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了

婚姻 106 2018-03-09 18:01

记得小时候,有一件事情做不好就会被爸爸这样骂:这孩子一点用也没有,干什么都不行,就知道吃。妈妈呢?也会附合爸爸的话。

有时候,自己啥错也没有,姐姐或哥哥犯了错,但我们姐弟姐妹几个同时在场,爸爸妈妈几乎同时会说:几个孩子都没用,赶明儿一个也不会有出息。同时妈妈总不忘补充一句:咱这村子里从来就没出过一个大学生,咱们家怎么可能考上一个。

听到这些话的我,在那个当下,小小的心灵非常的不舒服。但事后似乎忘的干干净净。

所以,小学时候的我虽然成绩不太好,但依然乐淘淘。

上了初中,忽然意识到,知识是一种智慧,是宝贵的东西,所以我每天都积和的学习,状态是喜悦的。

上了高中忽觉得自己的知识面很窄,学习有点吃力,到了高一下半学期,经常胃痛、恶心。四处求医问药也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

身体的不适加上学习的压力,那时的我不知不觉有了这样一个心里:一面要发愤努力学习,好让妈妈将来过上好日子,还为自己为家人挣得荣耀。但同时又止不住的想:我这人太笨了,真的像爸爸妈妈说的那样学习不行,干活也不行。将来怎么可能考一个好大学吗?所以整个人呈现出来的状态是:郁郁寡欢。

这样的状态到了高三下半学期,就尤为明显了:表面上别人看我很努力的学习,考试成绩却总是不尽如人意。这样就得到了家人和老师的一致否定:悟性太差,笨。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时的我既想努力学习,但又很恐惧往前迈那一步,似乎我若努力在上学的道路上往前迈一步,生命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但就是在这样的精神状态下收获的英语专科学校,却又因为家庭的变故,没能如愿走进那所校园。这一切对于那时的我,犹如当头一棒。只有我自己知道我那时的心有多痛,那时的我却又不知道这种痛是源于儿时爸爸妈妈种下的悲观主义的种子 ,遇到压力会生根 会发芽。

随着后来生活轨迹的改变,这样一种心里似乎慢慢的被淡忘,被尘封。别人眼中的我又恢复了欢乐。

命运似乎总是害怕我忘记了上高中时的痛苦、纠结的心里。当我生下第二个女儿时,这样的心里又出现了:我怎么就不能生一个男孩子呢?为什么我们姐弟姐妹四个生了8个孩子,只有一个是男孩呢?看来我真的差到连命运都不眷顾我。看着二女儿又心疼又心烦。

一度是以为自己有重男轻女的心里 ,同时也迫于妈妈一见到我就唠叨着让我再生一个男孩,更重要的是还有一种侥幸心理,以为自己生了一个男孩,心情会又好起来。所以,也就又生了一个男孩。

但儿子的出生并没有让我心情愉悦起来,反而烦燥心越来越严重,以至于经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出手打孩子。

我曾经非常痛苦的问自己:我怎么了?我的良善哪儿去了?我怎么把自己弄丢了呢?这样的时刻,除了泪水轻轻滑落,没有人告诉我为什么。甚至,我曾经想到过死,但看着幼小的孩子又是那么的不舍。

终于终于命运之神眷顾了我,他把应童危娜两位心灵导师带到了我的生命里。

在应童讲的一节《乐观主义or悲观主义》的课堂里,我才明白,在我的内心深处有着3P的悲观主义的绝望模式。(3P是赛利格曼在1975年对人在幼年时代受到悲观模式教育的总结)

让我心喜的是,这种内在的创伤犹如身体上的创伤,可以被看见,被疗愈。甚至可以在疗愈之后,心里上变得越来越强大,强大到成为心里治疗师。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