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海岸的风景

小说 26 2018-04-16 10:37
蓝海岸的风景-微网络

蓝海岸的风景

十几年没见的老同学,这次因为机缘巧合,朋友的朋友介绍了一桩小生意,聚在了一起。

因为前几天刚下过一场雪,道路两边的积雪有的还没完全融化,再加上这冬天的傍晚,天儿阴沉的早,所以冷嗖嗖的,但这丝毫不影响见面的心情,还稍微有点儿小激动。

约在一家名叫蓝海岸的咖啡厅见面,我一边和他微信询问了座位,一边对着车窗玻璃整理了一下刚下车时被风吹乱了的头发。

走进咖啡厅,有热情的服务生前来迎接,说出座位,被引到二楼,刚踏出楼梯的玄关,就看到靠窗边的位置上站起来一个高大的男人,向我热情的招了下手,是他,我走了过去。

显然他已经比我早到有些时辰了,毕竟是老同学了,他并没有如电影电视剧里的绅士般给我拉开座椅,那样我也会觉得不太自然。

“你早来了?”我边笑着问他,边自顾自的坐下来。

“也没早多少,你大驾难请,我不得做个'先驱者'啊?哈哈!”他打趣道,一下子拉近了不少距离感。

“你可真能整浪漫,还相约咖啡厅?哪儿不能说事儿!”我也促狭他,我打量着他,灰色的风衣,领子有点儿褶皱,头发是目前流行的发式——板寸儿,模样儿和中学时代没啥差别,只是胖了黑了许多,眼角笑的时候有了皱纹,毕竟都是中年人了,青春浪漫的少年时代早已成为过去时,我若有所思。

“喝点什么?卡布其诺还是拿铁?”他问我。

“随便。”我说,空调有点儿热,我脱下了蓝色的羊绒大衣,解下丝巾,心情放松了许多。

不一会儿服务生送来了一杯蓝山和一杯美式拿铁,外加一份看起来蛮有诱惑的香草泡芙酥。

咖啡的香气和浓浓的奶香立马弥散了四周,好听的但叫不出名字的轻音乐缓缓地流淌着,使本来就香气四溢的咖啡间更显的甜蜜和温馨。

“我说,这么多年,你在哪混呢?”我笑着问他。他瞪大了眼睛:“怎么?丽梅没和你说吗?”

“没有啊!”我夸张的摇了摇头。

他叹了口气,娓娓道来……

原来,中学毕业之后,成绩不是很好的他选择了体育中专再读,毕业后分配到我们老家的小学做了两年体育老师,后来辞职进了市政园林局开车。我说,当体育老师多好啊,怎么就辞职了呢?他说是为了他的老婆,因为他的老婆有亲戚在市政工作,而那时正是他思想动荡期,因为年轻气盛的他觉得做老师有束缚,太不自由了,所以就辞职,通过他老婆亲戚的关系,调到了市政局暂时先做一名班车司机,许诺以后有升职的机会。

“哦,你也真够意思,老同学一场结婚时也没个请帖!”我佯装嗔怪。

“你结婚不也没通知我嘛!”他眯着眼睛,咧了下嘴巴。

“哈哈,好,我们扯平了!”我笑出了声。

“孩子上高中了吧?儿子还是女儿啊?我女儿明年就高考了。”我继续说。

沉默,他突然收起笑容,变得安静了。我发现他端起咖啡的手,稍微抖了一下。

他喝了一口咖啡,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而我貌似有种说错话的预感,尴尬的也喝了口咖啡,拿起桌上的手机。半晌,他幽幽的吐出几个字:“我离婚了!”

什么?好像既惊讶又好像在设想当中,我愣了愣。

我说:“我真的不知道你的事情,不好意思,我……”

他抬起手阻止了我的歉意,又换上一副故作轻松的笑容:“都过去几年了,没什么啊,早特么过去了!”

“为了什么呀?”我终于说出我的疑问。

他盯着我的眼睛,抿了抿嘴唇,问我:“你真的想知道?”我点了点头。

“得了,我也不怕在老同学面前丢人,何况我和她的事闹得沸沸扬扬、世人皆知,说给你听也无所谓!”

