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岁却结过四次婚的女人

婚姻 38 2018-04-17 17:04

     

30岁却结过四次婚的女人-微网络

文/任晓雪

从听说她被打流产,离婚,不过才半年,她的喜讯再次传入我耳朵。我的第一反应是把我的婚纱藏了起来。但这次我错了,她没来要婚纱,却偏偏看中了我的秀禾服。她穿着我结婚时的那件红色的秀禾服,雀跃地像个孩子,不住地问我“好看吗”?我抬起头,她一身新衣,我却转过身去,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

01

        她叫娟子,是我发小。家境贫困的她早早便辍了学,才16就去了深圳打工。那时的我正在读高中,手机还不普及,我们彻底断了联系。

        再见她时,已是三年后的暑假,我刚刚高考完。她带着个小女孩,叫小女孩喊我阿姨!我错愕!震惊!才十九岁的她竟然已经结婚了,还生了孩子。“当初瞎了眼,以为遇到了爱情,其实是人渣!”她说这话时,眼睛看向远方,“要是我和你一样上学,多好!”

        她没再跟我说什么,几年的分别让我们从无话不谈变得只有寥寥数语。

        我陆续从母亲口中得知,她去深圳后遇到了一个她心仪的男人,跟男人睡了以后,才知道原来男人有家室,她哪能甘心,却不料已经怀孕。才18岁的她用尽各种办法,把男人与妻子弄离婚,终于获得了她如愿以偿的婚礼,然而,小三终究是小三,男人家里不把她当人看,坐着月子让她下地干活,她男人却在外花天酒地。她一直容忍,直到男人把那个女人带回了家。

02

        她连夜买了车票回来。父母看到三年没有任何消息的女儿回来了,激动的不能自已。却发现藏在她身后,还有个小人。“从今天开始,她叫小菲,娟子,你是她姐姐,你知道吗?”父亲很快理了头绪,对外宣称女儿回来了,小菲是他们偷偷要的孩子。村里的人都心知肚明,没有人挑破。

      “晓雪,娟子要结婚了。”事隔一年,正在图书馆的我收到了她要结婚的消息。我特意请了假,赶了过去,参加了那个可以算也可以不算婚礼的婚礼。

      没有司仪,没有音响。只有一个操着一口流利方言的人一直在重复一句话“今天我哥结婚,娶媳妇,大家欢迎~”不久,他便被人拉了下去,原来,他是男方的弟弟,有神经病。看着他弟弟的样子,我不知娟子是如何答应的这场婚事。

        “亲一个,亲一个。”新郎在大家的哄喊中,脸红地像西红柿一样。直到大家看到娟子难看的脸色后,才哄笑着离去。

        这次我并不看好的婚姻却维系了五年。娟子丈夫是个老实人,特爱娟子,从不让她干任何活,就连娟子内裤都是男人洗。娟子也慢慢接受了他,两人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小雅。生活正一步步走向正轨。然而,娟子却出轨了。

03

        娟子出轨的消息是母亲告诉我的,母亲说,这人啊,要学会知足,上哪找大壮这样的男人去啊!大壮是娟子的丈夫。

      发现娟子出轨,大壮不吃不喝两天后,拉着娟子的手求她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回家来,好好过日子。可娟子就像鬼迷心窍了一样。说啥也要离婚。

      “大壮是好人,但是我们没有爱情,我以为我一辈子就这样过了,直到我遇到了子奇。我才知道没有爱情的婚姻多么可怕,我不要继续下去了,我要离婚,和子奇在一起!”娟子跪在母亲面前,希望母亲能同意他和子奇的婚事。

        “真是作孽啊!”父亲不停拍打自己的脑袋。母亲不住地哭泣。终于,父母没有拗过娟子。在我结完婚后三个月,娟子拿走了我的婚纱。

        娟子的婚礼我没参加。当母亲把婚纱拿到我面前时,我呆住了,上面一滴滴黄色的东西铺满婚纱。

        “晓雪,好好洗洗吧!上面被砸满了鸡蛋。”我使劲搓,使劲揉,最终婚纱还有些模糊的印记。

        后来听同村参加婚礼回来的姑娘说,娟子开开心心地结婚,却被砸的满身满头都是鸡蛋,娟子父母气的直哭,男方却说这是他们习俗,只隔了两个村,怎么会有这种狗屁习俗!父母明白是男方故意,却没有任何办法,奈何不了娟子照样喜滋滋!

04

      “晓雪,你去看看娟子吧!”婚后的我来娘家小住。母亲走到我身边悄悄地对我说。我心中产生一个可怕的念头,在见到娟子后,我发现事情远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简单。

        没错,娟子疯了,她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看到我开心地转圈。“你来呀,来抓我呀~”“不要,不要打我,我害怕~”“你不要过来~”娟子的情绪很不稳定,一会好一会坏。我转身看到老两口,他们不停的流眼泪。“娟子被人骗了啊,披着羊皮的狼,他好狠心啊,动不动就打我的女儿~”就在这时,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是大壮,他带着女儿小雅一起来了,他一遍遍抚摸娟子的头,让娟子躺在他腿上,温柔地用梳子一下一下轻轻地给娟子梳头。娟子也安静地躺着任由大壮梳头,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那次结婚后,娟子以为找到了自己的爱情,却不想掉进了地狱。子奇不再像婚前对娟子那样了,露出了本来的面貌,动不动就打娟子,这还不算,娟子怀孕了,他非但没有减轻,反而变本加厉,一边打一边喊:我打死你个不知道是谁的野种!最终,孩子被打掉了,娟子也疯了。

        娟子父母去告,却被一张神经病诊断书给挡了回来。子奇是黑白两道通吃的人,怎么能告得了他?

        父母天天以泪洗面,大壮听说了,每天带着女儿来,直到有天,他对娟子说“娟子,我们结婚吧!”娟子开心地像个孩子,蹦蹦跳跳去了我家,二话没说,拉开我衣橱,穿上了我结婚时的秀禾服,雀跃地像个孩子。“我要结婚了,我好看吗?”我看着她一身新衣,悄悄转过身去,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