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好戏》只是一道好菜,黄渤却要把它吃成满汉全席

电影 174 2018-09-29 12:59

文丨雪映窗

9月27日20:00,荒岛狂想轻喜剧《好戏一出》在爱奇艺独家上线,VIP可看全集的排播方式,显示出视频平台对拉新会员的渴望——黄渤导演处女作《一出好戏》在暑期档票房口碑双丰收,那么影剧联动的《好戏一出》也应该能火力全开。

《一出好戏》只是一道好菜,黄渤却要把它吃成满汉全席-微网络

同属黄渤导演作品,《好戏一出》与《一出好戏》有什么区别?官宣口径曝出的资料足够吸引人——被剪辑掉的孙红雷,将在《好戏一出》中展现毒舌功力;而扭转了小鲜肉无演技刻板印象的张艺兴,还会露出吃生鱼的镜头。

“你们想看到的”、“你们不想看到的”、“你们看到的”、“你们没看到的”是黄渤在《好戏一出》中增添的剧情,荒岛狂想似乎有了更加扎实的剧情。那么,《好戏一出》真能与《一出好戏》交相辉映,成为影剧联动的典范吗?

把2小时电影扩充到6集网剧,《好戏一出》与《一出好戏》如出一辙

在受众的注意力争夺大战中,用新鲜感撩起猎奇心才是王道,然而《好戏一出》从一开始,就让早早在大银幕看过电影的网友,失去了追剧的动力——如电影如出一辙的故事情节与走向,让《好戏一出》与《一出好戏》相似度达到了99.9%。

把130分钟的电影扩充到240分钟的网剧,《好戏一出》分割为六个单元:《结束与开始》《训猴的人》《熟悉的味道》《灯光和他的影子》《旧故事新故事》《融化的冰淇淋》。精炼的电影语言,在网剧中做出了“加法”,增添了不少旁支情节。

《结束与开始》中,作为宣发亮点的孙红雷就早早亮相,出演高利贷老板的孙红雷,面对黄渤10万的还款,调侃“价值观被挑战”,并借用“财源滚滚”中的“滚”轰走loser黄渤,在故事中的功能性与地铁里“喊兄弟剁嘴”的徐峥一致。

《一出好戏》只是一道好菜,黄渤却要把它吃成满汉全席-微网络

《训猴的人》则发生在遭遇海啸后。增添的配角在采集野味时,误食毒草而变成香肠嘴;黄渤与王宝强在争夺团队领导权发生激烈冲突;王迅则高喊把王宝强当“皇上怎么了,只要能吃饱,叫爹都愿意”。

《熟悉的味道》里,增添了王迅见风使舵的枝蔓情节,通过对黄渤与张艺兴的拳打脚踢,向于和伟交出了转换阵营的“投名状”;舒淇与黄渤在船上的感情互动则有了更多表现;作为荒岛“货币体系”的扑克牌,也有了更多的露出镜头。

《一出好戏》只是一道好菜,黄渤却要把它吃成满汉全席-微网络

《灯光和他的影子》增添了死鲸鱼的桥段,渲染了世界末日的气氛。为了增添人性的扭曲与文明的黯灭,文质彬彬的史教授也在大斗殴中参与了群殴,“文明一点,不要野蛮”的呼喊,成了绝妙的反讽。

等到《旧故事与新故事》《融化的冰淇淋》,故事也依旧沿着电影版前进。在黄渤掌握“政权”后,史教授开始讲述《诗经》中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先秦文学的普及颇有“创世纪”的意味;黄渤向张艺兴讲述自己与王宝强、于和伟的不同,坦露“夺权”后的心路;舒淇则得知黄渤喜欢自己是“看到一寸登记照就爱上了”。

由此可见,《好戏一出》是对《一出好戏》的内容扩充,并非重新创造。其优点仅仅在于丰富了影版的故事情节,让角色逻辑更有条理、配角更有层次、支线则更加丰富。如张艺兴的黑化,在《好戏一出》中有多次被殴打的铺垫,也有吃生鱼的惨痛经历,最终的黑化更有说服力;配角舒淇与黄渤的感情戏,在剧版中得到了强化,不再是影版中的功能性角色。

《一出好戏》只是一道好菜,黄渤却要把它吃成满汉全席-微网络

两相对比之下,《一出好戏》则更为精炼,例如荒岛落难后的文明重构,并不需要史教授等配角的一再强化,也不需要过度展现王迅等小人物的两面三刀,要做“减法”的电影艺术,需要做“言有尽而意无穷”,实在也不需要黄渤来刻意点题,向张艺兴剖析人类文明的演进。

