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股神”巴菲特吃穷了?这家积木式游戏帝国,在飞升中崩坏

游戏 16 2018-10-12 17:24

2015年6月,天神娱乐董事长朱晔以234.6万美元赢得与“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

据说是个人出资。


被“股神”巴菲特吃穷了?这家积木式游戏帝国,在飞升中崩坏-微网络

时至今日,搜索天神娱乐,或者朱晔的关键词,在百度图片上,还是满屏都是巴菲特。

3年后,这家靠巴菲特午餐而名声大噪的公司再次被世人关注,只不过比较负面。

5月,董事长朱晔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9月,随着朱晔辞去天神娱乐董事、董事长等职务,公司又披露1.35亿元贷款逾期却无法偿还,并因此收到证监会的关注函。

10月9日晚间,主营网游的大连天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披露了公司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之一石波涛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的情况。

第二日,天神娱乐的股价再创借壳上市以来的新低。

这家公司怎么变得这么凄惨?是传说中游戏产业不景气的大环境所导致的吗?

翻开这家公司的简介,似乎真如此:

天神娱乐成立于2010年,经营范围为网页网游和移动网游的研发和发行,2014年7月通过借壳成功上市。在产品研发方面, 天神娱乐出品了《傲剑》、《飞升》、《苍穹变》、《梦幻Q仙》等多款热门网页网游产品以及《全民破坏神》、《苍穹变》等多款移动网游产品。

然而,当《国际金融报》记者郑馨悦就此和书乐进行交流时,书乐给出的答复是:

这并非一个标准意义上的游戏公司,充其量只是一个积木式饭游戏帝国。

所谓积木,就是用并购的方式,依靠资本力量,快速吃进多个优质或未来预期优质的中小游戏公司。在最近几年,有很多涉足游戏领域的公司,大多就是如此运作的。

然而,积木就是积木,松散的结构,导致如果在底层抽走一两根,就可能摇摇欲坠。

天神娱乐就是一个典型的积木式帝国,巴菲特午餐后,它所取到的“真经”就是快收:

2015年,天神娱乐发连续收购了妙趣横生95%的股权、雷尚科技100%的股权、Avazu Inc.100%的股权以及上海麦橙100%的股权.

2016年,9.86亿收购了一花科技。

2017年,以4.69亿元现金收购嘉兴乐玩42%股权。

或者可以说,以研发和发行游戏为经营范围的天神娱乐,一直都在并购,而没有在研发。

这似乎非常符合股神巴菲特在资本市场的教导模式。

据说,当年午餐后,朱晔在接受采访时透露:

“巴菲特提到投资的诀窍是,投资自己看得懂的东西……进行价值投资——看企业的经营者、财务报表及企业品牌所占市场份额等。”


被“股神”巴菲特吃穷了?这家积木式游戏帝国,在飞升中崩坏-微网络

似乎这可以理解之后的一系列并购飓风了。

但年营收31亿,现在却还不起一亿多债务的天神娱乐,怎么就现金流成负数了呢?

愚以为,恰恰是这种价值投资,把天神娱乐吹成了一个大气球。

它只是一个带着游戏光环的伪游戏公司。不断的并购中小游戏公司,将业绩拼合成一个营收神话的结果,是整体形成一个积木式的泛游戏帝国。

这样的松散拼接结果,一旦所属游戏公司不再出现爆款,就会导致营收塌方。

早在2016年7月,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石英婧采访时,书乐就对天神娱乐的并购行为判定为:“这种猛烈收购超级溢价游戏公司的做法,其实就是在赌未来。做不出爆款会死,做出了爆款也未必能赚到钱。”

尤其是在当下,即使爆款的生命周期也不过平均半年到一年的区间下。


被“股神”巴菲特吃穷了?这家积木式游戏帝国,在飞升中崩坏-微网络

天神娱乐其实暴露出了许多以并购姿势试图占据市场的资本巨头们的软肋——并购豪赌最容易引发的就是消化不良。

放在天神娱乐身上,则具体体现为在页游本身的吸金能力下降,而手游又在渠道上已经难以出头的大环境下,原本计划的从游戏到影视的衍生链条,直接在起步的游戏领域出现崩塌。

并购后的消化不良又造成了研发能力的1+1<2,进一步导致其游戏产品的爆款率降低至危险值,也就造成了积木帝国的崩坏。

千万不要动辄用天神娱乐的案例来说游戏行业不景气。

游戏确实进入了秋冬季,但游戏娱乐行业本身是一个互联网领域中最早实现高额盈利,且现金牛能力表现最充分的行业。

发展十余年后,其整体形态其实是在输血到泛娱乐,而非融资。

这一点,许多游戏大佬的表现更为明显。

短期的政策震荡并不会带来游戏行业的环境崩坏。

只是一些过去借风口、蹭IP、重营销而轻研发的许多中小游戏公司,会因为整体游戏行业的流量营收在此刻更加高度聚集于头部研运能力最强的巨头,而难以继续故事下去。

当然,需借助融资走过目前困境的天神娱乐,就在此列,在大环境温度变化下,动辄感冒发烧甚至引发一系列病变。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