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曾在感情里流浪

青春 21 2018-07-16 19:13

文/七号摆渡

我们都曾在感情里流浪-微网络
情场浪子:身在花丛中,片叶不沾身,在情感的泡沫里流离失所。

-壹-

当徐长卿第一次看到“情场浪子”这个名词的时候,嘴角不禁扯出一丝自嘲的苦笑,这不正是自己吗?

有那么一种人,身边莺莺燕燕,却一直单身,明明才20岁出头,对于感情却早已生出了一种沧桑。

凌晨1点,夜很静,未寐。

灯光柔柔洒满整个房间,徐长卿抽了今夜第七根烟了,今夜是怎么了?辗转难眠。

起身,窗户上若影若现徐长卿年轻英俊的侧颜。

手机微信嘀嗒一声,弹出了对话框,是狐朋狗友火哥在召唤喝酒,无非是妹子多云云。

换作是平时这个点,明天还要上班,徐长卿断是不会去的,今夜却鬼使神差出了门。

-贰-

在时间的另一端。

九眼桥酒吧一条街,年轻人的天堂,五光十色,各种混音充斥着、喧嚣着,不知疲惫,越夜越兴奋。

1988酒吧里,酒吧的主题赫然几个“不要在骚浪贱的年龄里,端庄地活着。”字样。

黄小七和姐妹们正沐浴在在重金属音乐里群魔乱舞。

白天的黄小七素面朝天,假装很正经,做了多年的好学生、好孩子,初涉社会,也是一个好员工,酒吧其实是不常来的。

今夜的她有些不一样,露背低胸、烟熏妆、烈焰红唇,灯光下娇艳欲滴。

美其名曰:尊重这个场合。这就是她,即便是搔首弄姿也要装得很正经。

舞罢,火哥说换场子请大家吃烧烤,火哥黄小七是第一次见,只知道是一个姐妹儿的前合租室友。

黄小七还意犹未尽,借着酒意,给隔壁桌陌生小哥哥一个猝不及防的吻。然后转身离开,留下身后一片尖叫声,本就是撩一撩,所以无所谓留联系方式。

酒吧就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你在现实生活万般讨好、费尽心思求而不得的东西,在这里都唾手可得。玩得起但也不会太当真,这就是酒吧的丛林法则。

一行人踉踉跄跄出了酒吧。

黄小七跟旁边的姐妹打趣道“我敢赌刚刚那个小哥哥不经常来酒吧”

“你倒是看起来经常来啊。”

无言。

-叁-

凌晨的烧烤店。

众人坐下。

徐长卿也到了。

远远看到万花丛中一点绿的火哥,众小花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唯有黄小七还意兴盎然。

徐长卿在火哥旁边坐下,对面是黄小七。

不得不说,很多滥俗的故事往往就是在酒桌上两个陌生人之间发酵的,因为足够陌生,所以足够新鲜,足够肆无忌惮。

徐长卿长得很帅,是黄小七喜欢的。

微醺的黄小七很可爱,徐长卿觉得有点意思。

世间的喜欢千姿百态,有相敬如宾的圣洁型;有欢喜冤家的打情骂俏型;有求而不得的苦恋型。

黄小七知道,她的喜欢是最肤浅、最渣的那种喜欢,因为她是有男朋友的人。

徐长卿也知道,他的喜欢不过是一时兴起,毕竟他是个浪子,动情容易,留情难。

但在黑夜里,即便是一点微光,也足以让感情极度膨胀,形成燎原之势,长驱直入,每个细胞都沸腾得滚烫。

黄小七想自己真的是一个道德败坏的人,她体内根植的道德感是不允许她喜欢眼前这个人的。

但她还是喜欢了,可能道德跟喜欢真没什么关系吧,她就是一俗人,道德制服不了七情六欲的俗人。

整整喝了四个小时,上了无数次厕所。

桌上啤酒瓶散乱,黄小七心里也有团扯不清的乱麻。

徐长卿加了黄小七的微信。

凌晨四点的成都,有些泛冷了,火哥说大家散了吧。

徐长卿走了几分钟,那句“散了吧”一直在耳边嗡嗡作响,他觉得可能再也见不到黄小七了,他拨通了黄小七,小心翼翼问要不要回来继续喝。

黄小七没有回头,她想可能明天就不喜欢了吧。

-肆-

一旦魔鬼的种子在心中种下,又岂是能轻而易举挣脱的呢?

徐长卿开始每天想尽各种办法约黄小七,他之前心中的沧桑久逢甘露,好像都重新焕发了生机。

在第七次软磨硬泡之下,黄小七答应出来了。

晚上九点,一个僻静的音乐小酒馆。

黄小七化了个淡妆,裹得严严实实赴了约。

醉眼迷离,黄小七摇着酒杯盯着徐长卿问道,“你是不是只是玩玩?”其实黄小七心里是有答案的,这些年不算是阅男无数,但也算经验丰富。

“我当然是喜欢你,不然怎么会约你喝酒。”

黄小七没有再追问,成年人多少是需要一些体面的,喜欢是真的,玩儿也是真的。

黄小七说“那你唱首相爱恨早吧”

徐长卿回“我只会唱相见恨晚”

“那就这首吧”

……

那晚黄小七还是和徐长卿睡了,她的道德被杀死了。

-完-

第二天醒来,徐长卿望着黄小七的成套内衣出神,心底的沧桑又跑了出来,冷冷夸了句“内衣真好看。”

黄小七礼貌性回了句“谢谢。”

他们之间好像不需要太多语言,因为本就是同一种人。

徐长卿匆匆去工作了。

黄小七素面朝天去参加室友会,她们都说,这些年,她一点都没变。黄小七笑靥如初。

又过了几日。

黄小七和徐长卿断了联系。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