我坐直了身子,看到了一张瞬间变得忧郁的脸,那因悲伤而拧成结的眉毛下的眼睛,似乎浮现出蓝色的雾气,我的心也莫名的跟着惆怅起来,这时,窗外的天已经完全黑了……

那年十月,金灿灿的桂花和火红的海棠飘香的季节,俊峰和熙媛携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开启了幸福生活的大门,当时还有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那就是熙媛已经有孕在身了,真可谓双喜临门。

熙媛是个肤白貌美、风姿卓越的女人,没怀孕之前,身材窈窕,秀发飘逸,就连走路都韵律感十足。俊峰对她呵护有加,端茶倒水,言听计从,疼爱的令人羡慕。

婚后,在双方家人和亲朋好友的支持下,熙媛经营起一家美容健身会所,门庭若市,生意好得不得了,美丽而又能力非凡的女人往往很强势,所以,结婚不久,她就让俊峰从学校辞职进市政局开车,他也就照做了。

俊峰换了工作,每天除了接送上下班的工人,有事没事儿的跟着领导到处跑跑处理点儿杂务,剩下的时间倒也悠闲的很。

孩子出生了,是个嗓门儿洪亮,四肢有力的男孩儿,当时就把家人们乐疯了,这可是俊峰他们家三代单传,延续了香火的大喜事!像大多数家庭一样,儿子儿媳如果都是上班族,那么孙子就由孩子的爷爷奶奶来带,俊峰的爸妈乐颠颠儿的接受使命,肩负起照看小孙子的责任了。

日子如抹了蜜般甜滋滋的一天天过下去,谁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孩子的成长,一件诡异的事情逐渐浮出了水面,这件事情如山崩地裂,如狂风海啸,彻底摧毁了俊峰的精神堡垒,他曾一度低迷消沉,甚至差点抑郁自杀!这是后来我从别人口中得知的。

俊峰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有点儿疲惫和沙哑,我说:“喝口咖啡吧,已经快凉了……”。他顺从的端起来喝了一口,然后像是问我,又像是自言自语:“你听过看过最狗血的电影和电视剧的情节是什么?哈哈哈,怎么会让我碰上这样倒霉的事情,我真是傻的可怜呐!”说完,他把头深深的垂到了胸口……

俊峰和熙媛的儿子快五岁了,活泼可爱,虎头虎脑,俊峰的爸妈闲来没事就带他到游乐园玩耍,或是去大型购物超市买好吃的,每天带孙子在楼下的花园广场散步也是必须的消遣。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一个谣言在左邻右舍,小区上下散布开来,说什么俊峰的儿子长得不像俊峰……这样的话听多了,老爷子老太太也惊觉了,他们趁孙子睡着,翻出儿子小时候的照片,看看孙子再看看儿子的照片,仔细对比几个回合,一种困惑油然而生……虽然老两口也互相埋怨不认同,但也朦朦胧胧的感觉出,好像哪里还真的有些不对劲儿……

而那边,俊峰和熙媛小两口最初的甜蜜恩爱,也逐渐被生活和工作的琐碎消磨殆尽,开始口角不断,甚至有几次熙媛竟负气跑回娘家,和俊峰冷战十天半月的事,时有发生,俊峰练过体育,是个忍耐力极强的人,所以到最后,无论谁对谁错,都是他先赔礼道歉,哄得熙媛直到天下太平了事。

真正让俊峰心寒的是有一年冬天,下大雪,周末闲来在家无事的俊峰想去接妻子下班,他想给熙媛一个惊喜,就没有提前告知。

雪很大,车子根本开不了,俊峰就深一脚浅一脚的步行向着美容会所出发了。

结婚几年了,俊峰去妻子开的美容会所几次都数得出来,他们彼此互不打扰工作,除非是双方家庭或者父母有事、孩子生病。

俊峰推开会所闪着金光的旋转门,前台的服务小姐对他鞠躬友好地展开笑容,因为知道是老板娘的丈夫,所以也不阻拦,俊峰冲着小美妞儿点了点头,就身轻如燕的走上了二楼,熙媛的办公室在走廊的最里面的那一间。他拉了下门没开,又使劲拉了下,还是纹丝不动,显然是反锁着的。咿?如果人不在,刚才前台小姐早就和我说了,难道在其他房间巡视?

