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寺桃妖初长成

奇思 36 2018-04-17 15:46

 

山寺桃妖初长成-微网络

民间常言“骑着毛驴关山门”,说的就是这立于孤岛之上的海岛金山寺,地连千亩,香火旺盛。金山寺远处的夕阳璀璨无比,暖色的光芒让平日里庄严肃穆的大雄宝殿也平添了几分人间冷暖,此时寺院的僧房内也正热闹着。

“无净师叔,这酒不能喝,这是给玄奘小师弟治病用的啊,您快放下”,见真小师傅追着前面的大和尚嘟囔道。“小见真,别急别急,师叔就喝一口” 眼前的和尚哪有半分和尚的样子,只有身上那一身分不清颜色的袈裟和铮亮的光头多少能看出点和尚的影子。只见他面如冠玉,唇若涂脂,整个人显得温和无害,只那一双眼睛狡黠中透着清冷,此刻他一偏头对着见真小师傅眨了眨眼,小师傅仿佛早已习惯了,但还是微不可察的抖了几下,无净师叔愈发无耻了。 

“那您快喝,玄奘小师弟等着用呢”

“哦?他又救了什么小兔子摔了?”无净喝完,将酒瓶扔给了身后的见真。

“这次倒不是小兔子,是只红狐,玄奘见它落入猎人陷阱,小狐狸长得乖巧可人,不免动了恻隐之心,只他年幼一时不查也摔进了陷阱里,多亏了上山打柴的见闻师兄将这一人一狐救了。这不,让我拿药酒·····”

见真的话还未说完无净和尚就急急忙忙走了,哪里是走,就差飞起来了,见真见此心知不妙,也急急忙忙跟上。

看着房内的情景,无净冷哼一声,手中的佛珠飞向正在行凶的妖孽,眼前的美貌女子怀中正抱着昏迷的四岁幼童,此时被法器所伤变成了一只红狐,正趴在地上,呜呜的求救。匆匆赶到的见真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主持最喜欢的小和尚落到地上,边上那位眼都未扫。

“不必管他,你先将这狐妖收了”无净嘱咐完就出门去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见真知道,无净师叔是真生气了,他也知道他这小师弟不知为何自来到这寺中就常常引来妖怪觊觎。无净师叔常嘱咐不让他进后山,更不要与其他生灵接触,不论是花花草草还是小动物,陌生人就更不允许。只是这调皮的小师弟哪里会听,这不就引来了狐妖,狐本有灵,能修出人形的狐妖更是厉害的大妖,这寺内能降伏此妖的也就只有无净师叔。

小师弟来这寺中的第二年无净师叔就来了,他只说自己是游方的和尚,无来处也无归处,只不知为何被方丈收为弟子,平日里他放浪形骸,不收这寺中清规戒律,方丈竟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把玄奘托付给他,命他好生照顾。

这一次若不是无净师叔赶到及时,这后果不堪设想。见真抱起地上的小和尚,小和尚长得白白嫩嫩,唇红齿白,十分可爱,见真将他放在榻上,提着狐狸去见主持。

无净下山用一串据说开过光的佛珠换了壶酒,就着漫山遍野的夕阳喝的痛快,二十年的女儿红,也不知是谁家的女儿,二十年也未出嫁。

小玄奘幽幽转醒,“我是不是,又闯祸了?”边说着边低下头,缩成了一只鹌鹑。

“既已知错,就不要再入后山。”此时的无净哪有半分喝过酒的迹象,俨然一个严肃的长辈。

玄奘意欲再辩,目光触及师叔带着怒气的眼神,也只能垂下脑袋,他在后山还有很多好朋友,金色的赤目鸟,灰毛小兔,红毛松鼠,还有那棵正结着果的桃树,玄奘又想到师叔最喜欢吃桃,这次自己闯了这么大的祸,正好用桃赔罪。玄奘想到这儿,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乐颠颠的看着无净,倒把无净吓了一跳。

这一日,主持带着无净出岛做法事,这世道很不太平,四处妖孽横行,岛外的村子近几日出死了很多人,死者尸体形同枯槁,村民猜测是被吸尽阳气而亡,死者当晚都曾遇见一貌美女子。

