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是祸躲不过

小说 45 2018-04-16 10:37
小说 || 是祸躲不过-微网络

1

热闹和喧嚣是这个城市的主旋律,午夜的狂欢还未散尽,上班族们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试衣镜前,靳松紧了紧领带,红色的金利来在白衬衫的衬托下招摇醒目,他扭转身体左右看了看,满意地笑出了声。镜子里的他,稳重干练,英气逼人,从内而外散发着成熟的魅力。岁月在女人身上是杀猪刀,刀刀平添苦恼,到了男人这里却成了雕刻师,笔笔划出味道。

对于靳松来说,今天是非同寻常的一天,这是他到富士康报到的日子,为了这一刻,他煞费苦心。

大学毕业后,他只身来到了中国经济的腹地——长三角,一头扎进了微电子行业,凭借着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领,在销售岗位上做得顺风顺水,三十出头的年纪,就已经实现了学生时代舍友们对未来的终极梦想:开豪车、住洋房、娶娇娘。

在别人看来,靳松光鲜亮丽,生活无忧,属于城市的中产阶层,但他也有他的苦楚,有一件事情一直压在他的心头,想起来就会隐隐作痛。

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可靳松就像如来佛祖手里的孙猴子一般,公司换了一个又一个,可他一直都在中小公司里打转,想上一个台阶难上加难。虽然他在销售总监的位子上坐了好几年,可是在这个经理遍地的年代,小公司的总监却抵不上大公司的课长来的神气。

活到这般境界,名头就是脸面。在他的圈子里,靳松可以天马行空,胡扯一通,人前人后他都是角儿,可进入更高的阶层,不等张口,就矮人一头。他知道,这是病,得治,他的解药只有一个,那就是行业龙头富士康。

为了挤进富士康,靳松几乎动用了所有的人脉,托关系,找门路,无所不用其极,就像一粒落到岩石上的种子,一门心思的想把根扎进石缝里。也许是他的诚心感动了菩萨,机会从天而降,销售部门有了空缺。

在猎头们还没打开邮箱之前,靳松已经得到了消息,一系列运作后,富士康销售经理的职务俨然成了他的囊中之物。自从接到HR的通知起,靳松信心爆棚,如同孙悟空用上了金箍棒,关羽骑上了赤兔马,兴奋、激动、刺激,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激荡全身,他整个人都在发光。

他回头看了一眼睡眼惺忪的妻子,傲娇地说道:“Darling,进入富士康一直都是我的梦想,这个梦想原本我打算40岁之前实现,你看!”他就地转了一圈,喜形于色,继续说道:“我现在算不算走上了人生的巅峰?再看看你的那些前任,一个个灰头土脸,还在猪圈里摸爬滚打,挨个捋一捋,哪个是我的对手?”

娇妻倚靠在床头,一边抚弄着头发,一边斜眼痴笑,不等他说完,香吻已经拥到了他的嘴上,嬉笑打闹间,小两口又缠绵了一番。

2

马达轰鸣,发出欢快的怒吼。轿车在花团锦簇,绿树环绕的小区里鱼贯前行,徐徐开出小区。

距离公司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一路上靳松也没闲着,微信语音一个接一个。

“老三,今天我第一天上班,富士康!哥们儿现在牛逼了,等我混好了,以后也把你弄进来!哈哈哈!说正经的,今天我做东,把强子、东子、小六子他们都喊上,晚上六点,老地方见,这个事交给你了!”

“顺哥,听说马涛跑去开公司了?这小子真够尿性,改天我们去他那里坐坐,让他出点血!”

