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三生

青春 4 2018-07-16 17:36

醉三生

前言:相传酒神望山疯子倾其一生酿造两种酒,一名为“卧龙吟”,另一名为“醉三生”。但盛传于世的只有“卧龙吟”一酒,“醉三生”的酿制技法早已失传。江湖上好酒之士皆为能饮一杯“卧龙吟”而豪掷千金。

场景一:方山风凉亭

人物:迷糊乞丐(神秘人物),邵凤杰(失意书生),群众等

背景:方山景色宜人,众多慕名而来的游客前来游玩。风凉亭之中,一乞丐沿地摊布摆台,摆上两个瓦罐,四个小泥碗。右手边插一长条,上书:“望山卧龙吟,扶凉醉三生”。

剑客甲:上次“品香阁”拍卖大会,你听说了吗?

剑客乙:听说了,品香阁主,亲自上台,将酒神望山疯子所酿的“卧龙吟”拿出来拍卖了。那场面,啧啧!

剑客甲(咋吧一下嘴):可惜那么好的酒,今生怕是不能喝到了(摇头惋惜)

剑客乙:谁让咱们穷呢,最后谁拿到那瓶酒?

剑客甲:这还能有谁?玉门堂堂主滕广利。也就他有这个钱!(低头看了看自己瘪瘪的腰包)

你说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咋这么大?

剑客乙:嗯,同样都是武林中人,人家在商界也混的风生水起的。(说着从腰间拿出那把锈迹斑斑的剑)穷的都换不起剑了!

剑客甲转身要走,突然看到风凉亭上的那副字,转身:什么情况,(揉了揉眼睛):那是啥?

剑客乙:走,去看看!(两人快步上前去)

风凉亭,稀稀疏疏地来了几个人看热闹。老乞丐斟酒自饮。酒香溢出,众人皆是沉醉模样。

其中一人:老家伙,酒多少钱一碗?给我整碗

老乞丐:抿了一下嘴:啊(擦了一下嘴,斜视了一下那人):不卖!

那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摆摊,让我们闻酒香!

另一个人扯下挂一边的长条:“卧龙吟,“醉三生”,老家伙挺能整啊,这么宝贵的酒,在你这儿?吹呢吧?

剑客甲:不过这个酒还真是香啊,给我们尝尝呗

剑客乙深吸了一口气:老叫花,整点儿,我们给钱

老乞丐吸了吸大酒槽鼻子,踢过去三个碗:要喝,自己倒!我不要钱

众人听说过后,争先恐后,抢着碗,倒酒。老乞丐给了他们一个瓦罐,另一个窝在脚下。

众人一个一个接着碗倒酒,喝酒。很快,瓦罐里的酒就分了一干二净。

剑客甲明显没喝过瘾,抱着罐子等着最后一滴

剑客乙看着老乞丐的脚下那个瓦罐:这个?

老乞丐:想喝?(老乞丐脚拿了出来,亲自斟酒)可以!给

剑客乙急忙端上抿了一口,脸做痛苦状:呸呸呸(嘴里的酒吐了出来),这是酒吗,这么辣?比那些农夫酿的“西风烈”还劣质,呸呸!

剑客甲,拿了那碗酒,凑上一闻,皱了皱鼻子:这不是酒!

老乞丐哈哈大笑:这就是酒。自己倒上了一碗,一饮而尽。

众人皆接过甲的酒,纷纷皱眉:不像酒,这根本就不是酒!

酿酒者自有对酒的自信,老乞丐冷哼了一声:这酒叫做“醉三生”

众人先是一惊,转而大笑:老家伙想出名想疯了!虽然你的酒不错,但能与酒神相比?

老乞丐也笑了。

众人嗤笑:疯子!大家都散去吧。

老乞丐眯了一下眼睛:这酒慢品才能出味!非我者,不得痛饮!

亭外,有一衣着朴素的书生。现在亭下看着那副字念了出来:望山卧龙吟,扶凉醉三生。样貌落魄,像是刚落榜生。

乞丐翻了个身:酸书生,要喝酒吗?免费。

书生:我已落魄成这样,让老丈见笑了,现在我哪有喝酒的心思!我正欲寻一高坡,来一个身先死。哦,对了。老丈,我身上还有临行前老娘给的花生,权当给老丈下酒了!