玄奘每日打坐念经,这一个月来倒也没往后山跑,不过此刻,眼看着无净出了门,玄奘就再也坐不住了,想着山里的桃已经熟了,玄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偷偷溜进了后山。

主持和无净第二日就回来了,行凶的是个死去不久的怨灵,这怨灵十分貌美,但却是个男子,因其貌美家贫被镇上的富户强买了去,最后被其夫人虐打至死,死后怨气久久不灭,化为怨灵。

玄奘从山里摘了不少桃子,挑挑拣拣,挑了几个最水灵的留给无净。

无净刚踏进寺内,玄奘就献宝似的,给了他五颗桃子,无净一看就明白了,后山那棵桃树也该成熟了,他也很久没去看看了。

无净神色恍惚的拿着那几颗桃回了僧房,突然,桌上的桃子似乎跳了一下,无净不错眼的盯着那颗最硕大鲜美的桃,无净是吃过不少蟠桃的,论其品相都比不过桌上这只桃。

无净略略一打量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不怕死的妖怪还真不少,只是这桃子成精他还从未见过,一时之间他倒生出几分好奇。

无净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桃树桃花桃子总是多了几分喜爱,甚至他曾经一度希望它们能修炼成妖怪,仿佛他曾经见过桃妖一般。

无净盯着那颗不安分的桃看了许久,直看得桃子越变越红了,才意犹未尽的走出了房门,边走边想着这颗桃子精会给他无趣的寺院生活带来什么乐趣。无净绝对想不到这颗粉嫩嫩的桃子将会改变他这一生的轨迹,当然这都是后话。

无净的生活很无趣,他不喜打坐念经,也不愿和庙里的和尚们多加往来,他唯一的爱好不过是喝酒,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除此之外他感兴趣的不过是除妖。每次玄奘身边出现妖怪的时候就是他最兴奋的时候,有时候他觉得这是麻烦,但有时候他又异常渴望玄奘身边多几只妖怪,兴许是这寺中生活实在无趣,他如是想着。

无净在外晃悠了几圈就兴致盎然的回了僧房,他一个人独居一个偏僻的小院子,两间厢房,一个小厨房,另一间厢房偶尔玄奘回来住几天,小厨房却是结满了蜘蛛网。

无净的房间摆设尤为简单,一张床,一张桌,两把椅子,一壶茶水,被褥是寺内常用的青灰色粗布,样式难看但重在结实耐用。

房内不熏香也没有多余的花花草草,所以此时无净闻着房内不正常的香味微微勾起了唇角。无净掀开帘子,眼前的画面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床上的女子正赤身裸体跪趴在他床上,此时正背对着他,两条如藕节般的玉臂正解着脖子上两根肚兜红绳,两只呼之欲出的蜜桃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晃动,无净不动声色的看着,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终于,女子解开了两根红绳,欢喜的转过头,似嗔似怨的看着无净,一张娇俏可爱的仿若水蜜桃般的脸,一双眼睛像两汪清泉,静时清澈动人,眼波一转就万般风情。而此刻就是这么一双风情万种的眼和凹凸有致的身子牢牢的勾住了无净的呼吸和心跳。

几万年来,无净从未像此刻般不知所措。

无净呆愣了几秒过后,迅速反应过来,扯过一边的被褥把那只桃子精裹得密不透风。

那小妖被无净这一连串的动作吓到了,心里想着这跟千面狐狸说的不一样啊,狐狸明明说这样就可以吃到唐僧肉了。

无净看着眼前兀自纠结的小妖怪,不知怎么不但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有点幸灾乐祸。

“能给我一口你的肉吗?”小桃妖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无净,仿佛只要他一拒绝,她就能立刻流出眼泪来,事实也的确如此。

“不能”无净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不过是个肖想玄奘的蠢妖怪“你走吧,这次我饶你一命,不会再有下次。”

“玄奘师傅,求求您,就赐我一块肉吧,我家相公受了重伤,只有神仙肉能救命”小妖怪扯着无净的衣角哭的泪水涟涟。

妖界成婚莫非没有年龄限制,这么小只妖怪居然有相公了,无净也未解释他不是唐僧,倒是因为一句相公让他有点心情烦躁。

“你叫什么名字”

狐狸果然没骗我,这一招真有用,木桃在心里窃喜。

“我叫木桃”

“为何姓木?”