“李小姐,现在房价上升的空间还有多大呀?我那套恒大的房子现在出手不亏吧?哦,对了,最近你帮我留意一下,西四环靠近富士康的地段如果有好一点儿的户型,第一时间通知我哦。”

……

靳松行驶在中环路上,在路口右转后,再过两个红绿灯就到达公司。他正在右转弯时,手里的电话聊得火热,冷不丁他看见一个黑影出现在车子的右边,下意识地深踩了一脚刹车。等他拉开车门跳下去的时候,人行道上的绿灯开始读秒,他疾步绕到了车子的旁边,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儿从地上缓缓地站起来,一点一点拍打着身上的土,OFO小黄车横卧在路边,后轮开心地撒着欢,一圈一圈的转着。

看到老头儿没有大碍,靳松收起了满脸的堆笑,变脸比翻书还快。他怒气冲冲地冲着老头儿嚷:“你看你,都这么大岁数了,你不在家里遛鸟、带孙子,出来添什么乱?年轻人上班时间这么紧张,你出来这么早,添什么堵?马路这么宽,你非要和轿车抢,你是有多想不开?新闻里天天报道这个碰瓷,那个讹钱,你和他们是一伙儿的吧?现在社会风气这么差,你们这些人贡献很大呀!……”

老头儿一句话没说,扶起车子,摆摆手,走了。

路上行人匆匆,这种事情司空见惯,上班时间分秒必争,谁也不想因为看热闹而迟到。

3

站在富士康的办公楼前,靳松神清气爽,他拽了拽夹克衫,大步走了进去。

富丽堂皇的大厅宽敞明亮,他感觉自己仿佛走进了大剧院,一行鎏金字“先做人,后做事”高悬于大厅的背景墙上,两位年轻貌美的前台主动和他打招呼,问明来由后,姑娘们一一和他握手,表情鲜活了很多,眼睛里透着光亮,嗲嗲地说:“靳经理,以后请多关照哦。”笑里藏着绵长的味道,靳松觉得酥酥的。

人事部的徐小姐引领他了解了一下工作环境,并带他在厂区里转了大半圈。靳松的客套话说了一箩筐,见人点头哈腰,笑脸相迎,他知道,在新的环境里,第一印象很重要,来不得半点马虎。

他的演技不错,大家都对这个新晋的销售经理认可度很高。他对自己的表现也很满意,除了那个不期而遇的尴尬,一个不可描述的尴尬。

当徐小姐带靳松在车间参观时,在一处工段,他们看见了几个人正拿着一些设备零件认真地讨论着,徐小姐热情地对他们当中的一个人说道:“李工,你真是闲不住啊,又到车间来指导工作了呀!”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指了指靳松,“李工,来来来,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的新同事,这是新来的销售部经理,靳松,认识一下!”

当李工抬起头时,靳松着实吓了一跳,这个李工不是别人,正是早上在路口自己撞倒的那个老头儿,刚才李工穿着工装靳松没有认出他,而这时,当他们的目光相互碰撞,靳松一阵心慌,那套空话和套话没有说出口,只简简单单地说了一句:“李工,你好!”李工表现的很平静,微笑着回了一句“你好。”

在靳松看来李工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是因为他仅仅是一个工程师,而自己高高在上?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不想难堪?靳松一时拿不准,可转念一想,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不打不相识,即使他们之间有过节,说不定也能成为好事,找个机会请他吃个饭就能化解。他忽然想起了那个流传很广的段子:在中国,没有一段饭解决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两顿。他不禁释然。

转来转去,一上午的时间就打发了。

中午休息时间,靳松悠闲地坐在宽大舒服的座椅上,他左看右看,到处都新鲜。他一下子想起了他的前任——这个前一段时间还坐在这个座位上的人,一种幸灾乐祸而又带有同情的笑容在他的脸上泛起。

这位仁兄为富士康服务了三四年,算得上年轻有为,一表人才,可正是因为年轻帅气,犯了一个低级可笑却又带有连带效应的错误。虽然有妻小,他却在外面沾花惹草,招惹的对象就是公司财务部的出纳小赵。小赵刚毕业一年,肤白貌美气质佳,这位仁兄垂涎其美貌,隐瞒了婚史,顺利地把她追到手,小赵怀孕后想以此逼婚,却被仁兄抛弃。小赵气极,便把仁兄报销虚假发票、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款等诸多劣迹告发,仁兄含恨离职,活生生上演了一出狗血剧。

