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

旅行 10 2019-01-01 12:28

这一年

不知不觉间 这一年就剩下几个小时了 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能做点什么才能挽留时间的记忆 或者说渴望给时间留点什么痕迹也行。

从早晨的闹铃开始。就想着写篇文字 来记载这一年的点点滴滴 但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写 索性就从岁数来说吧

这一年是从30岁生日开始的 所以以后每个内心感觉重要的节日 就写点东西 别让这些东西像尼古丁一样 积压在肺里 变成衰老加速器 让年轮刻画的不像最初的自己 同时也忘了该有的本性

。以前还没觉得生命是个倒计时的沙漏。当细沙流尽之时。自个也该去往另一个荒蛮之地。

在这一年里。真正体会到《活着》里面那句“人是为了纯粹的活着而活着,而绝非为了活着以外的事情而活着。

如今年去民工市场。看到一堆民工在那边等活。像等待命运被如何安排那样认真的眼神。都是这个世间里命运的安排。但有一次去那边发呆的时候。一个假藏族人卖假的补肾药酒时。他们的眼神都充满了很怪异的欲望。有时候一天没活的时候。就吃馒头榨菜过生活。住着一天10元钱的旅社。但卖药酒的时候就认真的像个“阔人”。看着假藏族人说着一次可以一个小时以上。用手做着下流的动作。那些平时省吃俭用的口袋。终于没能抵挡住心魔的丛拥。还是买了。起步300。上不封顶。他们都买了500多的药酒回家。心里别提有多美丽。但明天太阳升起之时。他们依旧在路边等着活计。人啊。总是被各种欲望捉弄的满目疮痍。却从来都不会想一下到底现在是几时几刻。明天会是几点天亮。夜晚几点星辰最美。因为大家都已经习惯了。所以得麻木不仁到何种境地。才能这般无休止的重复着生活。

在人才市场遇到一个大叔。街边理发的大叔。一脸坦然的大叔。大叔告诉我说。中国已经待不了他了。2019年准备去台湾。大叔告诉我说。他是从国营理发店开始做学徒的。他的师傅已经去了美国。以前写信来往。后来电话联系。现在也是想起了就打电话。唠唠嗑。说点家长里短的生活琐事。没有任何烦恼的事,都是些关于吃饭睡觉身体好不好的事儿。曾经听过一个故事。一个人问禅师。怎样才能参禅悟道,懂得大乘理道。禅师说:该吃饭就吃饭。该睡觉就是睡觉。没有其他参悟之道。我想。大叔已经60多岁的人了。在外风餐露宿肯定很“恓惶”。大叔说。中国已经没有他没去过的地方了……

后来心里纠结的拧巴着难过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去了趟卧佛寺。全程不知道多少公里。总之来去走了不到5万多步。上山的时候。一直想抄近道。反而走了很多弯路。以至于爬山时汗水直接湿透了全身。因为走的基本都是45度上山路。所以体能消耗的异常快。到达山顶后。山脉翠绿翠绿的。随时都能挤出水的那种。在卧佛前想安静一会儿。不了就碰到一个不断发出呕吐声的中年妇女。她呕呕呕的叫了半天。就是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后来才知道。那也是一种祈祷。祈祷无病无灾。她的男人。也许是一起来的的男伴吧。拜佛的时候。直接把自己的脸都贴到地面了。整个人匍匐式大拜。看来这里也是安静不了了。看着别人都给卧佛放香火钱。放的满满的。貌似都是满满的欲望。真不知道。放香火的时候。心里索要着什么。又想索取着什么。离卧佛寺只有4/500米的地方。有一户人家开着小饭馆。我们聊天的时候才知道。老两口的家就是这里。

土墙瓦房。有烟有火。老猫在打盹。小猫在胡闹。远离尘嚣的独院,也许除了这里。自个只有书上画上电视以及手机上才见到过。后院有大树的院子。院子后面就是看不到边际的秦岭森林。花香鸟语。阳光暖暖。很舒服的洒在皮肤上。像柴可夫斯基的曲子抚摸着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想喝酒。也许只有酒才能体会那种沁人心脾的感觉吧……

要了一碗面。一瓶啤酒。看着大娘在杠面。大叔在拉风箱点火。有种说不出的暖意。

在院子吃饭的时候。大叔家的猫喵喵喵的蹭裤腿。我把面条嚼碎给它吃。它吃的津津有味。真看不这么肥头大脑的家伙。竟是吃素的。第二次喵喵喵叫的时候。我用手在嘴巴跟前。装的给它嚼面条。实际上想逗它玩一下。谁知道这讨厌的家伙。竟然没吃到面条又因上当的恼怒。直接一巴掌呼过来。幸亏我躲闪的快。把中指被这家伙直接划伤了一个口子。鲜血直流。那一刻我在想,月满则盈,斗满则揩的道理。随性是在不麻烦别人的情况下,才能随意随便的自由自在的随随便便着。

回来后,发生了很多事。关于现实与社会,关于爱情与婚姻。关于我与内心的小宇宙。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变化。比如我更喜欢自己做美食啦等等等等……这里就不一一诉说了。

最重要的是。去了一趟一直梦里都想去的地方--敦煌。那个城市还是城市的味道。哪里的生活却非常有意思。宾馆老板帮我安排好了各种省钱去玩的时间。以及路线。在此感谢她的热情。希望她生意兴隆。

去莫高窟的时候。认识了一个人。别人都是朋友情侣的一堆堆。而我跟那个人落单在队伍的最后面。导游小姐姐语速太快。动作太快。大眼睛也眨巴眨巴的特快。很快结束了解说。看到百年前古人留下的笔触。内心激动的叮尔啷当的。眼睛也看的郎而叮当的。异常欢喜。激动无比。这一块后面再续吧。

回家的时候。在飞机上认识了一个大叔。纯真敦煌人。他说了很多关于月牙泉的故事,还说了很多莫高窟的故事。但我就是想告诉看到这篇文字的人。关于他跟他老婆的故事。

飞机起飞的时候。大叔就给阿姨说。别怕别怕什么的。一小时之后我看到树皮与大树之间如胶似漆的相濡以沫。大叔不断的安慰阿姨。阿姨不断的左顾右盼。大叔怕打扰到我。就说阿姨第一次坐飞机。所以……我说没事。后来我们加了微信。大叔很早以前就是修去莫高窟的那条桥路的人。他见到过莫高窟的凋零,也看见了莫高的盛世。因为是带着月画的念头去莫高的。所以有点小心思的加了大叔的微信。因为大叔说他有不对外开放的壁画照片。

后来。大叔告诉我说。会带着阿姨先去青岛。再去杭州。带阿姨去很多没玩过的地方。手牵手,走到天长地久……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