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味道之母亲做的苕粉肉

美食 44 2019-01-01 17:46

红薯,在我们这里都习惯称之为红苕或就直接叫苕,而母亲则更习惯以故乡地方方言的叫法称之为芋头。因为我儿子从小喜欢吃杂粮一类的食物,诸如红薯、玉米,面条、饺子、馒头、包子之类的面食等等,尤以红薯为其最爱;所以在母亲种的蔬菜等植物品种中自然是少不了红薯的。

母亲的年龄越来越大了,已近鲐背之年,但在她从年轻到现在的耄耋之时最乐意做的一件事就是种菜。老人家种菜均是以最原始的方法加上她老人家在电视专题节目中学到的一些菜地养护知识来管理的。母亲虽然没有上过学读过书,但在老人家身上有一种品格是值得我们做晚辈的人学上一辈子的——那就是学习;母亲常借俗语中的一句话教导我们:"学到老,用到老,临了还有三种未学到"。

现在市面上最流行的一种味道,想毕每个社会中的人都知道而且都很想顿顿能够尝到吃到,特别是年纪越长的人越想尝到,因而街上就派生出很多以这种味道来命名的菜肴美馔,甚至菜馆饭庄来。这种味道是妈妈做饭做菜的味道——也就是妈妈的味道。

的确,妈妈的味道是一种很特殊的味道,在每个人的记忆中最深刻最刻骨铭心的一种味道。这种味道伴随着每个人成长的过程,时间长了,这种味道才愈久弥珍,也越显珍贵且回味无穷……

小时候家里买菜做饭好像都是父亲在做。父亲是个有大爱的人,记忆中,家里不管是来了什么样的客人(亲戚或同事,甚至是我们做儿女的同学来家里玩),父亲都会弄几道菜招待来人,而且父亲做的菜的色香味都很好。在记忆中,母亲开始做菜是在父亲得了重病躺在床上之后的事了。母亲是个直性子的性格,从不藏着掖着的,虽然性格直率但做事却是里外一把好手,一做起菜来也绝对是如此。

在母亲做的所有菜中,令我印象最深的,其味道至始至终留在记忆中的一道菜当数具有本地特色的苕粉肉了。母亲做苕粉肉这道菜有她自己专门的做法,尤其是在口味上与本地的大众都认同的味道有截然的不同。现在不管在餐馆专业厨师或是家庭主妇做的无不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将苕粉用清水调匀,加入适里的盐和其他调味品后入锅,小火慢慢地搅匀,熟透后起锅晾凉,之后是改成所需形状,入锅或煎或炸或烧即成;口味基本是咸鲜或椒盐味的。

母亲告诉我说,做苕粉肉选择苕粉很重要,一般地最好选择头一两年做的苕粉且是红心苕的苕粉最好,这样的苕粉做出的苕粉肉不仅口感筋道且回味也挺不错的。母亲边说着边做了起来。先把选择好的苕粉置入干净的盛器中,加入适量的盐,然后加入清水静置一会儿;这当口,母亲又转身搬出咸菜坛子并从里面拿出两个腌制的咸辣椒,把咸辣椒剁成碎碎的几乎成茸状,与从坛子里滗出的一些咸菜汁一起加入到盛器中,把苕粉调匀成糊状后待用,苕粉糊的稀稠度一定要控制好,太稀或太稠都对成熟后的苕粉肉的质量有影响,母亲如是说;再把炒锅置煤气灶上,开火并把锅烧热后放入一勺食用油滑锅,倒出食用油后加入苕粉糊,把火调成小火且顺着一个方向不停地搅拌直至成熟,然后取出已成熟的苕粉肉置于干净的砧板上压实压平整,再改刀成块状后备用。母亲还特别地强调在搅拌苕粉糊的过程中要用小火,不然的话就很容易粘锅,且苕粉肉的成熟度也很难一样。

家的味道之母亲做的苕粉肉-微网络

家的味道之母亲做的苕粉肉-微网络


家的味道之母亲做的苕粉肉-微网络

家的味道之母亲做的苕粉肉-微网络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