剧情99.9%的相似度,决定了《好戏一出》就是《一出好戏》的翻版。在剧版与影版之间“找不同”,是追剧的“最大乐趣”。

影剧联动?导演剪辑版!《好戏一出》连套拍的诚意都欠奉

把影剧联动作为最大卖点的《好戏一出》,可能连影剧联动的概念都并不清楚。针对同一IP进行电影与剧集的多维度开发,影剧联动的商业逻辑落脚点都来自于IP基础上的系统性开发。“一鸡多吃”的做法,拓展了IP的产业链,能最大限度地榨干其商业价值。对任何一家出品方而言,让IP开发出现1+1>2的局面,绝对是乐见其成的。

原班人马打造的荒岛狂想轻喜剧《好戏一出》,却并非先影后剧、先剧后影、抑或剧影同时开发,而是导演将拍摄素材按照电影故事逻辑进行“注水”剪辑,并用六个相对独立的单元进行分隔,最终呈现出与电影相似度极高的网剧。

《一出好戏》只是一道好菜,黄渤却要把它吃成满汉全席-微网络

与其说《好戏一出》与《一出好戏》是影剧联动,不如说前者是后者的导演剪辑版/加长版。

公映版是电影最常见、最普通、流传最广的版本,也是多方角力后呈献给普通观众的版本,而加长版则有因各种原因被删掉的素材,因此其时长更长,素材更加丰富。《好戏一出》加入了大量的旁支剧情,其部分素材让角色成长更为合理,但却同样有重复表达的累赘嫌疑。

导演剪辑版则往往与公映版有巨大差异,其中或来自于官方审查的“剪刀手”,或来自于导演艺术表达对普罗大众审美的妥协,因此导演剪辑版更有强烈的作者性,能代表导演的艺术创作初衷。《好戏一出》在剧作主旨上并没有任何创新之处,导演黄渤的注水添加,能勉强往导演剪辑版的概念上生搬硬套。

《一出好戏》只是一道好菜,黄渤却要把它吃成满汉全席-微网络

某种程度上看,同样的主演与故事走向,《好戏一出》与《一出好戏》连套拍都算不上。业内有名的套拍先例来自于《火线三兄弟》与《厨子戏子痞子》,管虎执导,黄渤、刘烨、张涵予主演的《厨子戏子痞子》在2013年先行上映,以2.68亿票房收官,随后《火线三兄弟》在天津卫视、山东卫视与搜狐视频播出。虽然相似度接近百分百,但影版与剧版是“电视剧拍摄60天,电影拍摄30天,拍完电视剧再无缝对接电影”。只拍一次,但剪辑出两个版本的《好戏一出》与《一出好戏》,连套拍的诚意都欠奉了。

值得注意的是,试图“一鸡多吃”的《一出好戏》,并非只有《好戏一出》这样的“衍生品”,号称“国内首档迷你电影幕后真人秀”的《另一出好戏》,呈现“拍摄电影《一出好戏》有笑有泪的全过程,展现明星最动人的一幕,记录电影制作流程,读懂电影工作者们幕后的辛劳与欢笑”,其榨干IP最后一滴剩余价值的“吃相”不得不令人叹为观止。

影剧联动并非一本万利,榨干IP剩余价值要适可而止

并非影剧联动,连套拍的诚意都欠奉的《好戏一出》,与真人秀《另一出好戏》一样,只是为了蹭《一出好戏》的热度,获取更多的商业价值。好在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另一出好戏》在猫眼上只有56人想看,与电影版的《一出好戏》411582人想看有天壤之别;《好戏一出》自27日播出后,截至28日也只有37万的播放量而已。

《一出好戏》只是一道好菜,黄渤却要把它吃成满汉全席-微网络

来源:猫眼专业版

《好戏一出》与《另一出好戏》表现差强人意,也给货真价实的影剧联动敲响警钟,虽然在宣发上能够相互借势,放大IP影响力,增强话题度,但最终能否成功出圈,依然要回归内容价值本身。

事实上,梳理近一年的影剧联动案例,多以失败告终。同样改编自雷米同名小说,网剧《心理罪》在2015年大获好评,但廖凡与李易峰主演的影版《心理罪》在2017年上映后口碑与票房双双扑街;2017年初掀起全民追剧热潮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让“四海八荒”成为年度热词,半年后上映的影版却遭到了群嘲,杨洋“海底捞拉面”表演被评论虐成渣;出品方在网剧《将军在上》之外开发了《将军在上之极乐净土》《将军在上之时空恋人》《将军在上之芙蓉密案》网大三部曲,却完全没有网剧的热度;掀起2018元旦档观影高潮的《前任3:再见前任》,其网剧《嗨!前任》却在市场上波澜不惊……

《一出好戏》只是一道好菜,黄渤却要把它吃成满汉全席-微网络

电影与剧集无法彻底重合的受众群体,迥异的审美观念,以及两种影视艺术有天然的界限与区分,都是影剧联动难以“花开并蒂”的难点。但最主要的是,无论是先剧后影、先影后剧、影剧同步还是套拍、导演剪辑版,毫无诚意的复制粘贴、互蹭热度的宣发,最终只能是自掘坟墓而已。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