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女生

小说 35 2018-04-16 10:37
那个女生-微网络

文/八月初六

1

2011年。

那年汪峰来上海开演唱会。我和Julia相约去看。

演唱会进行到一半时,汪峰突然玩起煽情,朝歌迷们大声喊道:在场的各位,能不能拥抱一下坐在你身边的那个人?

我深情地望了望坐在右边的Julia,结果被她各种无视。

又猛然一瞥,发现左边正坐着个女生,一个人。

居然有个女生单独来看汪峰演唱会,真霸气!

透过昏暗的光,我粗略打量了她的模样──短发,干净的五官,年纪不算很轻。乍一看与我的一个前同事有几分相像。

她见我朝她看,便尴尬地冲着我笑。

当然,我也不会冒然去拥抱一个素昧平生的女生。

于是我也便冲她尴尬一笑。

随后,整个现场响起了那首熟悉的《春天里》。

也许有一天

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

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

在这春天里

春天里

.....................

沸腾的看台上,灯光炫目得令人睁不开眼,耳畔充斥着全场澎湃的跟唱声。在这整齐的大合唱里,我发现了有个细柔的声线,貌似正来自我的左边。

我朝左边瞥了一眼,只见那个女生一边认真地哼唱着,一边在不停擦拭眼角的泪花。

“嗨嗨,你看,汪峰把一个女生唱哭了。” 我把嘴凑在Julia的耳根。

Julia朝左边看了一眼,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哪有女生?你左边的位置是空着的。”

什么,我左边是个空位?

我再次把目光挪到左边。只看见眼前,那个不断啜泣的身影,在渐变的灯光下,显得特别柔弱较小。

明明是有个女生啊!

为了证明自己没看错,我掏出纸巾,向那女生递去。

“给,擦擦泪。”

那女生抬起头,吃惊地看着我,然后慢慢伸出手,接过纸巾。

“谢谢。” 她的声音依然细柔。

就在纸巾从我手中到她手里的一刹那,我隐约感到心里颤抖了一下。

这么真实的触感足以证明,此刻在我的身边,是一个生命的真实存在。

我把头转回了右边,刚想解释,却被Julia那张目瞪口呆的脸孔吓了一跳。

“你,你刚才是在和谁说话?”

“坐在我左边的女生啊。”

“什么?我不是说过了吗,你左边没人啊。”

“确实有啊,刚才给了她一张纸巾,她还对我说了声谢谢呢...”

我边解释着,边将视线迅速移至左边。但突然发现,眼前只剩下了空空的座位,在渐变的灯光下,显得特别孤单落寞。

那个女生呢?怎么不见了?难道我看到的真是幻觉?不对啊,刚才递纸巾的时候,确实感受到了她的存在啊。

我反复揉着眼睛,不敢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一切。眼前的景象在迷幻的灯光下,也逐渐越来越模糊......

耳边,隐隐飘来了汪峰的高亢歌声──

我要飞得更高

飞得更高

狂风一样舞蹈

挣脱怀抱

我要飞得更高

飞得更高

翅膀卷起风暴

心生呼啸

.....................

2

转眼到了2012年。

在某个秋日的下午,我独自在家,坐在电脑前构思着一部小说。

我噼里啪啦打了几行字,心里猛地一堵,又哒哒哒哒地统统删除。

看来还是处理不好故事的框架,不免有些心生烦躁。

我喝了口水,点开电脑里的音乐播放器。

播放器里,第一首歌是汪峰的《边走边唱》。

这是一支带有摇滚情绪的公路歌,旋律和歌词都比较肆无忌惮,瞬间耳朵里一阵狂乱。

我把声音调到最大,闭上双眼,将每一根神经活跃在震耳欲聋的歌声中──

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

没有人知道我在哪里

我只想朝着远方边走边唱

歌唱这生命美丽和迷惘

.....................

迷迷糊糊地,思绪不由又回到了去年的那个演唱会之夜。

我已不记得那晚最终是如何度过的,只依稀记得当时的脑中,始终被那个女生的模样占据着。她的短发,五官,细柔声线,以及哭泣的样子,仿佛成了难以抹去的痕迹。往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像电影一样再度演绎一遍。

她究竟是谁?在那天晚上是不是真的存在?一年多来,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心中,久久挥之不去。

渐渐,汪峰的歌播放完毕。世界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我摸了摸额头,睁开双眼,准备重新码字。可却被眼前的景象猛然一惊。因为此刻的我,竟然不是坐在电脑前,而是坐在一辆车里,手握着方向盘。

怎么回事?我刚才不是在写小说么,怎么突然就坐在了一辆车里?

