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五世卷二】第7章·伊莎贝拉公主

历史 46 2018-04-14 03:39

旁白君:1517年3月7日,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一世的第二任妻子,阿拉贡的玛丽亚因难产过世。在其遗嘱中嘱托将女儿伊莎贝拉嫁给查理五世。

【查理五世卷二】第7章·伊莎贝拉公主-微网络

伊莎贝拉看着父亲曼努埃尔一脸愁容地盯着那两朵金玫瑰[1]发呆,便走上前去,拉住了父亲的手。

曼努埃尔并没有回头,而是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两朵金玫瑰,都是教宗赐给我的礼物。还记得三年前,我收到这第二朵金玫瑰的时候,你母亲高兴的像个孩子,说我是在西吉斯蒙德皇帝之后,第一个获得了两朵金玫瑰的人……”,曼努埃尔哽咽着没有继续说下去。

伊莎贝拉攥紧了父亲的手,以成年人的口吻安慰他,“母亲她已荣升天父那里,请您不要再过于悲伤了。”

曼努埃尔擦了擦眼角滑出的泪,“可是……,可是我想让她陪在我身边,也陪着你长大,看到你嫁人……”

伊莎贝拉伸手为父亲擦拭了泪,虽然只有十四岁,但个头已经到了父亲的肩头,“我何尝不希望如此呢。但是,母亲想必在天国里,更能享受到宁静与安慰。她一定也希望您能够坚强。”

听了女儿的劝导,曼努埃尔勉强挤出了笑容,点了点头,擦拭了鼻涕。然后转过身来,把伊莎贝拉拥抱在怀里,“亲爱的孩子,你说的对!父亲不再悲伤了,该遵照你母亲的遗嘱,为你安排婚事了。”

伊莎贝拉在父亲的肩头点了点头,“母亲的遗嘱不是说了嘛,要我嫁给胡安娜阿姨的孩子,我的表哥查理。您还需要费什么心呢?”伊莎贝拉从父亲的怀抱里挣脱,看着曼努埃尔等着他回答。

曼努埃尔叹了一口气,双手扶着伊莎贝拉的肩膀,然后说,“伊莎贝拉,你可能还不知道。查理现在已经成人,目前名义上已经是勃艮第、卡斯蒂利亚还有阿拉贡的继承人了。去年的时候,他和法兰西的弗朗索瓦一世已经签订了诺伊条约[2],也达成了婚约。”

“我不管!”伊莎贝拉甩开父亲的双手,“我未来只会嫁给表哥查理,不会嫁给别人!”

“只是现在查理已经和弗朗索瓦的女儿路易斯公主有婚约,目前还没有理由让其解除婚约呢。而且,查理也看中与弗朗索瓦的同盟关系,毕竟他在阿拉贡的地位还不确定呢!”

“我才不管呢!如果这么说,他更应该看中和我们葡萄牙的关系。在东、西印度群岛上,谁能与我们为敌,若是因为一个阿拉贡,丢掉整个西印度群岛,才不合算呢!”伊莎贝拉坚定地回击。

“话岁如此,可是……”曼努埃尔不知道如何劝解倔强的女儿。

“没有可是!我非表哥查理不嫁,不然我就去修道院!”

说完,伊莎贝拉就跑了出去。

“可真像她祖母[3]!”父亲的轻微的叹息声,追着伊莎贝拉的脚步而去。

在庭院的拐角处,伊莎贝拉一头撞到了若昂[4]的身上。

“妹妹!你这么急着干嘛去?”若昂将差点摔倒的伊莎贝拉扶住。

“该死的查理!要娶法兰西的路易斯!”伊莎贝拉呜咽着说。虽然若昂只比伊莎贝拉年长一岁,从小到大,她就经常与若昂吐露心事。

若昂笑了一笑,开起妹妹的玩笑来,“哪个路易斯啊?是弗朗索瓦的妈妈还是弗朗索瓦的女儿啊?”

“当然是他的女儿啊!你个笨蛋!”伊莎贝拉被哥哥嘲笑,更有些生气了。

若昂看着妹妹快被气哭了,赶紧安慰道,“我的妹妹,那个路易斯啊,据说她不过两岁,你和她争什么啊!”

“才两岁?”伊莎贝拉刚要收起愁容,又转念一想,“万一查理要等她长大呢?”