靳松暗自庆幸:这小子也是活该,就连“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都不懂,撩妹能把工作撩丢,这也是没谁了。他要是不出事,也没我什么事了。

他摸着座椅上厚实的扶手,心里美滋滋的,身体用力地向后靠了靠。

4

第二天早上,靳松迈步走进办公室,主动和同事们打招呼,刚刚还热热闹闹的办公室,等他进门后就变得静悄悄,如同羊群中突然闯进了一头狼,气氛变得非常诡异,昨天这些人对他的热情,甚至谄媚,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张扑克脸。靳松摸不着头脑,四下张望,却找不到任何线索,心里便多了一丝不安。他走到办公桌前,泡了一杯咖啡,心猿意马地翻看起客户资料。时间不长,内线电话响起,“靳松,请到会议室来一趟。”听的出电话那端是徐小姐,一种公事公办的口吻。会议室里,徐小姐端坐中央,冷若冰霜。她示意靳松坐下,场面略显尴尬。不用打草稿,靳松的客套话张口就来,“徐小姐,你今天的气色不错。你戴的头饰和你的气质很搭呦,我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Gucci今年推出的新款,戴在你头上,用金星的话来说,那就是‘完美’。”他说着,手里顺势做出金星的招牌动作。对于这种恭维,没有哪个女人不开心,虽然徐小姐心里暗爽,却没有表现得多么明显,她抬手制止了他的小花招,板着脸说:”今天早上我接到了公司的通知,是关于你的,你最好看一下。”说着从文件夹中取出一份加盖公章的文件,递了过去。

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底升起,靳松接过文件,寥寥两行字,却使他后背发凉,手心出汗。文件上赫然写着“经董事会决定,撤销靳松销售部经理的职务,并与其终止劳动关系,请人事部协同办理相关事宜。”刚才的笑容还挂在脸上,这时想收却收不回来了,他一时僵在那里。

一连串文件签完后,他仍然处于懵圈状态。他抬头向徐小姐询问原因,她眨了眨眼睛,把手摊了摊。

抱着自己的物品箱,靳松一肚子狐疑,悻悻地下了楼,径直往外走。没人送行,没人留恋,两位前台的笑容依然动人,笑容里藏着指指点点。

行至大厅门口,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猛地回头看了一眼,墙上的六个大字“先做人,后做事”此时显得分外刺眼,他似乎找到了答案,一句“卧槽!”脱口而出。

5

至于他被辞退的原因,内部消息说这是因为李工,确切的说是因为靳松自己。

李工是富士康的元老,也是公司的技术总工,他平时话不多,但做事严谨,是非分明,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眼里揉不得沙子。

在靳松入职的当天,公司召开了例行会议,在会议临近结束的时候,李工把与靳松的经历轻描淡写地说了一下,没有添加任何感情色彩,等他说完,十几位高层立刻鸦雀无声。此时无声胜有声,他们心里的小算盘“噼里啪啦”响成一片。

董事长沉思片刻,一字一顿地说:”以小见大,这样的员工要不得!”圆珠笔把桌子敲得啪啪作响。

而今,靳总监变得安分了很多,他办公室里的字画也由“和气生财”换成了“宁静致远”。对于他来说,富士康可能真的只是个梦想,一个永远实现不了的梦。

他曾不止一次的想,当时和老头儿撞车的时候,如果他冷静一点儿,理智一点儿,结果或许会大不同。

然而生活就是这样,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怀好意,它总会在不经意间黑你一把。当你走得太顺,走得太快时,你要适当地等一等,等一等你的灵魂,等一等你的信仰,等一等与你的地位和身份相匹配的学识和修养。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