我推开车门,走到车外。

车子居然停靠在一段郊外的小公路上。靠车子的一边,是一片长长绵绵的银杏林。

这个寒意渐渐逼近的秋季,也是银杏骄傲展现美好倩影的季节。银杏林里,有几个青春少女在嘻嘻哈哈地互相合影,在金色美景的烘托下,像极了一幅画。

空气里,也漂浮着略带潮湿的清新之味。

我把目光投向对面。而扑面而来的美好景色,又使我喜出望外。

只见面前是一大片清澈的湖。在阳光的渲染下,湖面被染得金光粼粼。湖的远处,低矮蜿蜒的群山若隐若现。

好湖好山好水,简直美不胜收!

这究竟是哪里?我怎么会到了这儿?难不成走入了梦境里?

可是,轻轻吹拂在脸上风告诉我,这不像是梦。

忽然,我看见湖边正有个女生在踱步,便走过去问道:“请问,这是哪里?”

她闻声转头,金灿灿的光照射在她的脸上,把她的一切都照的清清楚楚──短发,干净的五官,年纪不算很轻。乍一看与我的一个前同事有几分相像......

这,不就是去年汪峰演唱会上偶遇的那个女生么!

我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而她也正用吃惊的神情看着我,就像去年那晚一样。

良久,她才开启双唇,一如既往的细柔声线,像极了甜甜的棉花糖,“这是东钱湖啊。”

“东钱湖?这不是上海?”

“不是啊,这是宁波。”

什么,宁波?怎么会?前一秒我还在上海的家中,下一秒就到了宁波?

我拼命敲了敲脑袋,“这是怎么回事啊,刚才我还在家里,怎么一下子就到了宁波了?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她低头垂眸了一会,轻轻说道:“是的,你确实在做梦。而这东钱湖,包括我,都是真实景象,不是梦。就像......去年我做梦跑到了汪峰的演唱会一样。

我一脸惊诧,无法相信她所说的是真的。

“你是说,我做梦做到了真实的世界里?”

“是的。本来我也以为,那场演唱会只是一场梦境。” 她继续缓缓说道,“可是当我醒来时,却发现手里真的捏了一张纸巾。我照了镜子,看见了哭得红肿的双眼。当时觉得太奇怪了。后来上网查了一下,那天晚上确实有汪峰的演唱会。 所以,我才能肯定自己是从梦中走入了现实世界中。”

哈哈,这是什么逻辑,我竟然做着梦走入了现实世界中。太不可思议了!

“你如果不信,可以试试看。” 她微笑着冲我眨了眨眼,将手摊开,掌心上有一片金黄的银杏叶。

“这个,你拿去。可以测试一下。”

我伸手拿过了银杏叶。就在银杏叶到自己手里的一刹那,我又隐约感到心里颤抖了一下。

这么真实的触感足以证明,此刻在我眼前的,是一个生命的真实存在。

我低眸看着手里的银杏叶,喃喃说道:“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也太巧了,两次都遇见了你。”

“哈哈,我也觉得好奇呢。” 她的笑容更灿烂了,在金色的光晕下显得特别柔美,“其实刚才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认出了你,也记起了去年的那个夜晚。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如果所有事情是真的,那确实有缘。”

“那就等你醒来,亲自验证一下这个奇妙缘分吧。”

“嗯嗯。” 我握紧了手中的银杏叶,转念又是一想,说道,“那么,你说说看,我们下次还会有见面的机会吗?”

她捋了捋前额的刘海,注视着远处的湖面,若有所思地说道:“应该会有吧。我想,会不会是在宁波的灵桥上呢......”

什么?灵桥?

