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悟空

小说 75 2018-01-18 21:52
最后的悟空-微网络

一个人在轮回里走了太久,灵魂就会孤独。那他就一定会去寻求解药,来解脱尘封已久的灵魂。

一、悟空灵魂出肉身 驾云重返花果山

“嘻,那如来老儿,以为弄来了一座大山在加上一个破咒符,就可以困的住俺老孙了吗?如来老儿,你太大意了,你以为你困了俺老孙的肉身,也能困的住俺老孙的魂魄吗?俺老孙可是会灵魂出窍的呢!”孙悟空眨着在太上老君炼丹炉里炼就的火眼金睛,从嘴里念了段符咒,那魂魄便如青烟一般蹦上了山头。

魂魄通体透明,泛着微微金光。悟空看了看这透明的魂魄,叹息道:“唉,只可惜这魂魄不是实体,无法摘的了那如来老儿下的咒符,唤回肉身。不然俺定撕了咒符,杀到那天上,再搅的那大雷音寺也不得安宁!”说到这,悟空金眼怒睁,双拳紧攥,可无奈魂魄不是肉身,只得叹息。

“俺在这山下已有四百九十九年,当初被压只为了迷惑那帮时刻监视俺老孙的妖精天神,今日乃是那如来老儿的寿宴,这大大小小的妖怪都去给那老儿献寿去了,俺老孙方可在今日得以出来。”说完,悟空活动活动那被压抑了四百九十九年的灵魂,虽然他现在感受不到新鲜的空气,体会不到柔和的清风。但他还是感受到了体内那被压抑许久的灵魂得到了天地精华的洗礼,身体泛黄的微光竟变得明亮起来。

“好爽,俺老孙许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天好蓝,地好美,自由的生活真的太爽了。俺老孙在这山下压了这么久,也不知我那花果山的猴子猴孙现在过的可好?”悟空想到这里,原本因得到精华填补的魂魄又变得黯淡下来。悟空转头向东方望去,他想花果山,想他的猴子猴孙。想到这,悟空定了定自己的魂魄,一声“筋斗云”,唤来了那个也已四百九十九年没有驾驭的筋斗云。

“老伙计呀,咱俩也是多年未见了。看看现在的你,是不是因为呆的时间太长了,都变胖了。”悟空摸着筋斗云开玩笑的说道。“想当年,俺老孙驾着你,那可是行遍神州大地,踏遍三重天,有了你没有俺老孙到不了的地方。今日,俺得以魂魄出窍,现在又得老伙计你带俺追风逐日去了,哈哈哈。”

筋斗云听懂了悟空的话,在悟空腿上蹭了蹭。悟空会意,一个跟头踩上筋斗云,拍拍筋斗云,目光如炬一般望向东方,大喊一声:“花果山!俺来也!”

悟空驾云,穿行于天空之中,那真是:      送走朝阳,迎来晚霞。                                  与阳为伴,与月为伍。                                拿云消遣,逗星欢乐。                                往事随风,历历在目。

不知过了多久,东胜神州已映入悟空眼帘,往事就好像昨日一般,历历在目。悟空望着苍茫大地,想到在花果山称大王的时候,想到与猴子猴孙嬉笑打闹的时光。恰如一股风,吹开了悟空的心门,吹进了悟空的记忆。

悟空想到这些美好的时光,便对着筋斗云的大喊一声:“老伙计,咱们再快点,我猜你也迫不及待得想去那水帘洞与我的猴子猴群们痛快的玩耍吧。哈哈,猴子猴孙们,你们的大王又回来啦!”

筋斗云会悟主人心意,倍道兼行,犹如一颗天外的流星,扎进云端,载着悟空,向那花果山,向那曾经的美好,义无反顾的飞去。

二、往日嬉笑成过往 善即恶来恶即善

如果往事会说话,那么俺老孙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给俺老孙去死吧!

话说这悟空驾着筋斗云奔花果山而去,一路回想往事,心中美滋滋的,他想花果山,他想猴子猴孙,他想这个曾经让他拥有无比快乐时光的家。

终于,悟空在云端上看到了那个流淌着瀑布的花果山,他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对筋斗云说:“快,老伙计,我们下去。”筋斗云会意,俯冲下去。可是越接近地面,悟空就越一种不详的预感。这种感觉只有自己在被佛祖打败的时候,才能体会到的一种感觉。

当悟空脚踏在花果山的土地上时,他的预感终于得到了证实。这里哪还是当初那个郁郁葱葱,鸟语花香,充满幸福与欢乐的地方呀!悟空现在眼前的花果山怎能一个惨字形容。

树已枯,花已败,大地一片焦灼。              虫不鸣,鸟不飞,一片死寂沉沉。           

天愁地惨,惨不忍睹。悟空突然双腿跪地,用双拳狠狠的捶打地面,那焦土地上泛起的黑色尘粉,将悟空的魂魄狠狠的包裹起来。

“吼!”悟空怒吼一声,魂魄周围的黄光立刻化成一条条似龙非龙的样子,围着悟空的身躯盘旋怒吼。怒火中烧的悟空又唤来陪他出生入死的如意金箍棒,挥舞着,怒吼着,直搅得那尘灰飞扬,鬼哭狼嚎。

