嬉怒笑骂的背后,是最深刻的揭露

阅读 391 2018-04-30 13:03

        自己多数时候读书真是停留在浅层,很少发现嬉怒笑骂背后的哲思,所以读一些网友推荐销畅书时候,真没发现其“好”来,有点羞愧。其实我知道是自己挖掘文字背后深意的能力太低。如王小波的《黄金时代》,初读,怎么读怎么费解:为什么作者在细节的描写下这么深的笔力?甚至带有少儿不宜的嫌疑。于是又去搜索一些相关的介绍、书评和听书节目来看,又重新读一遍(小说不长),这下发现它的好来。

      《黄金时代》算是中篇小说,大概三万多字,不长,作者王小波,故事背景是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狂热的时代。故事主人公是陈清扬和王二。

嬉怒笑骂的背后,是最深刻的揭露-微网络

        往往好的文字,是不会让你一眼便通透明白的,那样反而无趣,因为直白的文字,没有让读者拨动思考的那根弦,没有思考,当然无趣。就像好的课堂是让学生不断独立思考的课堂,而不是满堂灌。

      《黄金时代》正好是这样的,作者通过抽丝剥茧的细节来展示人的普遍欲望,而“欲望”在那个年代,在代表话语权根正苗红的那类人身上是不允许拥有的,所以人的欲望只能通过那些需要改造的坏分子身上体现出来。作者并没有直接告诉读者这些,而通过主角陈清扬无缘无故被扣“破鞋”之后一系列故事情节发展来展示人的普遍欲望的,于是,美貌就是罪过,不同便是原罪就被隐藏在嘻怒笑骂的背后的。

她要讨论的事情是这样的:虽然所有的人都说她是破鞋,而她以为自己不是的。因为破鞋偷汉,而她没有偷过汉。虽然她丈夫已经住了一年的监狱,但她没有偷过汉。在此之前也未偷过汉。所以她简直不明白,人们为什么说她是破鞋。

        这是作品第一段中间一段文字,直接了当。当我第一次读到这里,觉得这样描述挺无聊的。有谁会去和别人讨论自己是否偷汉,那不就是有点“二”嘛,就是当今,也不会有人主动和别人讨论自己是否有小三的事吧。读了几遍之后,终于明白,任何的文字,一定放置到所处的时代大环境中,文字的生命质感才强。人原本是极聪明的动物,可是被无限多次洗脑之后呢,变得有点“二”就不足为奇了,好比当今社会的传销,误入其中的人们对月收入一百万的事深信不疑。《黄金时代》所处的背景,像“破鞋偷汉”之类的事 ,可是算得上洪水猛兽,良善之人对此类事是恨之入骨的,大家担心什么 ,担心它是瘟疫呀 ,担心它会波及到自家人身上啊。所以,会不约而同地群起攻之,不管是证据确凿,还是“莫须有”,即使是“念头”,也得掐死在摇篮中。所以陈清扬急着从上山下来和还可信赖的王二讨论,以求清白。可是,这种事情是无法自证的。陷入事件漩涡中的人,无异于天崩地裂。意志软弱者,在舆论的围攻下,不出三日,一般选择一根长绳和房梁或者黄河来作清白的证明。可是作品中的陈清扬呢,偏偏很珍惜自己的生命,珍惜自己的黄金时代。

但是她突然泄了气,说:好吧,破鞋就破鞋吧。

      看看,就是典型的破罐子破摔,于是故事就可以顺利写下去。

所谓破鞋者,乃是一个指称,大家都说你是破鞋,你就是破鞋,没什么道理可讲。大家都认为:结了婚的女人不偷汉,就该面色黝黑,……。而你的脸不黑且白,……所以你是破鞋。

      这就是那个时代的逻辑。陈清扬是医生,是从大城市来的知识分子,身材姣好,长得清秀,美丽优雅,自然是大山沟里突然飘来的一朵花,这和当地的没有文化的农民群体更显突兀。人们内心最初定是羡慕的,女人十分渴望自己拥有像她那样的容貌,男人们内心渴望自己的老婆拥有陈清扬的容貌,可是现实就是现实,当人们发现自己的愿望无法实现时,剩下的只有嫉妒了,当然最后恨得咬牙切齿。所以,陈清扬成为破鞋,是理所当然的。个体无法和群体抗衡 ,任何时候都如此。