我刚想抓住她的胳膊,问灵桥在哪个位置,但身上猛地一阵抽搐,睁开双眼,发现眼前已不再是波光粼粼的湖光山色,而是我的电脑。

原来果然是一场梦。

我连忙摊开手掌,一片金黄色的银杏叶赫然入目。轻轻抚摸起叶子,带给指间的,是真真切切的触感。

“这,也太神奇了吧 !” 我忍不住大叫道。

3

几个月后。

我找了个机会,约Julia去宁波游玩。

由于事先网上做足了功课,我果断把酒店订在了灵桥边上的一家老牌五星级酒店。

白天,我和Julia前往一座稍偏僻的小村落,领略了网红景观“最美风车公路”。当我们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酒店时,已经是万家灯火的时分。

回到酒店房间,我们分别洗漱完毕,爬上了床。

估计是今天爬山路累了,没过多久,呼噜噜的打呼声便从Julia的床上传来。

我轻轻起身,走下了床,穿好衣服,踮起脚悄悄走出了房间。

当我迈出了酒店大门的一刻时,不禁被冷飕飕的风吹得一阵哆嗦。在这乍暖还寒的初春,晚上还是颇有些凉意感。

伴随着凉风,我慢慢走上了灵桥。

灵桥的边上,是迷人的三江口夜景。两岸星星点点的灯光,将江面衬托得分外迷人。

这一次,会不会像她说的那样,能在灵桥上再次相遇?

我边思索着,边走到了桥的中央。

只见前方似乎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在远眺江面。

我走过去一看,借助两岸的灯光,这个身影的面貌顿然出现在眼前──短发,干净的五官,年纪不算很轻。乍一看与我的一个前同事有几分相像......

“哈哈,果真又遇见了。” 我笑着说道。

她也笑笑看着我,“哈哈,缘分。”

接下来,我们漫步在灵桥上,从江面上吹来的阵阵晚风,吹过了我们的秀发,拂过我们的肌肤。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我们在桥上来来回回走了好多遍,也聊了很多。话匣子像被瞬间开启,源源不断地涌出。彼此都不由感觉到,对方不太像只打过几次照面的朋友,而更像是久别重逢的老友。

与上回在东钱湖边一样,她捋了捋前额的刘海,注视着远处的江面,声音细柔依旧,“你觉得此时此刻,你和我,是谁在梦中,谁在现实中呢?”

我想了想,说:“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分不清梦和现实,但愿我们都能永远活在梦中吧。”

“不愿醒来是吧?”

“是呀。”

“哈哈。我也是这样想的。”她咯咯笑了起来,心有灵犀地冲着我眨眼,“你还记得吗,我们第一回见面的时候,在汪峰的演唱会上,我被那首《春天里》唱哭了。”

“记得记得,我还给了你一片纸巾。”

“你也喜欢这首歌吗?”

“喜欢啊,每次听到这首歌,心里总会有一种说不出的小激动。”

“那我们,现在能再唱一遍吗?”

“好啊。”

于是,迎着江面的风,我们大声唱起了这支《春天里》。

也许有一天

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

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

在这春天里

春天里

.....................

我们开心地唱着,放肆地唱着,好像把所有的烦恼都一股脑儿唱进了这支歌里,然后统统扔进了江里。

身后,隐约听见有路人发出奇怪的声音:这个姑娘是不是脑子有病,大晚上一个人在桥上唱歌......

但我们并没有在意这些闲言碎语,而是将满腔热情全部汇入了歌声里......

一曲唱罢,我们彼此对视一笑。

“不早了,我该回去了。”她说道,“那你说,下回我们会在哪儿见面呢?”

“应该会在上海的武宁路桥吧,下回该让我带你观赏一下苏州河夜景了。”

“好,那就说定了。下回见。”

“下回见。”

望着她逐渐远去的背影,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触涌上心头,一时间思绪万千。

是啊,若时间能永远凝固在梦中,那该有多好。

远处江面上的星星点点慢慢变得黯淡起来,风也愈来愈凉。我弓起了身子,将整个身子躲在大衣里。眼前的景象在昏暗的光亮中,也逐渐越来越模糊......

4

“喂喂喂,起床了。太阳快照到屁股了。”

耳边,Julia的呼唤声非常刺耳。

我睁开双眼,只见她冲我噘着嘴,一脸不悦的样子。

“你昨晚是不是做恶梦了,大喊大叫地,把我给吵醒了。”

我揉了揉双眼,慢慢从床上爬起,穿好衣服。

一旁的Julia掀开了窗帘,惊奇地大叫道:“哇,原来你订的是景观房哎。外面居然是江景,上面还有座桥。都怪我昨天太累了,晚上没来得及看江上的夜景。”

我走到她的身边,俯瞰着眼底下的江面,说道:“其实我昨晚已经看过了。”

“啊,你昨晚都看过了,干嘛不提醒我一起看。”

我冲着她眨起眼睛,微微一笑,“呵呵,Julia,你觉得,梦与现实,你会喜欢哪一个呢?”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