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吃货,生日快乐

青春 32 2018-04-18 19:33
小小吃货,生日快乐-微网络

出生在农村的孩子,大概都对吃有一种向往。物质匮乏,能见到的吃到的美味很少,所有能令孩子激动兴奋的日子都与吃有着多多少少的关系。小时候的生日也算一个这样的日子。

大多时候母亲会煮面,美其名曰长寿面。其实只是在普通的面里加鸡蛋、牛肉、炒花生一类杂杂的吃食,将一碗面做成丰富的样子,有了缤纷的色彩,加上是特别为自己做的,从锅里盛到一个大大的碗中,飘着一路的香气端到自己的面前,这份独有的关注也让那个日子变得特别。有时在这碗面的基础上,若母亲得了空,就会做一些其他的零食。我生日时正值春天万物复苏,田地里长了不少野菜,有次母亲在我生日那天不用下田,便唤我去胡同尽头那片麦地里采些野菜。

走到胡同尽头,翻过一个大大的土坑和以前残留的破败褴褛的土墙,一片广阔的麦田就绿油油地映在眼前。那时小麦也才刚及脚踝一般高,小小的一株株整齐地散在田里。

那种野菜的样子和小麦很相像,细细看才可分出来。我从来对这种事没有天赋,只能看着和我同去的伙伴拿的袋子越装越满,急得生出几分恼意,拽着我还没没过袋子底的薄薄的几根野菜,埋着头呼啦啦向前冲。

正午的阳光一到,村里的空气中就会响着一声声此起彼伏的呼喊声,母亲们扯着嗓子朝天空叫着在外跑窜的孩子,那声音在空旷的空气中婉转蜿蜒,直直地钻到九天,钻到孩子咕咕作响的胃里。大家开始陆续归家。八岁的我看着自己空荡荡的袋子噘着嘴皱着眉地往家走。

三婶家的表姐平时与我交情最好,拿过我的袋子往里倒入近乎半数她采的野菜,最后她笑了笑离开时,我还楞楞地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感到喜悦的心情漫上心头。

等待的过程总是漫长煎熬,母亲将野菜洗了,混着面加上盐、葱花,一大盆放在锅里蒸着。我搬着小凳子坐在灶旁边,眼巴巴看着等着。从炉口跳动出来的火苗夹着点点灰尘,就像我跳动着的欣喜。蒸好的野菜,像一团白绿相间的红薯果肉,软软糯糯,飘着四月春天的气息,蓬蓬勃勃地生长在我充满渴望的眼睛里。用筷子挑上一块放入嘴中,面团的软甜夹杂着野菜的清脆清新,缓缓在口中流淌开来,伴着我无忧无虑的童年一起沉淀成心中最珍贵的部分。

我上了初中,上了高中,离家越来越远。生日大多都是在学校过。在一天天繁复的学业中我常常忘了自己的生日,后知后觉想起来,一丝遗憾难免闪现,但也匆匆消逝。若我在生日之前记了起来,就会在当天买给自己一些垂涎已久的零食。

初中时学校管的严,偷偷溜去小卖部买回来的零食只能藏在衣服下,帽子里,躲避路上学生会的搜查。有次从小卖部出来,生生和德育处主任撞了正着,他一路拽着我进了办公室,看着洒了一地的零食问我为什么偷吃零食。"……饿,我,有点饿。"想了半天,我吐出来这么句话,至今我仍困惑当时的我为什么不愿告诉任何人那天是我的生日,将它当做秘密小心翼翼地藏起来,就像怀揣心事的小偷,在阳光下自己享受战利品。