这时,屋内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一阵高跟鞋伴着清脆的嗓音响起:“谁呀?怎不知敲门?!”显然有些愠怒。

熙媛打开门,看到笑嘻嘻的俊峰,立马用身子挡住门口脸色大变,她大声的诘问:“你怎么来了?!”俊峰傻乎乎的说:“雪太大,我过来接你……”话音未落,就被熙媛打断:“多此一举啊,你先回去,我晚上有一个脸部护理的客人,要晚一些时候回家!”俊峰说,我等你,说着很自然的就往办公室进,可是熙媛急急的挡住他,嘴里说着不用不用,还顺手推了俊峰一把,俊峰有点儿懵了,怎么这么怕我进去坐?难道有什么客人?不对啊,客人是要待在会客室的,没道理在办公室,他脑海里飞快闪现出刚才敲门之际传出的特别声响……说时迟那时快,俊峰趁熙媛一愣神儿,瞅了个空子一下子闪进房间,顿时,他僵住了,脑袋嗡的一下子大了,他看到了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正尴尬的对着他半张着嘴巴……

“你你,你好……”沙发上的男人欠着屁股,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在喉咙里发出一连串模糊不清的问候。

俊峰根本不理会,他蓦地转身,差点碰倒站在他身后抖成筛糠的妻子。

“怎么回事?!”俊峰用手指着沙发上的男人质问熙媛,“我说怎么不让我进来等你!”他的眼睛逐渐充盈了红血丝,看起来冷酷而恐怖。

熙媛在发抖了片刻,已经立马清醒,她大脑飞速的旋转,搜索理由和对策,她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这一天来得也似乎太早了,甚至让人如此的猝不及防。

“什么事也没有!”熙媛以超常的定力,直直的盯着俊峰的眼睛,咬着牙关说到“他是我的客人!”沙发上的男人站起身,边附和的点着头,边尴尬的拿起掉在地上的手包,边狼狈的退出了办公室的大门。

而此时,俊峰已经气得说不出话了,他刚才的大声责问,已经让在其他房间作理疗的客人探头探脑的张望了,楼下的服务员们也有的蹑手蹑脚的爬在楼梯半腰向楼上办公室的方向探寻着什么,于是他尽量压住了胸中的怒火,用牙缝对熙媛挤出了一句“今晚回家你给我解释清楚!”就旋风一般下楼,冲出了美容会所。

那天傍晚的雪越下越大,天空阴沉的像张巨大的锅盖,格外令人窒息,俊峰铁青着脸,沿着马路顶着风雪往家狂奔,呼啸的北风吹着雪片如刀子一样割着他的脸,雪花钻进他的眼睛、嘴巴,甚至脖子里,他都毫无知觉,他的脑子不断闪现出刚才在妻子办公室经历的一幕,那个猥琐的男人,显然和妻子关系非同一般,任何头脑健全的人都想像的出来。

雪夜笼罩下的街区,显得比平时寂静,七彩霓虹和橘黄的路灯交相辉映,发出鬼魅的光芒……

一个身材修长,发型凌乱的男人,在雪地里踟蹰前行……

当晚,熙媛并没有回家,所谓的解释,也是一周以后的事情了。

俊峰喝了一口咖啡,把手伸进风衣的口袋,半天摸出了一盒烟和打火机,我立马用手阻止了他,他的手此刻竟冷得像冰!我用手指了指墙上贴着的“请勿吸烟”,他苦笑了一下说“嘿,我忘了!”就把烟和火机又揣回了兜里。

我看着他微皱的眉头,和一张无奈而又布满忧伤的脸,默默地在心里斟词酌句,本想安慰他几句,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她简直不是人!”他说这句话时,声音提高了分贝,我感觉出他隐忍的愤怒。

原来,那晚美容会所发生的一切,不知通过什么途径,竟传到了俊峰父母的耳朵里,而那时他们两夫妻已经分居半年之久了。

虽然他们两个吵吵闹闹的由来已久,双方家长们也都知晓,只是无奈现在年轻人的生活,他们都插不上手,针尖儿对着麦芒,谁也不会让着谁,老人们爱莫能助。

那件事发生之后,熙媛是在一周以后,用手机微信的形式,解释了和那个男人的关系,那个男人是当地建筑公司的一级主管,熙媛在认识俊峰之前就认识了他,算是交往不错的朋友,可是俊峰根本不理会这种敷衍的解释,依然是选择了暂时分居。