怀中掏出油纸包的包裹,一股香味弥漫开来。

老乞丐嗅了嗅鼻子:你要寻死?为什么?

书生惨淡一笑:求学十载,屡试不中。家中只无片瓦,又无其他安生本事,家母供奉不起。此等废人,存于世何用。不如早死超生,下一世做个畜牲,做个恶鬼,少了这些烦恼。

老乞丐一丝狡黠道:不愿意做个人?做个世家公子,那也无烦恼的。剥开花生,往嘴里来了一颗。

书生苦笑道:老丈又笑话我了,如若此,天眷顾我,也不让这一世落魄至此!

老乞丐斟酒一碗:哈哈,你倒是很会说话。这碗酒,老乞丐给你送行吧。你叫什么名字,到时也好给你安个碑,收留你个全尸。

书生拱手道:多谢老丈了,我叫邵凤杰。拿起酒,一饮而尽。

老乞丐说:当真是万念俱灰。

书生感觉只觉得咽喉火辣辣的疼,眼前发黑,头疼不已。老丈,这酒……书生邵凤杰倒了下去

有毒是吗?老乞丐说道。慢慢地剥开花生。

故事一:畜牲道

人物:邵凤杰,十殿阎罗,孤独的老汉,无知百姓

背景:大殿之上挂了一副对联

泪酸血咸口甜手辣莫道人间无苦海,金黄银白眼红心黑须知头上有青天。堂中十殿阎罗端坐。

邵凤杰在大堂之上,朦胧中听到了阎罗王的宣判:将此子打入畜牲道!

邵凤杰感觉进入到了阴间,一个老婆婆递过来一碗汤,被旁边的鬼差拦住了。他,不用!鬼差摆了摆手。

再次醒来时,邵凤杰发现自己在一个猪圈里。外面有太阳,很大,阳光很刺眼,他睁不开眼睛。

他想说:我在哪里?忽然惊奇地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只听见哼哧哼哧。像~像一头猪

邵凤杰低头一看,自己的手不知何时已经变成猪蹄。啊,一声猪叫,响遍整个农舍。

从旁边的小木屋里走出来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手里拿着一个小木瓢:小猪,你是不是饿了?

邵凤杰:哼哧哼哧

老人:饿了啊,乖,我给你弄吃的。(转身进屋)

邵凤杰:哼哼哼哧(我不是肚子饿,我不是猪)

老汉在屋里:快了,别急啊

老汉在屋里忙着切猪草,熬猪食一会儿功夫在小猪的面前的食槽里堆满了食物。邵凤杰一动不动。

老汉:小猪,吃啊

邵凤杰:哼哧哼哧(我是人,你让我吃猪食,子曰,算了,)

老汉上前摸了摸邵的头,担心的说:小猪不会病了吧,摸了摸头

邵不说话

老汉打开了猪圈,正准备抱邵。邵一下子从猪圈里越了出来。朝着远方奔跑。

老汉脸色一惊,急忙去追:小猪,不要跑啊,我不会伤害你的。

邵奔跑着,不回头:哼哧哼哧(我现在是猪,你是人,我现在不逃,万一有一天你把我烤了呢,老乞丐,你可坑了我啊)

邵逐渐加速,一直到听不到老汉的呼喊声。然而他却发现自己往山上跑。

邵:怎么感觉找不着路了。四只脚越跑越慌。

邵凤杰越发的不冷静,怎么办?往哪儿走

不知不觉走了很久。慢慢地走不动了。

邵意识道,迷路了!

邵自言自语道:好不容易逃出来,却…。老天,诚不欺我啊!(哼哧哼哧)

天色渐渐黑了。一只猪在山上乱窜。隐隐约约听到狼的嚎叫声。山野之中,没有灯光,找不到人家。邵凤杰慌了,他还听见了脚步声。

邵:还不如不出来呢,在那个老农家,弄个安乐死,救命啊!(哼哼)

不远处,有亮光逐渐靠近。小猪闭上了眼。老汉打着灯笼,走到这儿了

老汉说:小猪,小猪,你在哪儿呢,小猪?

