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和园, 2018,最后相见

旅行 26 2019-01-01 12:29
颐和园, 2018,最后相见-微网络

颐和园, 2018,最后相见-微网络

颐和园, 2018,最后相见-微网络

颐和园, 2018,最后相见-微网络

颐和园, 2018,最后相见-微网络

颐和园, 2018,最后相见-微网络

颐和园, 2018,最后相见-微网络

颐和园, 2018,最后相见-微网络

连日南国寒英飘,

绿叶堆花多妖娆。

北国冰封千万里,

其中实有人工造。

近2年严冬北京的自然景致,糟糕得无话可说。首都以外的神州大地,雨雪纷飞,唯有北国本该下雪的京城,偏不见丝毫玉絮。而眼前带绿色的植物,仅有松针和翠柏,其余全是光秃秃的枯枝和少许败叶。

今日天阴,不是很寒冷,空气质量感觉不错,恰好同事邀约逛颐和园,遂欣然约定于2018年最后一天的今日下午2:30,不见不散。

华为手机不耐冻,我仅仅拍了一张长满像大学时代爱吃的鱼皮花生的柏树果后,它就自动关机了(其实,同事的苹果手机更糟糕,拍过几张昆明湖溜冰场的几张众人溜冰图之自动关机后,捂一段时间再开机,显示的是电量严重不足,当天再也不能开机拍美图)。迫不得已,我把手机放在衣兜里用手暖着,随眼球恣意寻觅园中美景。

邻近颐和园西门长满荷花的湖面,现在唯有荷叶的枯茎与冰面融为一体,很多人在冰面上大胆地走着,湖边赫然立着牌子,警示人们不要擅自走动,但人们依然置之不理。有一个大约50米长的人工冰滑梯,人们排着长龙,等待一溜而下的机会。看着人们滑下来的姿态,相当刺激、好玩。当然,溜冰滑梯必须有一颗健康的心脏,否则,贪一时之欢把命丧,实在是得不偿失。

昆明湖溜冰场上人满为患。同事说,至少有千人以上。耳闻路人议论道,昆明湖溜冰场乃人工制造。生活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既令人欣慰,亦令人焦虑,担心自己落伍于时代,这却是无可奈何、无法避免之事。眼见湖中照样有人贼胆大,就在溜冰场外走着。虽然有巡逻人员,却无人制止。场外一穿着红外衣的女士格外引人注目——同事今天恰恰就穿着颜色正红的獭兔毛外套,我一眼就看到了她。哈哈,要吸人眼球,得衣着鲜亮哦。沿西堤我们边走边聊,手机也被我捂热了,赶紧抓拍了冬日枯荷与人造冰雪滑梯,以及昆明湖里乌泱乌泱的溜冰人群。担心一不留神,它又自动关机了。

天色越来越好,太阳居然从云层里探出头来。虽然光照不甚强烈,或许能一睹金光穿洞的美景,我们毫不犹豫地往飞跨于东堤和南湖岛之上,状若长虹卧波的十七孔桥走去。桥上人来人往,有人悠闲地放着风筝。仰望一个个漂亮的风筝在高空中飞舞、追逐,别有一番情趣。邻近桥边拍照最佳位置的南湖岛上,早已架满了长枪短炮,根本无处立足。我厚着脸皮,和一约知天命的女士商量后,匆匆拍得一张照片立马走人了。也许因为此时光线不强,金光穿洞没有金碧辉煌之感,算是到此一游吧,千恩万谢,把照相位置,重新还给了人家。

和同事分手后,我沿绣漪桥旁的柳荫道往回走。蓝天白云,夕阳西下,与饮水渠中的倒影,流光溢彩,相映成趣。正陶醉其中,忽然眼前一亮,因手机遗失而数年失联的人大图书馆李老师,赫然在眼前。师生老友巧相逢,无比亲切。千叮咛万嘱咐,依依惜别。

纵使萧索的严冬,颐和园依然是处处有美景,常看常新,百看不厌。

颐和园, 2018最后相见;颐和园,2019来年再见。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