这一分居,事儿更是扑朔迷离,沸沸扬扬,弄的路人皆知了。

其实,俊峰的父母一直有话想对儿子说,只是不知从何说起,如何张开嘴,毕竟不忍心把那些道听途说的脏水往自己儿子的身上泼,可是这次,闹腾的这么大阵势,老两口决定把疑虑和儿子一吐为快。

俊峰不是聋子也不是瞎子,关于儿子的样貌,他不是心无芥蒂,只是和熙媛恩爱的时候,并没往坏的方面去想,只当是邻里街坊的羡慕嫉妒恨罢了,因为有些人就看不得别人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儿风生水起的。

儿子活泼可爱,聪明伶俐,只是眉眼之间没有俊峰的英气俊朗,尤其是那一对眼睛,以前看没发觉哪里不对,可是自从看了那个男人的眼睛之后,俊峰的心“咯噔”了一下子……

起初,熙媛死活不承认,后来在俊峰拿到亲子鉴定书的时候,整个人瘫软在地……

熙媛的父母,住在新城区一套精装的商品房里,宽大舒适,采光良好,这个房子就是建筑主管馈赠的,熙媛一直对此事守口如瓶,因为建筑主管有自己的家庭,妻子和孩子一家三口,表面上也是其乐融融的,就连熙媛的父母也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竟然插足了别人的婚姻,并做出了苟且之事,只认为是自己的女儿本事大,颇为自豪。

当一切事情水落石出,也不亚于天空惊雷,俊峰的父母相继病倒住院,熙媛羞愧难当领着儿子跑回娘家去了!留下了俊峰如死人一般,白天单位医院两边跑照顾父母,夜里疯狂饮酒浇愁,整个人憔悴不堪,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迅速瘦到抵挡不住三级风吹。

婚是离了,但是美容会所当初是集资了父母和亲朋好友的钱开业的,因为信任和宠爱,俊峰并没有插手经营,所以收入多少,一直是个谜,关闭转让之后,夫妻竟然各自承担了一笔外债,俊峰只想解脱,所以也不计较,只想让那个令他蒙羞心碎的女人,早早的滚出自己的生活,滚的越远越好,不再有一丝一毫的瓜葛。

说故事的人,心情已经平静了许多,他用手揉搓了一下脸颊,起身去了洗手间;而听故事的人,呆若木鸡,我实在是被他这狗血的婚姻雷到了,如果不是老同学,如果不是活生生的人就坐在对面述说,我根本不会相信这是个真事儿!真的难以想象这个男人曾经承受了多么巨大的打击!天真可爱的儿子养了快五六年,竟然有一天被说不是亲生的!我感慨万分……

外面的天越来越黑了,他从洗手间出来,我发现脸上有了星星点点的水珠,应该是洗了把脸。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都过去了,关键要走好后面的路,有合适的,你要再找一个,咱们还年轻啊……”我说。

他咧嘴笑了:“再说吧,我现在觉得一个人生活挺好,自由自在,谁也管不着!”

我只好不说话,陪着他笑。

桌上的咖啡已经续了几杯,热了凉了,凉了热了……

“我们走吧。”我说,“你要的货我会备好,你随时到我家仓库去取。”我没忘今晚相约的内容。

“那货款我会准时转账给你。”他起身盯着我的眼睛说。我连忙挥手:“不急不急,咱是老同学,你太见外了……”。

推开咖啡厅的大门,冷风迎面而灌入,他下意识缩了一下脖子,对我说“我先走了,有事再联系!”

我裹紧了大衣,对着他离去的身影大声的说:“喂~!你要好好的!”

他回过头,冲我笑了,使劲挥了挥手,钻进车里,扬长而去……

夜色一如既往的黑,蓝海岸咖啡厅里灯火辉煌,人们来来去去,也许在这寒冷的冬夜,一杯温暖的咖啡会给孤寂的人最贴心的安慰。                                   

                        (完)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