邵看到了救星。哼哧哼哧地冲向了老汉。老汉也看到了小猪。(音乐起,传奇)

老汉抱着小猪:小猪,我可看见你了!快,我们回去吧

邵很有灵性地点了点头。

回到小屋里,昏暗的灯光之下。

老汉轻轻拍打着邵的额头:小猪你知道吗?自从我老婆和孩子离开我之后,我就搬到山上来了,那时候你还没有出生呢,

邵给了一个白眼,老丈给他洗了个澡,重新喂了食,但邵凤杰还是未动一口

老汉也只是笑笑:当初我的孩子也挑食的,被他娘惯的

邵还在思考怎么找到老乞丐,但听到老汉的话,默默地看着他

老汉:他们怎么了,你是想问?(脸色变得沧桑了)他们去了遥远的地方了,(突然转换了笑容)不过,很快,我就能见到他们了?

邵没有做声,只是变得温顺了一点,躺在了老汉的大腿上,他想起了家中的老母。

邵凤杰想:既来之,则安之。这一生,做猪,便要尽了一只猪的本分。

老汉苦笑一声:小猪,想来你也会恨我的,你的母亲是我亲手杀了的,我现在知道忏悔了,然而也换不回我妻儿。这应该就是报应吧,做了半辈子的屠夫了,临终却要改吃素。传出去,会被人笑话的

邵凤杰想道:我不恨你,作为人的身份。我很理解。得吃肉。

那一晚,老人捧着一只邵凤杰,说了一晚的话,邵听了一晚老汉的忏悔,想起了往事。

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了。每天晚上老汉捧着邵凤杰,有时候讲讲故事,有时候是睡觉。

邵:可能我会忘了自己是人的身份,再不吃可能就死了。(看着自己食槽有力的吃了起来)

这一年闹饥荒。百姓四处奔波找粮食。终于找到了老汉的屋子。看上了已经有些份量的邵。

百姓:大爷,这些年,山下闹饥荒,已经死了好多人了。这事儿,您知道吗?

老汉让出了自己本不多的口粮路过的那位百姓,没有多说话

百姓:大爷,你这条猪还真壮啊,(嘴里夸赞,眼神中却放出异样的神光)

邵的表情的不对,哼哧哼哧的叫着

老汉(皱了一下眉头):吃完就赶紧走吧,我这边也没粮食吃了。

百姓:谢谢大爷,我吃完就走。

傍晚,老汉把邵凤杰牵到房中露出久违的笑容,头发花白,皱纹也深了,皮肤呈现粽褐色

老汉:小猪,你又壮了,老头子已经抱不动了,(邵凤杰扭了一下屁股)

老汉笑了笑,眼神中带着泪花,(脑海里是儿子小时候的笑容)

(啪,门被踹开了,走进来四个人,其中一个正是早上投奔的人)

百姓笑着对着老汉:大爷,这只猪,也长到时候了。也该把它宰了吃了!再不吃的话,你这把年纪,也挨不到吃肉的日子!

另外两个贪婪的看着邵凤杰:是该杀了,都胖成这样了,大爷杀了它吧,我们给你打下手!

老汉惊呆,转而恼羞成怒:你们给我滚!我不允许你们碰它!(拿着扫帚开始把他们往外扫)

那些人面露凶相:老家伙,和你好好说话还不听了还,兄弟们上,把他绑起来,我们杀猪吃肉。

老汉拿着扫帚:你们敢!

其中一个比较壮实的一脚踢开了老汉的扫帚:老子现在杀了你,都没人知道,给老子起开!手臂一挥,击中老人的头颅,老人撞上了墙壁。

邵张扬着五爪,冲上前去,蹲在老人面前,把众人吓了一跳

老人看着邵断断续续:小猪啊,我不能守护你了,我的家人来接我了,你快跑吧(老人缓缓地闭上了眼)

邵凤杰舔舔老人的脸,没有走开。

百姓:这只猪不会傻了吧,不管了,不管了,吃肉。老头子就扔这儿吧,反正这鬼地方,肯定没人。杀猪,兄弟们!

