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之城 五

社会 38 2018-10-12 17:19

现在偶尔想起来,那个周末对我来说也许是很奇妙的。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是说,并非我没有期待过,而只是我单纯没有想到过说,我会在那样一个时间,那样一个地方,以那样一种方式再一次遇见那样一个人。某种意义上这次重逢对我来说成了一个来自未知命运的隐秘信号:其上承载着对于那种充满不确定的,同时又注定美好的未来的无限向往。

对于有些作品来说,其迷人之处就在于此:写作者的手把那一个又一个光鲜亮丽的人物推下深渊的同时,也和阅读者达成了一个隐秘的协议——他使读者们相信,一切都会好转,而这不过是永久宁静前的最后一场风暴。那是注定欢乐前的最后忧伤,是通向注定美好未来的灰暗小径,一如俄狄浦斯在生命的最后踏上的那条隐秘的小路,没人知道前方是怎样的风景,但每个人都确信那通往着某种未知的确实安宁。

你看着一个人,看着他在那些文字间挣扎,纠结,摸爬滚打,而那同时你又确信着,或者说,你已经知道,他一定会战胜和走过这一切,直到迎来一个确实光明的未来。在写作者和读者之间,这是份连系起信任纽带的协议,而倘若把这份心绪放置于自己和幻想中的造物主之间,它就又成了一份不灭的信念:这也就是信仰的雏形。

我相信着这份无形间同命运签下的契约,在那一天走出了家门。命运在那一刻许诺给我一个充满未知而又注定美好的未来,而我的使命则是踏上那条通往约定好的偶遇的小径,把安排好的一切确实地投映进现实。

我抱着这份信念,一刻也没有动摇。

直到我站在那,看着她躺在地上的尸体,任由发丝间渗出的鲜血染红视线。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