那个一米九的主任愣了愣,一件一件捡起地上的零食放到桌上。他说,吃吧,吃完再回教室。

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那些年里我在生日时经常买的零食,有小袋的辣条、一条挤着五块瑞士糖的小盒子、依稀仍能看到血丝的真空袋装鸡腿……有一种一块一袋叫做煎卷沙拉的膨化零食,味道吃起来和锅巴有几分相似,咸咸的辣辣的。我对它印象最为深刻,大概是因了一个夜晚。那时我偷买来的零食只能先寄存在桌洞中,晚自修后揣着一路心惊胆战地回到宿舍,耐心地等到熄灯后躲在被子里吃。通常担心着老师查寝,想着随时可能贴在门上的那只耳朵,分了我不少心神,无法安心地享受心心念念的美食。那个夜里,女生宿舍三楼和一楼的女生吵了起来,声势浩大,发展成了楼层与楼层之间的面子问题,老师们忙于疏散堵在楼道中气愤喧嚷的女生,我终于得以安下心一鼓作气吃掉了那袋煎卷沙拉,我的味蕾感觉到的,是一种近乎惊喜的满足,以至于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这种零食怀着不可消散的执念,时时回想着那个晚上的美味感觉。后来我有了更多零花钱,总要买很多这种零食来吃,每每吃起来,总能浮现我窝在被子里像小老鼠一样单纯地享受自己的奶酪的场景,于是那个黑暗的被窝在我的想象中成了满布珍馐的城堡,一闪一闪发着温暖明亮的光。

高中时我第一次吃到了蛋糕,从乡村到了县城,从前只在电视上见过的蛋糕就真真实实地安安详详地立在那家小蛋糕店的橱窗里,招摇着彩旗像我展开邪魅的笑容。

所以生日当天当我在桌洞里发现了那块包装精美的巧克力蛋糕时,一心都是我找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悄悄吃掉它不被班主任发现,竟完全不曾考虑这块蛋糕究竟是谁送的。晚饭时我借口肚子痛,趁教室只剩我一人时得偿所愿地吃掉了那块蛋糕。那块在我桌洞里喧闹了一天害我无法专心上课的蛋糕。放入口中,巧克力裹着地奶油很快地化了,一种从未品尝过的甜味在口腔中弥漫开来,吃完最后一口被奶油包裹着的蛋糕,我在心里对自己默念,生日快乐。

直到现在,我仍然不知道是谁送的那块蛋糕,不管是出于隐秘的喜欢还是沉默的友情,我都感激那个人,不仅是因为那块意义独特的蛋糕,还有一份暖流般的关心与在意,为我晦涩颠倒的高中时代添了一抹美丽的色彩。不久前看到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你不是我,所以不知道你对我的意义。没有人知道我多么感激曾陪伴我一程的那些人,那些青葱岁月中的美好固然青涩朦胧,却足以让我在心慢慢坚硬起来时仍能在深夜里泪流满面。

踏上远去的火车上大学时,经济已经越来越发达,我的家庭也渐渐宽裕了起来。我过生日会收到很多包装精美的礼物,会有人围着我唱生日快乐,我可以吹蜡烛,可以许愿,可以享受很多的祝福。我可以独自吃完一整个蛋糕,水果的、奶油的、坚果的,当然,还有巧克力的。我可以和同学一起去聚餐,围坐在一起吃火锅、撸串。火锅的白蒸汽裹挟着肉菜混合的香气飘上来,窜入我的眼睛,让我不禁想流泪。

我知道了过生日可以开派对,可以唱歌,可以穿上心仪的衣服,可以做很多很多事情来庆祝这个独特的日子。可每每想到生日,我所有的欣喜和期待竟还是来源于生日时可以吃到的东西,尽管吃过越来越多美味的我面对美食不复以前难以克制的渴望与闪闪放光的眼睛,对生日最初的印象还是这样深深地烙在了那一碗碗长寿面、一袋袋零食上。就像过年时穿新衣,开学时见到爱慕的人,这种欣喜和期待仿佛和那个日子相伴而生,无法分离。那些绿油油的麦苗,穿过白杨洒落在又土又旧的校服上粼粼的阳光,朦胧中带着眩晕感的生活都一并留在我跳动着的心脏上,融进火热的血液。

生日快乐啊,小小吃货。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