几个大汉七手八脚地把邵凤杰抬到了架子上。

“还真他娘的肥啊!有人拍了一下邵凤杰的肚子。”

那一晚,邵凤杰任由人宰割没叫过一声,眼睛一直死死地盯着老汉,直到死。

百姓一直称奇,但吃饭时,又忘了这件事。只顾着吃肉喝酒。

第二天,山间的小屋被一把火给烧了。

故事二:人道

人物:邵凤杰,十殿阎罗,封林婉,平老爷夫妇等

背景:

泪酸血咸口甜手辣莫道人间无苦海,金黄银白眼红心黑须知头上有青天

再回头,邵凤杰保持着那个姿势看着远方。唯一不同的是,他变回了人。但却像猪一样的趴着。

依旧还是在阎罗殿,不同的是这次他是醒着。

十殿阎罗威武的声音:堂下邵凤杰,将他打入人道轮回!

邵凤杰心中想的还是那个老汉。随意的被鬼差拎着。

耳畔一个苍老的声音:这一世,让你当一个公子!

邵凤杰却无神地想念做猪的日子。路过奈何桥,孟婆在那边盛汤,邵凤杰恳请给自己一碗,孟婆怜悯地看着他没有做声。鬼差一脚将他踢开了。

镜头转,鸡鸣寺:回头是岸

街道上行人甲:听说了没,邵家生了个少爷。

行人乙:听说了,邵老爷老来得子。当真是一件喜事。

甲:邵老爷大半生都在做善事,是大好人啊,

乙:嗯,嗯。走,去跟邵老爷道声恭喜!

邵家大院里很是热闹,有一少妇抱着一个白胖娃娃,很是可爱!小娃娃,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太阳。

胖娃娃:你说,我今生是个公子,对吗?

十八年过去了

堂屋里,坐着邵老爷。而在他面前则跪着邵凤杰。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平老爷:逆子,(摸了摸胸口),你说你干了什么事!(咳嗽了两声)

跪着的邵凤杰(摸了摸手指甲):爹,我又没干啥,你干什么大惊小怪的,不就是打了一个破老头吗。至于吗?

邵老爷:畜牲,人家年纪这么大……

邵凤杰:知道年纪大,还出来要饭,要不要脸!

邵老爷:你!!(摸着胸口)

邵夫人从里屋出来,急忙扶起邵凤杰:老爷干什么又让凤杰跪?孩子出了啥事?

邵老爷:夫人,这逆子街上斗殴,殴打老人。把我邵家铺施舍的粮食给倒了!你说你还惯着他!让他跪着!

邵凤杰想起那个年岁已高的老汉,皱了一下眉头:有手有脚,为什么要要饭。这些人表面可怜,其实内心污浊不堪。我们为什么要给他们饭吃,体现我邵家的善良吗?

邵夫人:住嘴!你看看你父亲,整日为了百姓操劳,还要分心管你。你就不懂点事吗!

邵凤杰撇了撇嘴,不说话

邵夫人:老爷,快回房休息。我扶你,凤杰,你就跪在这儿好好反省!!

邵老爷:逆子,

邵夫人:老爷,别气了,回房休息。

堂屋里,邵凤杰端坐在地上攥紧了拳头。眼泪流了出来,他们是贱民,伪装着内心的丑陋,都该死!

西府大街之上,邵凤杰带着一帮人逛起了街。转角看到了一个老乞丐,即是上次被自己揍了的那个。眼神露出一丝戾色。走上前:老乞丐,我不是让你滚出西府大街吗,怎么上次没长记性吗,又皮痒了是吗(看了看乞丐的碗里已有十几个铜板,)呦,可以嘛,收获这么大呢,

老乞丐:少爷,你饶了我吧,这是给我孙女治病的钱,不能他们……

邵凤杰:滚,老家伙(说话间,将碗里的钱抓起,朝空中一扔),老二老三,这些给你们买酒喝!(又朝老乞丐踢了一脚)

周围围了一圈的人对着邵凤杰指指点点。邵凤杰摆了摆手,身后的随从小二小三上前:看什么看,该干啥干啥,(然后转身跪下将地上的钱捡了起来)

老乞丐:好,少爷,我走!(蹒跚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身后还有一个拐杖,刚准备拿碗)

邵凤杰一脚将碗踩碎:滚!我不想看见你!

老乞丐老泪纵横,:老乞丐走了!走了!一口鲜血吐出。

刚见两步,老乞丐扑通倒在了地上

邵凤杰面色不改:老乞丐,起来别装死啊,站起来

上前弄脚踢了踢,老乞丐没动。邵凤杰使了个眼色。小二跑到老乞丐那边,探了一下鼻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少爷,少爷他死了!

