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Mysore教室是开始阿斯汤伽的第一步

健身 134 2018-09-12 17:48

我与阿斯汤伽的缘分

第一次知道阿斯汤伽是在梵音瑜伽的会员课教室里,杨琳老师曼妙的身姿吸引着我的注意力,那肩头微微隆起的肌肉,平坦而顺滑的小腹,充满力量的大腿,挺拔的躯干,我内心默默地想她是怎么练得这么漂亮?那是一节最最基础的一级课程,幸好在课后有人说起老师的体式做得很好,老师顺口说出:“我是练习阿斯汤伽的。”我马上问道:“老师,像我这种小白可以怎么开始练习阿斯汤伽?”杨琳老师说:“你可以先来早上的Mysore课程,老师会根据你的基础进行指导。”自此,阿斯汤伽在我的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心有所想,念念不忘。

那一天是我产后的第一年零9个月整,那是我在断奶之后的第九周走回瑜伽教室开始上的第一节瑜伽课。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我以每周两节课的频率体验了梵音几乎所有的课程,阴瑜伽、肩颈理疗、开肩开胯、梵音一级、梵音二级、空中瑜伽,唯独没有阿斯汤伽。网上是这样介绍阿斯汤伽的,这是一种需要力量的瑜伽,并且全部是串联体式。我害怕自己跟不上做不了,就这样一直犯懒和拖延,一直计划想早起去练习Mysore一直没有成行。

告别拖延症

直到两周前我才进入正轨。一方面,我发现断断续续的会员课练习并没有给我带来肉眼可见的变化,一方面,John Scott老师来到上海做培训,很多认识的老师都去参加了,我顿时觉的不能再等了。对于一个很有难度的新事物,我通常喜欢拖延,所以我需要克服对自己笨拙的恐惧,坦然地接受自己的笨拙,然后走进瑜伽教室

打算第二天早起去上Mysore的头天晚上,我还在为自己明天能不能起得来而担忧,因为做了两年的全职妈妈,已经散漫惯了,除了被孩子叫醒,几乎没有什么能让我早起的理由。默默的上了闹钟(还是震动版本,因为声音大了会把孩子吵醒),跟孩子的奶奶交代好早上孩子要刷牙吃早餐,就早早的睡了。

第二天,我居然在六点的时候准时醒过来了,发现如果你有想去做的事情,早起并没有那么难,只是在一个准确的时间开始新的一天,这比每天不知道几点开始新的一天更让人有兴奋感。这一天的清晨有鸟叫,我都多长时间没有听过清晨的鸟叫了!

第一次走进Mysore教室

梵音的两个大教室被打通了,里面排满了练习者,垫子挨着垫子,教室里非常的安静,没有人说话,只能听到此起彼伏的呼吸声。鹏鹏老师叫我去拿个垫子,在一块空地上铺开,他先是问我有没有阿斯汤伽基础,我说我练习过5个月的孕产瑜伽,和两个月的梵音会员课。接着他就一对一地教我阿斯汤伽序列体式,从samastihi山式站立开始,对于我这个连口令都听不懂的小白,鹏鹏老师非常地有耐心。

老师讲完了动作,我就开始自己练习。一开始会很不习惯这样的气氛,因为每个人练习的体式序列都不一样。当时我左边的是红红老师,她在做手倒立加后弯,我右边的是祁彦美老师,她在练习从后弯到站立,身旁两个大牛丝毫不影响我这个小白在做拜日a。额~~~我想说,刚开始的一分钟是有影响的,会羞愧觉得自己好菜,会佩服她们练得那么好了还在坚持练习等等等等。但是一旦进入到体式序列的练习中,我全部的注意力就在自己的呼吸和下一个体式上面,身旁的人是谁以及在做什么,丝毫不会影响到我了

第一天,我就做了五遍拜日a和五遍拜日b,站立体式三遍练到侧角式结束,然后躺下休息。起来的时候发现身后的瑜伽垫湿了一大片,换衣服的时候发现运动bra全湿透了,我还特意拍了一张照片做纪念,因为平常一小时十五分钟的会员课根本不会流这么多汗。

后记

第五次上Mysore课程的时候,我已经练习到坐立体式里面的坐英雄式,相当于阿斯汤伽一级序列里面一半的体式已经学完了,所以学起来是非常的快的,接下来就是不断的精进和练习。

阿斯汤伽对我的影响还是蛮大的,首先就是我顽固不化的肥胖大腿在练习阿斯汤伽一周之后,双腿中间神奇般地出现了缝隙,不像之前两条大腿的肉互相贴的死死的。要知道,我曾经节食加跑步一个月瘦掉20斤,把胸瘦没了都没有把我的大腿肉瘦掉,阿斯汤伽做到了。其次就是治好了我的早起综合症。从前的我如果六点起床,那么上午或中午或下午一定要睡一个回笼觉,不然一整天头是昏沉的,什么有效的活动都做不了。但练习完阿斯汤伽,我一整天都觉得活力满满,甚至都不会想吃很多的东西,感觉自己的身体里面有使不完的力气。所以我觉得阿斯汤伽体式序列具有某种可以清理身体垃圾、打开身体能量通道的神奇功能,让能量在全身流动,并帮助我们保持精力充沛。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