“因为从前种下我的人也姓木”木桃说着垂下了脑袋,心里涌起无边无际的荒凉。

她犹记得,初修成人形那日,那人常年清冷的眉眼竟也露出了笑脸,也因为这一笑,她这一辈子也逃不掉。

“我姓木,你既是我种出来的桃妖,就冠我的姓,你就叫木桃,可满意?”那人满脸笑意,偏过头问她,她顶着两个童髻呆呆的点点头。从此天界几千年的时光,她都与他在一起,她慢慢长大,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她也慢慢懂了人间情爱。

“姓木嘛,倒是凑巧。”

“想要神仙肉,我可以给你,你能用什么回报我?”

“我 我 我能给你当牛做马,添茶倒水,还 还能暖床,”木桃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也越来越红,脑袋已经埋到了胸前。

“既如此,你就签了这份卖身协议吧,要救你相公也可以,只是从此以后你都得在我身边贴身伺候,你与你相公从此再无瓜葛,你可愿意?”无净的表情仍旧冷漠至极,只是他心中居然有了一丝期待。他不知道这只小妖为何能影响他这么深,明明不过是第一次见面的小妖怪。

木桃喜滋滋的签了卖身契之后就留在了无净身边当小丫鬟,说是丫鬟,但她什么也不会做,大多时候都是无净照顾她。一开始寺里的僧人还会窃窃私语的谈论几句,时间一长他们也就习以为常了,只是木桃在这寺庙内总是不受待见的。

玄奘自从上一次溜进后山差点被修炼成精的兔子吃了之后就再也没有进过后山,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每天乖乖念经打坐,无净看在眼里,既欣慰又难过,说到底,都是天命。

无净并没有感叹太久,因为现在多了个比玄奘更麻烦的家伙,那只桃妖,他上辈子肯定欠了她,无净不知道的是他这么想着时,眼中温柔缱绻,哪有半分无奈。

自从这只蠢妖怪进了这寺门就给无净惹了不少麻烦,第一天就把主持的美髯拔得一干二净,可怜主持一把年纪倒成了白面小生,主持虽然没说什么,但无净还是罚她跪了一天的佛堂。无净以为这样她总能安生几天吧,哪成想,转头她就把饭堂给吃空了,无净从来没想到这么一只小妖怪能吃下一桶饭两盆菜,这饭量,无净悄悄抹了抹汗。

无净没想到,他堂堂天界战神,沦落到保护小和尚也就罢了,现如今还给小妖怪当起了保姆,小妖怪每天吃的太多,吃得给她吃饱,吃不饱就哭,穿要穿绸缎,不舒服就会起疹子,盖的床褥都得是真丝的,这到底是谁家养的妖怪这么精贵。如果木桃能听见他心里的哀嚎,必定会眯着眼睛答一句,你家的。

木桃除了吃就是睡,不吃不睡的时候就粘着无净要给他端茶倒水做饭洗脚,吓得无净一哆嗦,只让她乖乖坐在书房看看画本,可别再给他添麻烦了,为了补贴寺里的伙食,无净现在当起了画师,一手丹青也是少有人能及。

日子就这么欢欢喜喜的过去了,偶尔木桃也会问问无净什么时候给她唐僧肉,无净总说等等等等。不知为何,无净近来一直做梦,梦里都是他少时的事,醒来却什么也不记得,梦中那个模糊的人影让他有些似曾相识,无净知道这样平静的日子不会太久,果不其然,这一日寺里来了个不速之客。

“狐狸?你怎么来了”木桃的声音泛着冷意,无净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木桃。

“怎么?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了,我可是还等着你带唐僧肉回来救我呢。”千面狐嘴上说着,眼睛却看着木桃身旁的无净,“真是有趣的紧,这不是大名鼎鼎的木衍战神吗,怎么不记得我了?”

