里暖着王菲的歌:

《只爱陌生人》

我爱上一道疤痕

我爱上一盏灯

我爱倾听转动的秒针

不爱其他传闻

我爱的比脸色

比宠物还天真

当我需要的只是一个吻

就给我一个吻

我只爱陌生人

我只爱陌生人

我爱上某一个人

爱某一种体温

喜欢看某一个眼神

不爱其他可能

        一个星期前的周末,秋雨见着了冬雪,那是在夏风走后没有多久,有人敲门,她以为是夏丰落了东西又转回头取。

        她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女人,标准的美丽女人,眼神柔和,应该有四十岁左右,这个年纪少有的长发及肩,雍容平静,轻声的问:“我可以进来谈一谈吗?”

        秋雨仍穿着浴袍,头发湿漉,女人应该很明白刚才房内发生了什么。秋雨也很轻易地明白来的人应该是谁,虽然她从来没有问过夏风。

        秋雨很感激她没有早二十分钟上来,没有让自已陷入那种巨大的不堪。她心下一阵慌乱,拉开门,为她闪身让出通道。

        她打电话到前台,让送两杯摩卡上来。

        “你很漂亮。”

        这是冬雪第一句话,这也是冬雪第一次找夏风的女人谈心,因为原来的那些小女生不值当她出面。

        “你跟他怎么认识的?”

        秋雨从刚刚的慌乱中镇定下来。道:

        “我和夏风是在网上认识的,我无意冒犯您的家庭,因为我原先没有问过他的家庭、他的名字、他的一切,我只是想…找个陌生人来…陪我。所以,我会退出的。”

        秋雨知道对面的女人和吴老师、崔老师是两类人,但依然不确定她这样的解释对她这个年纪的女人来说,是不是本身就是一种冒犯?

        冬雪笑了笑,还是那么柔和,好象在讨论别人的事。

        “我相信你,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

        然后她拉开LV包,拿出两扎百元钞放在书桌上。

        “我想您误会了,”秋雨脸色愠怒。“我从不拿身体做交易。”

      冬雪定睛仔细看了看秋雨,还是那么柔和地笑着道:

        “你果然很特别。”

        她把钱收了回去,然后轻巧的转身离开了房间,房门在她身后悄然关上。

        又是一个周末,夏风没有开会。并且他这一段都很少在周末开会。

        和风习习一如往日,夏风在卧室的阳台上拿着杯红酒在眺望夜色,外面远远近近的霓虹将夜渲染得热闹而亢奋。

        卧室的卫生间里一阵阵的水声,他知道是冬雪在洗澡。

      水声停了很久,夏风听在背后冬雪的声音。

        “老公,你喜欢吗?”

        他转身,看到冬雪仿佛变了一个人,戴着船形帽,穿着水兵服,腿上配着黑丝,脖子上套着情趣狗链,脸上画着烟熏妆,完全看不清面目。脚穿恨天高迈着猫步向他走来。

        “喜欢死了,小妖精。”

        夏风抱起冬雪就把她抛到了床上。他俯身下去时,却被她慢慢地推开来,狐媚地说道:“宝贝,急什么?咱们来玩个游戏吧。”她从身后抽出一个皮鞭,她知道在男欢女爱时,男人就是零智商的孩子。

        她全情的投入着,脑海里浮现的是秋雨的那张沉静的脸。

        她知道她必须得打赢这场战争,她已经赢得了他的身,她还要重新赢得他的心。张爱玲在《色戒》里写道:“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阴道”。对男人来说,不也一样吗?

      这时,卧室里响着王菲的《将爱》,节奏热烈欢快。

风风火火 轰轰烈烈
我们的爱情像一场战争
我们没有流血 却都已经牺牲
掩埋殉难的心跳 葬送一世英名
夜空中的精灵 注视游魂背影
忽然一阵钟声 注视黑鸦鸦的寂静
歌颂这壮烈 还是嘲笑这神圣
将爱进行到底 伟大是残酷的衍生
将爱进行到底 没有对错的血腥
废墟上的鹰 盘旋寻找残羹
风风火火 轰轰烈烈
我们的爱情像一场战争
我们没有流血 却都已经牺牲
掩埋殉难的心跳 葬送一世英名
废墟上的鹰 盘旋寻找残羹
夜空中的精灵 注视游魂背影
忽然一阵钟声 注视黑鸦鸦的寂静
歌颂这壮烈 还是嘲笑这神圣
将爱进行到底 伟大是残酷的衍生
将爱进行到底 没有对错的血腥
将爱进行到底 伟大是残酷的衍生
将爱进行到底 没有对错的血腥
将爱进行到底 温柔尚在 寂寞永生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