邵凤杰也是一惊,忙上前也探了一下鼻息,心中想到:老乞丐,还真死了!这可咋办!(转而起身对着围观的群众)

邵凤杰:大家看到了,我可没动他,他自己死掉的,和我没关系啊。

群众里有人伸出手:我明明看到……

邵凤杰:嗯?(使了眼色)

小二小三等将伸出的手的人,拉到一旁,一顿狂揍:你看到什么,你看到什么?再说一句废话老子弄死你……

群众噤声,没在说话

邵凤杰:大家散了吧,这个老乞丐我来处置!(群众散去,邵凤杰冷漠地看着他们)

这时候,从人群中走过来一位老人怒目,一巴掌打在了邵凤杰的的脸上。

邵老爷:畜牲,你怎干的这事?这种是人干的吗(说完又是一巴掌)

邵凤杰脸色不变:老家伙自己死的,和我没有关系!

邵老爷:逆子,平常你读的圣贤书都读到哪里去了,我不认你这个儿子,我邵某人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邵夫人:老爷,息怒啊,注意身体!凤杰!(啪,也是一巴掌),跪下!

邵凤杰:老乞丐就是个骗子,凭什么让我跪,他死的活该!

街的另一角,传出了一声稚嫩的声音:爷爷,爷爷,你在哪儿呢,婉儿给你送药了!

出来一个年芳十一二的女孩,极其瘦弱。手里端着一碗冒着白气的药。想来小姑娘自己采的草药熬出来的。忽然看到躺在地上的老乞丐,和一旁站着的邵凤杰一家。她放下碗,上前扶起了老乞丐:爷爷别躺地上,地上凉!

老乞丐双眼紧闭。邵夫人上前抱住了小女孩,低声哭泣。

小女孩:放开我,爷爷,起来啊,我们回家。

邵老爷:娃娃,你爷爷,他……唉。邵老爷狠狠地瞪了邵凤杰一眼。

小女娃:不会的,爷爷起来啊,我们回去

邵凤杰。站在那里,心里极度变态:过瘾,真过瘾啊!笑了几声,朝着老乞丐的尸体走过去,扔了两个铜板,老乞丐,给你!要钱,给你钱!

小女娃哭着抓着老乞丐的手,看到了邵凤杰:是你,一定是你。上次是你打的爷爷!我记得!你不是好人,你还我爷爷!(说完上前揪住邵凤杰的衣服)

邵凤杰:放开!

小女孩:你这个坏人,还我爷爷!

邵凤杰:你爷爷的死,不关我的事!他自己死的!(说这话时,心中已有了一点心虚)

邵老爷(啪的一声,力气比较重):畜牲,你还敢说这话?(平延秋嘴角被打出了血)

邵夫人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发温柔的问: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娃轻抚着老乞丐的脸:爷爷给我取的名字 封林婉!

邵夫人:除了爷爷你还有其他的亲人吗

封:没了,我只有一个亲人,那就是我爷爷。(眼神仇恨地看着平延秋)

邵夫人:那我们做你的亲人如何?

邵老爷:嗯,我们认你做女儿,可以吗!

封:不必了,我只有一个亲人,(右手抚摸老乞丐的脸颊,左手拿起了邵凤杰踩碎的碗碎片)

封(突然甜美的一笑):哥哥,你能过来一下吗?

邵凤杰一愣,邵老爷:孽障,还不滚过去

邵凤杰看到了封的左手的碎片,笑了一下,走了过去。

封:再靠近一点!

邵凤杰照做,笑容越发的灿烂。他知道小姑娘要干什么。他还被这个世道搞糊涂了!

封左手朝着邵凤杰的脖子狠狠地划了过去,带着泪痕说道:哥哥,你是坏人!

邵凤杰没有说话,闭上了眼睛。脖子上出现了一条血印,裂开一道口子,鲜血喷了出来。邵夫人一声惊呼,邵老爷抱着倒地的邵凤杰:儿子!

封:坏人,就得去死!