“狐狸,住嘴,你不想要神仙肉吗?”木桃急急得打断玉千颜。

“木衍,你就不想知道真相,不想知道这个一直骗你的妖怪是谁”,玉千颜说完,勾起嘴角,似笑非笑的打量着无净。

“桃子会告诉我的”无净,不对也就是战神木衍,平静的开口。

“行吧,你俩的事还是交给你们自己解决吧,反正,时日无多了,”玉千颜仿佛完成了使命般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你知道的,我一直在等着你告诉我”木衍握着木桃的手,“想必,你这名也是我起的,自我成为战神几百年来,我就一直觉得自己好像少了什么,玄奘转世成为人间的救世主在凡间需要人保护,原本这样的差事是用不到我的,但司命说,这里可能与我有缘,到你出现,我才明白,何为与我有缘。”

木桃早已泣不成声,她要怎么告诉他那么一个漫长的故事,自她修成人形已经三千年了。

三千多年前木桃只是一颗种子,木衍也只是个幼龄五百年的小天君,小天君木衍自出生后就一直跟着师傅神武天尊修行,神武天尊是个严厉又无情的老头,他的使命就是调教出天界最强的战神,木衍在他的管教下也成了小老头,只有天界的司命,常常会来逗他玩。某天司命神神秘秘的给了他一颗桃子,让他种在土里,会长出小姑娘,木衍鬼使神差的照做了,每天照料着埋在土里的桃子,桃子逐渐发芽,长叶,开花,结果,新长的那颗桃子三百年后才成熟落地变成一个娇俏可爱的小姑娘。那一天,木衍看着桃树下的小姑娘,第一次笑了,这是他种出来的桃子姑娘啊.。

木衍把小姑娘打扮成书童,被师傅撞见也只说是小斯,神武天尊也就不以为然,再加上他时常闭关,一闭关就是五百年,所以木衍就这么和木桃一起长大了。

逐渐长大的木桃生的越来越美,即便做男装打扮也没法再掩饰,木衍只得把她送往司命那里师尊出门远游或者闭关的时候再把她接回来,木衍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这么多年来,他除了和木桃呆在一起就是修炼,师尊说他是未来的战神,是天界的依靠,所以他一刻不停的修炼,关于男女之情,他一窍不通,即便木桃当着他的面脱衣服他也毫不所动。

只是可惜,木衍一心修炼,木桃却在看了不少人间话本之后动了凡心,木桃知道情爱时木衍还关在洞里念着口诀,木桃知道自己爱上木衍之后就对他百般引诱。趁他打坐的时候偷偷亲他,故意在他回来的时候脱衣服洗澡,奈何木衍从不为所动。

木桃感到挫败,就在她暗自骂木衍的时候木衍却开了窍,会在她睡着的时候偷偷亲她洗澡的时候偷偷红着脸闭了天眼。木衍在灼灼的桃花下对木桃起誓会与她结为伴侣,木桃红着脸点头。只是木衍忘了,他还有一个顽固不化的师傅,他还要成为未来天界的战神。

后来啊,后来玉千颜变成木衍的样子出现了,后来玉千颜真的爱上了木桃,后来木桃被玉千颜骗去妖界,后来木桃被老天尊废掉修为,后来木衍相信了一出幻术,抽去情丝和记忆成为了战神,后来木衍成为了最年幼的战神,天界从此再也不怕那一只差点捅破天地的猴子。

“被天尊废去修为后我就没办法再修行,后来被其他大妖打伤如今已经坏了根基,我怕是活不了多久了。”木衍耐心的听完这个故事,握着木桃的手越来越紧,眼睛越来越红,额头上的神印若隐若现,“木头,你要做什么,快停下,再这么下去你会成为堕神,快停下。”

“乖,别动,让我再抱抱你,天界的人都以为有了我他们就不必再怕那只猴子了,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我和那猴子本就同根生,他有反骨,我有逆鳞,做不了神又怎样,反了这天又如何。”

天庭和玉帝怎么也想不到,在孙悟空大闹天宫五百年之后,又有人打上三十六重天,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天界引以为傲的战神,这一次如来没有插手,战神毁了神武殿之后朝着神武天尊单膝跪下,从此天界再也没有战神,人间多了一位带着美貌女子四处寻灵药的堕仙,三十年后女子死,留下一颗古怪的桃核,木衍又把她种在地里,这一次或许要等很久很久。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