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嗨,唐颖|第二部(1)

青春 186 2018-02-01 17:23
【校园】嗨,唐颖|第二部(1)-微网络

“我回来之前,你把房间收拾干净,把那套灰色西服送到洗衣店里洗一下,把窗子擦一下,卧室东侧房间里的东西不要动,卫生间……你不想收拾就算了,我回来自己弄---你做完了以后,就可以走。以后每个星期都这样安排吧。”

男人交代完,拿了外套和公文包,转身离开房间。

“好。”我点点头,等他走出去后,顺手关上房门,开始工作。

我先把茶几上的烟蒂、烟灰和成堆的泡面桶、果皮,各种快餐食品的包装袋打扫干净,扔到楼下的垃圾桶,又跑回来拖地。

银白色的地板上布满灰黑色的污垢,像是烟蒂扔在地上用脚碾灭,又吐了一口痰之后留下的痕迹,还有嚼过的口香糖,吐在地上踩过之后,黏糊糊的粘在地板上很难清除,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弄干净。累的我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他还算有良心,没有让我帮他洗衣服,他那件灰色的西服大概原本的颜色应该是……呃,我又找出了几件脏衣服,一起打包送到洗衣店。

之后开始擦玻璃,玻璃倒不是特别脏,虽然少不了蜘蛛网和灰尘。只是要站在六楼阳台外面擦,从小就有一些恐高症的我,还有觉得心惊肉跳,手心直冒冷汗,胡乱擦了两下,就跳下来了。

早知道这样,就拉铜锣一起来了。

铜锣今天早上,跑到一家房产中介公司当售楼小姐去了,不知道这会儿怎么样了,但愿她没有跟哪个男顾客吵起来就好。

铜锣现在长得可高了,比唢呐还高一些。脸上的青春痘也消失了,出落成一个大美女了。如果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过她,肯定认不出来了。

上次橙子还问我她是谁呢!

我们高中的时候,就已经不在一个班了。我和唢呐还在一个班,唢呐上完高中之后,就辍学去学美容美发了,我觉得唢呐以后要是做美容美发师,真是再适合不过了,她从小就那么爱美。

我和铜锣上了大学以后,居然又在一座城市了,虽然我们不在一所学校,但是也挨得挺近的。

我和杨果在一所大学,本来,杨果还没上完高中,她爸妈就想让她辍学出去打工的,她哥哥杨树不同意。自己偷偷跑出去打工了,让杨果留下来上学。

因为,他学习成绩不好嘛。他其实也挺疼他妹妹的,不舍得让她去干活。

我现在上大二了,课余时间出来打零工,勤工俭学嘛。这份小时工还是我一个学姐帮我介绍的。

她是学校工会的一个小头头,和我关系也不错,我第一天来学校报到,就是她把我领来的。她叫刘佳慧,我管她叫慧慧姐。她还有一个学期就要毕业了。

我把主人交代我的事做完以后,刚走出公寓大楼就开始下雨了。本来不下雨的话,我还想去找铜锣玩,看看她当售楼小姐当得怎么样呢。

因为下了雨,我就没有去,直接回宿舍了。

我刚回宿舍,换了件衣服,橙子就打电话来了。我拿了条毛巾,一边擦着湿答答的头发,一边接电话。

橙子问我最近怎么样?我说很好啊,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又随便聊了几句。

橙子还问:“你想我了没有?”

我说:“嗯。”

他说:“过两天放小长假,我去看你吧,要不下周末也行。”

我说:“别来了吧,还要坐火车,路费挺贵的。”

橙子满不高兴的说:“就去。我想见你了---再说又不是你花钱。”

我说:“随便你吧。”

芹菜过来,看着我,撇了撇嘴,又走开了。

我挂了电话,用毛巾包着头,仰在床上,窃窃的高兴了一阵。

芹菜是我的舍友,还有娃娃和麻雀也是,她们都很羡慕我有一个又帅又体贴的男朋友--就是橙子。

我和橙子是从高二才开始交往的。这期间也发生很多事。不过,现在从大二写起,橙子已经是我的男朋友了,这是一件让我觉得很开心很幸福的事,我想我会一直跟橙子好下去的,我们已经交往三年多了。

我学的是计算机应用专业,和杨果不在一个系,所以也不常常见面,我除了做小时工以外,还在一家超市里给卖东西。

那家超市离我们学校不太远。我每个星期六去帮忙。

杨果学服装设计,铜锣学的是会计,还有橙子,他现在在上海一所名牌大学里上学。

陈飞翔学体育去了,他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去参加市里的一个长跑比赛,跑进了前三名,直接被体校录取了。

杨果课余时间在一家小餐馆里打工,我和铜锣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去那家小餐馆找她玩,不过,大部分的时候,我们都是各忙各的。

我最近好像听说,杨果跟我们系里的苏宇豪关系很好,苏宇豪外号叫宇哥,他长得很像一个偶像明星吴尊,还会弹吉他,也是不少女生暗恋的对象,比如我的舍友麻雀就是其中的一位。

麻雀本名文瑞萱,也是一个个子小巧的女孩,只是整天叽叽喳喳的,特别能说话,所以叫她麻雀。

顺便再介绍一下我们宿舍里其他两位舍友,芹菜和娃娃。

芹菜长得特别瘦而高挑,烫着一头鸟窝似的卷发,她最大的特点就是---整天换男朋友,从我们同宿舍起,她大概已经换了三四个男朋友了。用麻雀的话说,她换男朋友比换高跟鞋还勤。

麻雀跟芹菜很不合,她们俩老吵架。

娃娃是一个河南女孩,她说话总是柔声细语的,性格也是很温柔的那种类型。留着一条乌黑的长发。不过,有时候她也满有义气的。要是谁遇到什么麻烦她总是会挺身而出。

她男朋友是我们班长,叫马军,长得特别高大,我们都叫他大马。

我们班还有一个男生也喜欢娃娃的,就是佟浩,他跟铜锣的哥哥重名,他说话奶声奶气的,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子似的。长得也有点像小女生。娃娃不喜欢他。我们常常拿他当个小孩儿玩。

昨天中午,我去学校电子阅览室的时候,遇到苏宇豪了。我正在上网跟铜锣聊天,他突然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问我:“你是不是跟杨果很熟?”

我说:“还行吧。”

他说:“你能不能帮我约她出来?”

我说:“你怎么不自己去约她?”

苏宇豪挠了挠头说:“我怕她不答应我。”

我说:“我怎么帮你约她呢,说什么事?”

苏宇豪想了一下说:“你就说我在学校门口的小吃摊等她就行,她不来就算了,也没有什么事。”

我点点头说:“好。”

和他说完这些话以后,我又和铜锣聊了一会。把这件事告诉铜锣了,

铜锣说:“杨果好像一直都没有跟别的男生交往过,”

我说:“嗯,高中时,听说有一个男生追她追得特别执着,说除了她以外,一辈子都不会再喜欢别的女孩了,可是,杨果最后还是没有接受他。”

铜锣说:“都是因为冰棍吧。”

我说:“也许。现在想起来,心里面还是觉得一些难受……”

铜锣说:“想起谁?冰棍?”

我说:“你才---”

铜锣说:“我才不用你想。”

我下午去找杨果的时候,杨果不在,她宿舍的人说她出去了。我等了一会,她才回来。我把苏宇豪想约她的事和她说了。

杨果低着头说:“知道了。”过了一会,又问,“他没说找我什么事?”

我说:“没有,只说让你去---如果你不想去的话,也可以不去。”

杨果点了点头,说:“嗯。”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