邵:嗯!(倒下,脸朝着老乞丐的方向,满是愧疚的笑容)这个世界,做坏人也会有愧疚感。这是他没想到的

故事三:饿鬼道

人物:邵凤杰,众多恶鬼,十殿阎罗,冥灵,王嫂,李二哥,小天

背景:有联

泪酸血咸口甜手辣莫道人间无苦海,金黄银白眼红心黑须知头上有青天,大殿之上上书“阎王殿”。

邵凤杰从地上缓慢的爬起来,还是熟悉的地方。他不想回到人间了,那个地方太毒,没有正义,没有公道。在大殿之上,他跪下来求着阎王:我愿留在地府,永不超生!

十殿阎罗睁开眼睛,似乎没听到邵的话:来人,将他打入饿鬼道!

邵凤杰放声大笑。孟婆惋惜地看了看他,鬼差押着他来到了鬼域的大门,邵凤杰很快被扔到了地狱十八层。

再次睁眼,四周烈火灼烧。到处传着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众鬼被铁锁捆绑住绕着一个圆磨状的不停地跑着。有一官吏模样的鬼挥舞着烈焰钢鞭,不停地鞭打着饿鬼。每个饿鬼的不停地伸长着舌头,流着口水,一声声惨叫:好饿啊!我饿!

邵凤杰成了一只怨婴。

一鬼差手持着钢鞭走向邵(啪的一声,鞭子打在邵的身上):小鬼,走过去,,别他娘傻站着。邵惨叫了一声,手臂裂开一道血印子。鬼竟然有血!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鬼差上去就是一脚:滚过去。

邵凤杰被踢到了一队鬼中。另一个鬼差上手把他绑到了圆磨上。

旁边的几个模样比较惨的鬼,朝着邵凤杰咧嘴一笑,口水流了一地:呦,还有新来的?我们这儿很久都没来人了啊!几只鬼凑上前去。

邵一脸紧张,没有说话。

另一张脸伸了过来,脸色惨白,甚至到了扭曲的地步,也咧嘴笑着说:小鬼,胆子真小啊,小天他们吓唬你的!(周围仍然是一片惨叫声,邵缩了缩身子),嘿嘿,别紧张。这是地狱,很快就会习惯的。我叫冥灵,他叫小天(旁边的小鬼),还有王嫂,李二哥。你是我们这一组的。(前面的王嫂李二哥回头笑了笑)

邵:我叫邵凤杰。这边是地狱哪儿?

小天:饿鬼道,专门收拾那些在人间奸邪之辈。(话语间有一丝凄凉)放逐在此,忍受饥饿!这是惩罚!

平:什么?饿鬼道?

王二嫂一边走一边小声说:鬼差来了,不要说话。

鬼差人未到,鞭先到,打在了邵的身上。:新来的小鬼,需要接收九九八十一鞭。快随我去受刑!

邵还未说话,李二哥转身,谄笑道:官爷,八十一,就是我这种成年人都受不了,这么小的娃,很容易就魂飞魄散的,能不能稍微宽松一点。李二哥脸上血淋淋的,弓着腰向鬼差求情。

王嫂:对啊,官爷,小孩子受不了的!

钢鞭飞过,打在了王嫂,李二哥身上,皮开肉绽。“啊,啊”惨叫声

官差:要你们多嘴,这是鬼王大人亲自定的规矩。来人(身后又多了几个鬼差),阻拦我动手,给我打!

邵:住手!打得是我,他们只是帮我说情而已,你们怎么能胡乱打人呢!

小天拦着邵:不要说了,在这里,没有无辜的!

鬼差:无辜?哼,小娃娃,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在这里,皆是坏人。你们都该打。(啪又是一声,打在邵的身上)拉过去!(鬼差将平拉到一个房间中,房间很大,只一根长鞭)

一阵惨叫过去后,邵被拉出来了。浑身上下皆是血。眼睛紧闭着,但却还有意识。

冥灵抱着他:喂,喂,有口气没有!凤杰?

邵:王嫂,二哥,没想到还连累了你们啊!

王嫂:傻孩子,你还小,不该受这个苦的。

李二哥流着口水的嘴:鞭打至少证明你还能活着,真正痛苦的是挨饿。你听,这些饿了上千年的鬼(地狱里不断地声音:饿啊,我好饿啊),阎王保持了我们不死的身躯,却也保留了我们饱饿感。这才是真正的残忍!