      要证明这样滑稽的事情真的有可能存在。作者是要另举例子证实滑稽时代有更滑稽的事情发生的。

春天里,队长说我打瞎了他家母狗的左眼,使它老是偏过头来看人,好像在跳芭蕾舞。……在此之前不久,我还借了罗小四的气枪,用一碗绿豆做子弹,在空粮库里打下二斤耗子。当然,这队里枪法好的人还有不少,其中包括罗小四。气枪就是他的,而且他打瞎队长的母狗时,我就在一边看着。但是我不能揭发别人,罗小四和我也不错。何况队长要是惹得起罗小四,也不会认准了我。所以我保持沉默。沉默就是默认。

      可谓点睛之笔。欺软怕硬就是那个年代的普遍现象,当然不否定确有一些见义勇为的人,但不是本文要谈论的方向。

      由以上所举例子便可明白,孤独的美丽的插队女医生能有辩解的余地吗?没有。要么坚强地活着,要么孤独地死去。知识分子就是知识分子,是不会被轻易地打垮的,因为她懂她需要什么,知道她是谁,更懂得要珍惜自己的黄金时代。

        于是,王二和陈清扬,既然无法对抗现实,不如践行“伟大的友谊”,干脆一条道走到黑,在后山的空房子里……此处省略一万字。

    大家对这种明火执仗的破鞋行径是如此害怕,以致连说都不敢啦

    后面发生的事情,自然是和军代表有关了。这个貌似人模人样的军代表,自然不会允许他们这样搞破鞋的行为,于是王二被单独找谈话,要求他写材料,威逼利诱。连写几次不过关 ,原因是:细节,细节。一群流氓充当审判者。想起电影《芳华》里面的情节来。男主角刘峰感情表白受挫,同样是被审问,写材料。情节如出一辙:细节,细节。被压抑的刘峰终于暴怒,大吼:你们才是流氓。

      就这样, 王二和陈清扬就成为了被改造的坏分子,被人民群众专政了,他们经常被捆绑到众人面前,被批斗教育,而且陈清扬的必然要在脖子上挂上一双烂鞋子的。而他们呢,很自然把手绕到背后,接受捆绑,接受批斗,一点都不难过,低头瞬间,顺便相视一笑。等批斗时间结束,松开绳索之时,便是他们自由之时。在人们鄙视之下,昂首挺步离开,手挽手。不知谁在嘲笑谁。

        故事在要结束时,两人再见面已是20世界80年代,陈清扬步入中年,仍风韵犹存。这一次的见面 ,丝毫没有尴尬 ,寒暄之后便各自离开。我第一次读,觉得两个人会走到一起的吧,按照常规套路,“从此公主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而作家王小波不会这样落入俗套,两个主人公自然而然各自走开,便是宣告这个荒诞时代的终结。就像我们国家的书法和水墨画,总会有留白 。留白意味着还有想象与反思的空间。

嬉怒笑骂的背后,是最深刻的揭露-微网络

        这篇小说极富时代烙印的。在那样的环境下,恃强凌弱是社会的常态,人们喜欢集结群体的力量,去将人的欲望彻底异化和扭曲。大家没有证据只凭喜好说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你的抗辩基本是无力的,所谓的“越描越黑”,因为人们不需要知道真相是什么,大家需要的是在批斗中获得高人一等的快感。在那样的环境下,个体是难以和群体争辩抗衡的。在现代社会,我们觉得是多么不可思议事情,在那时却是当做真理尊崇。

      作品戳到很多人的痛点,没有关系的,痛定思痛之后更是对当下的文明倍加珍惜,行走的步伐会更淡定从容。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