若昂掰着指头给伊莎贝拉计算,“等路易斯到你这个年纪至少才能婚嫁,那还要十二年,到时候查理都三十岁了,不对,是二十九岁了。而你呢,也二十六岁了!这怎么可能呢!”

伊莎贝拉听了若昂的分析,觉得非常有道理,“但是,他不是和她有了婚约了吗?”

若昂摇着头说,“婚约不过是政治结盟。等查理在卡斯蒂利亚和阿拉贡的地位稳固了,同盟自然就解散了,婚约也就不算数了。所以呢……”若昂看着妹妹着急的样子,却故意卖起关子来。

“所以怎么样!快说!”伊莎贝拉竖起了胳膊,准备去打若昂的胸口。兄妹两人从小都这样玩到现在,而这时候若昂往往能够躲闪开伊莎贝拉的袭击。

“所以呢,你求我,我才说!”若昂从伊莎贝拉身边跑开,跑向了内厅。

伊莎贝拉从后面追着若昂,边跑边喊,“若昂!你混蛋!快点告诉我!”

等来到内厅,伊莎贝拉看到若昂站立在父亲身边,好像被训斥的样子,伊莎贝拉也赶紧慢下了脚步,按照宫廷礼仪慢慢地走了进来。

“父亲。”伊莎贝拉对刚才自己的失礼有些愧疚地低下了头。

但曼努埃尔并没有责怪她,而是让她坐下,“若昂说的对。等查理来卡斯蒂利亚接受贵族效忠的时候,我就亲自去向他说明联姻的事情。”

“真的!”伊莎贝拉一听喜出望外,从椅子上差点跳了起来,但又乖乖地坐了回去,“谢谢父亲!”并向若昂挤了挤眼睛。

“刚才说话时,满脸的成熟都去哪里了!?”父亲言语中带着嗔怪,但脸上却带着笑。

等父亲坐好之后,询问还在站立着的若昂,“事情办理的怎么样了?”

“回父亲大人,母亲的葬礼安排在圣母修道院,待贝伦的热罗尼莫斯修道院完成后,再将母亲的墓葬迁移过去。”若昂一改和伊莎贝拉打趣时候的不正经,严肃认真地回禀曼努埃尔。

“很好,那远东有没有消息?”伊莎贝拉看得出父亲对若昂一脸的满意之情。和若昂相比,伊莎贝拉也想让父亲给自己派遣更多的任务,但总是没有机会。

“早年我方一只舰队到达了契丹国[5]的一处海岛,要求与其贸易未获准,但据回来的海员禀告,现已经在此岛上刻立了石碑,并修筑了防御工事,还设置了刑场等。想必不久的将来,定能打开契丹国之门。”若昂说的一板一眼,本来想将海员处听来的故事,说的更生动些,但怕被父亲责骂。

若昂说这些话时候的心思,伊莎贝拉都能猜的出来。

“很好,那就再派一只舰队,和平通商打不开门,那就用火炮炸开!”曼努埃尔声音不大,却异常果决。

此时伊莎贝拉的心思,早已不在父亲与哥哥的对话上,而是想念着查理的模样。


  1. 金玫瑰(Golden Rose)是由天主教教宗(即教皇)赐给个人或组织的礼物,象征着圣洁与忠诚。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一生中获得过两次金玫瑰(1506年和1514年)。 ↩

  2. 诺伊条约( The Treaty of Noyon)是1516年8月13日,是查理与弗朗索瓦一世于法国诺伊签订的一项“瓜分”意大利的合约,合约中承认法国占有米兰,同时承诺帮助查理取得在卡斯蒂利亚和阿拉贡的王位继承权。条约中还商定了查理与法国之间的联姻之事。 ↩

  3. 这里指伊莎贝拉的外祖母,即卡斯蒂利亚女王伊莎贝拉(1451年—1504年)。 ↩

  4. 若昂即未来的葡萄牙国王若昂三世(1502年-1557年),同是曼努埃尔的第二任妻子阿拉贡的玛丽亚所生的长子。 ↩

  5. 旧时欧洲对中国的称呼。此处指1514年之后,葡萄牙一只舰队进入中国珠三角,占领屯门岛,要求与当时的明朝进行贸易。 ↩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