“嗵”悟空突然将金箍棒狠狠插入土中,无奈他现在实体被压,即便是寻得了那将花果山弄的如此这般的人,他也无法杀了那人,无法替他死去的猴子猴群报仇雪恨。想到这,悟空转头看向他的如意金箍棒,暗自叹息到:现在的自己,要这金箍棒又有何用。

“大王!大王!”是不是幻听,是不是因为自己太过思念自己的猴子猴孙产生的假象。悟空突然听到有人在呼唤他,那声音好似过往陪他一起出生入死,陪他一起降妖除魔的大军师的声音。

“是大军师吗?你在哪?你在哪呀!”悟空焦急的寻找声音的来源,只听不远处一阵阵徘徊不定的脚步,悉悉索索的快步走来。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悟空按捺住狂喜得情绪去追寻那个声音。

“快到了!快到了!”悟空内心狂喜起来,他已经等不及了。唤出金箍棒大肆一挥,那被搅起的黑雾瞬间烟消云散,而雾散后的那头,正是悟空这四百九十九年来朝思暮想的亲人,那个曾经陪他出生入死的大军师!

可是眼前的这个大军师又有与往日不同的模样,是呀,大军师怎么拄着一根枯木拐杖呢?就在悟空还迷茫的时候。一声“大王”又把悟空拉回了现实。

这大军师边喊悟空边拄着拐杖一步一瘸的艰难走向悟空。悟空一看大军师竟是如此狼狈模样,心不由得颤抖一下,大军师怎会落得如此田地。他不忍大军师在像一条被碾的蛆虫一样,慢慢的蠕动到自己身前,一个箭步,直飞到大军师面前。

分别四百九十九年的亲人再次相见,此情此景,那真是:

亲人再遇,不语泪先流,往日之事似今日。  同病相怜,千仇万恨,只待相遇解心仇。

“大王!”“大军师!”两猴相望,那百年错过的情谊,就在今日化成两股泪流,痛快淋漓的发泄出来了。

“大王,你回来了,真是太好啦!”大军师说完便想去抓悟空的手,可手刚接近悟空。便如抚过流水一般,没有阻力没有温度。“大…大王,难道你…”大军师吃惊得瞪大双眼,他不敢相信,那个曾经号称齐天大圣的大王,竟然似流水空气一般,无法再感受到温度。

“莫怕,莫怕,大军师。我并没有死,想当初我上天当了弼马温,偷吃了蟠桃,搅坏了王母娘娘的蟠桃宴,大闹了凌霄宝殿,打伤天兵天将不计其数。”悟空说到这停了一下,看了一下大将军,那大军师竟停止了悲伤,听的目瞪口呆。

“后来呢?大王,后来呢?”大军师迫不及待想听后边的事情,竟着急的又用手去抓悟空。可结果依旧是摸空气一样,虚无空白。

“接下来?”悟空想到这,微凉的魂魄竟又黯淡下来,这一变化又让大军师吃了一惊。“接下来,那玉帝老儿一看无人能敌我。就去那西天净地请了那佛祖老儿,唉,只怪自己一时大意。竟上了那佛祖老儿的当,被压在了五行山下,囚困了四百九十九年。嘿,要不是俺老孙聪明,留了一手,恐怕今日不能与你相见呢。”

大军师听到这,有些纳闷。便向悟空道出了自己的疑惑。“那大王是如何从山下逃脱的呀!以佛祖那能力,怎可能让大王如此轻易逃脱呢。他可是三界之祖呀!”

“嘿,这佛祖老儿哪有什么能力,他呀,只会使阴招耍计谋!不然以俺老孙的能力怎能败于他手。”悟空轻蔑的说道。“要不是这佛祖老儿会写得那一手好符咒,我早就把那山掀翻,搅了那老儿的大雷音寺!”

悟空讲到这,又狠狠的看向西方,恨不得现在就去搅了那大雷音寺。

“那大王你是怎么出来的呢?”大军师的话把悟空又拉了回来。“好在我留了一手,那佛祖老儿并不知道我会灵魂出窍之术。我以这手脱离了真身,你现在看到的就是我的魂魄。这也就是你为什么摸不到我的原因!”悟空看着大军师,不无得意的解释道。

大军师听完悟空的解释,眼里写满了崇拜的神情,情不自禁道:“这就是我们无与伦比的大王呀!”

“对了。先别问我了,我来问问你,花果山现在这样是谁干的?除了你还有别的猴子活着吗?”悟空一席话把大军师从崇拜的神情中拉了出来,面容也从欣喜落到了忧伤。

“大王,除了我,都死了!都死了!”大军师眼里含着泪狠狠的说道。“这…这都是那六耳猕猴干的呀!”

“六耳猕猴?”悟空听到这名字,不由得身体一颤,一些往事又浮现在了眼前…


(向经典致敬。向吴承恩致敬。借经典以脚本,写出另类的悟空。先写两段请简友批评指正,如果有人喜欢,就继续更下去。如有雷同,也请指出,不再更新。谢谢!)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