邵点了点头。

小天:不过还好的是,每天,鬼差会给我们放两个时辰的休息,来缓解饥饿感!

对了,凤杰,你是犯了什么事,你看起来这么小!

平笑了笑,没有说话。具体自己干了什么,自己也不清楚。

二嫂斥责道:大家就不要打扰小杰了,让他休息休息!

众人沉默。

这时,其他队的饿鬼赶了过来,一个稍微壮点的笑呵呵:听说你们这儿新来了一个饿鬼,让我看看!(他的身后跟了几个样貌丑陋的饿鬼,他们的眼神中透露着绿光)

小天低声对着平说:他们是饿鬼道的恶霸,专食同类!这帮畜生!

冥灵:虎子,这不是你呆的地儿!给我滚!(站了起来)

虎子笑了笑:这话就不对了,我就是来看看!肚子饿,我有身后这帮鬼呢(说完任意地扳了一个饿鬼的手啃食,那个饿鬼惨叫不止)叫什么,你又不会死,真他妈烦,吃了他!(话声刚落,身后的众鬼将它分食了)

浓郁的血腥味,引来了众多的饿鬼。(饿啊,我好饿啊,食物)

虎子奸笑了一声:听说小孩子的肉很嫩呢,要不要尝尝,兄弟们?

众鬼:要吃!

冥灵,小天,王嫂,李二哥,眼角一皱。也伸出了舌头,张牙舞爪:给我滚!你们这群混蛋!你们忘了自己是人吗?

虎子冷笑:人?现在只有食物!别把自己当成那么高尚的动物!上!

二哥挡住了一波,冥灵挡住了一波。王嫂挡住了一波,小天挡住了一波。人单势薄,抵挡不住众鬼的攻势。

邵凤杰想起自己当猪的日子,也曾是这样任人宰割!只是那时候没人为自己抵挡,(使劲睁开眼,看着眼前的四个人),他们也许曾经是罪恶的人!(挣扎着坐起来,但失败了)

邵:住手啊,(没人理他)住手啊,(稚嫩的声音在地狱里回荡)

邵躺回了地上,才刚刚和他们相识,或者……

邵流下了眼泪,真的流下了泪水。

地狱的大门紧闭着,动静很大,但鬼差却没来。在他们的认知里,下十八层地狱的鬼,任其自灭。

周围惨叫声一片(饿啊,)

两个时辰过去了,第四号圆磨上没有人了,只剩下一堆血迹。

鬼差从大门进来,又带了一批鬼!

场景四:风凉亭

老乞丐还在喝着酒,剥着花生。身边睡着一位书生模样的人。

邵凤杰醒了。看着乞丐,没说话。他搞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死了还是活了?

老乞丐:醒啦。

邵凤杰跳了起来。浑身上下摸了一遍,看着老乞丐说:你是谁?你是人是鬼?你给我喝的是什么?

老乞丐:你他娘的慢点问。我是人,看,我有影子。老乞丐跑到太阳下,有一个斜着的影子。

邵凤杰说:你给我喝的是什么?

老乞丐说:酒啊。老乞丐倒了一碗,然后饮尽。

邵凤杰砸吧了一下嘴,嘴里确实一股酒味:那我刚才喝醉了还晕了?

老乞丐点了点头。

邵凤杰拍了一下脑门:这还真邪门了,我都不知道,我现在活在梦里还是现实,老丈,你掐一下我试试。

老乞丐重重地敲了一下邵凤杰的脑袋:疼不疼?

邵凤杰摸着头惨叫了一声:疼,真疼。那不是做梦了。刚才的梦真邪乎!老丈你知道我都梦到什么了吗?

老乞丐有深意地看了邵凤杰一眼:你做的梦我怎么知道?他娘的还没醒呐。

邵凤杰点了点头:嗯嗯。又摇了摇头。我醒了。

老乞丐问他:你现在还想死吗?天都要黑了,老夫要撤摊了啊。

邵凤杰摇了摇头:不了,不了,我都死了三次,还是活着好。

老乞丐说:行,那我可走了啊?走啦?

邵凤杰:老丈慢走!我也回去了!

出了风凉亭,老乞丐便消失不见,只有声音回荡:年轻人,这辈子给你自由发挥了啊!

邵凤杰说:好咧!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