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丫的开心辞典和王思聪的冲顶大会

社会 7 2018-01-14 00:44
王小丫的开心辞典和王思聪的冲顶大会-微网络

“一起组局玩冲顶大会?”

“这不都是瞎蒙的么”

“瞎蒙,大家一起玩也有意思啊”


最近,有一个游戏风靡朋友圈,游戏类型是在线直播答题,说得再简单点就是直播版“开心辞典”。当然,与开心辞典不一样的是,在线直播答题,我们都有机会去平分每天的奖金池。


5年前,也就是2013年的1月5日,“开心辞典”正式停播。

5年后,差不多同一天,移动游戏版本的“开心辞典”以各类名称出现在大家面前,冲顶大会、百万赢家、芝士超人...


2000年7月7日起,每周五晚上10点中央2套都会出现一个熟悉的面孔——王小丫双眼注视着答题者,说:“请听题...”

也正是因为星期五,接下来就是周末,父母一般都会允许孩子多看会儿电视,更何况这是一个能够增加“智商”与“见识”的节目。

开心辞典这个节目里,答题者一个个就是你我身边的普通人,带着家庭梦想而来,面对考官犀利的眼神,也会哆嗦和犹豫。


王小丫又问了一遍,“你真的确定么?”

答题者心里的OS,应该是“我改还不成么?”,又或者,“那你说,选啥?”

最后说出来的却是,“我求助场外(内)热线。”

这个节目里,主持人显得睿智而学识。


节目外,父母都不禁问道小女孩,你长大了想成为谁呀?小女孩说,我想成为王小丫姐姐这样的。父母欣慰地点了点头,知书达理。

没有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开心辞典”只能成为少数人可以登上的大雅之堂。更多的人,坐在电视机前,为答题人着急,心切,当主持人颁布答案的时候:

猜对了,暗喜甚至炫耀;

猜错了,默默不吭声,我们从嘴巴的嘀咕和眼神的逃避就能判断出来,然后又满心欢喜地觉得自己又GET了一个新知识。


2013年,节目开始停播,答题节目不再成为主流家庭节目;

这之后的移动互联网兴起,用户开始拥有更加细分的兴趣领域(而那些又细分又小众的被称为了亚文化),不同的年龄段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电视剧、电影、综艺...


没有人意识到再也看不到“开心辞典”了。


5年后的1月3日,中午还沉浸在“被周三”情绪里的王思聪,在下午6点41分推送了一条微博。整条微博大致意思是:

今晚9点,我在“冲顶大会”APP发10万奖金,你只要答对12道题就可以瓜分这个奖金池。

王小丫的开心辞典和王思聪的冲顶大会-微网络


一时间,关于冲顶大会邀请码图片在朋友圈疯狂刷屏。


冲顶大会的运营模式极其简单:

每天在指定时间进行答题直播,一共12道题,每道限时10秒钟,全部答对者可平分每期奖金。

如果你答错一道题,也可以通过邀请码,进行复活。


从电视走向移动互联网的游戏,看似只是渠道的迁移,而背后的用户游戏心理却早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王小丫的开心辞典和王思聪的冲顶大会-微网络

下载过冲顶大会等APP,参加了活动的同学,却也觉得这12道题并非想象得那么简单,往往还没做到第6题就失去了答题机会。

也有成功过关的同学,在朋友圈晒出自己获得成功瓜分到的4、5块钱。

27重奏问参加活动的同学,是否想过关于直播答题工具自身作弊的问题:例如参与人数造假,可能背后存在机器小人...

小部分人觉得存在此类可能性,为了促活;但是绝大部分人表示对自己无影响,毕竟自己是在“薅”平台的羊毛。


截止到现在,我们不难发现无论是平台低成本获客与促活,还是用户“薅”平台羊毛,这场比赛在短短几天之内俨然变成了红海:

王思聪——冲顶大会

西瓜视频——百万英雄

映客直播——芝士超人

花椒直播——百万作战

...


大量的直播答题APP一时间涌现出来。我们仔细观察,竟也发现:

入局的玩家清一色直播大佬,要说直播答题的游戏技术实在不难,但能够解决直播平台的促活和拉新问题实属运营利器。


写到这,27重奏不禁想到了马东团队出品的综艺游戏节目“饭局狼人杀”。

同样是益智类游戏,从综艺节目到移动游戏的开发,让“饭局狼人杀”获得更多资本的关注。

很显然,这是一款在移动互联网环境下滋生的游戏IP,无论是节目还是APP运营,都透露着移动互联网一代用户玩法——与“KOL”陪伴。

明星KOL的确是“饭局狼人杀”的重要特色。以马东为首的米未明星IP,普通用户共开房间的近距离玩耍,也拉近了用户与游戏的亲切感。


与此同时,用户也会自发地根据自己喜爱的明星,选择对应的房间,在与明星的互动中了解游戏规则和逐渐习惯了通过“狼人杀”参与社交活动。

网上也流传着,老被首杀的原因,还不是因为你长得不好看的戏谑说法。

王小丫的开心辞典和王思聪的冲顶大会-微网络

最近兴起的直播答题运营策略,也不约而同采用了明星KOL的打法:

王思聪疯狂打Call的“冲顶大会”;

花椒直播“百万作战”邀约江苏卫视主持人李好担任出题官;

谢娜、汪涵、“跑男成员”陈赫等助阵映客直播“芝士超人”。


其实,明星元素与游戏、综艺结合,湖南卫视在2016年5月开播的“我想和你唱”节目中就率先尝试。不同于以往的明星加盟,结合唱吧“唱歌、素人明星”等特征,节目采用APP与电视节目相结合的操作模式,让湖南卫视与唱吧获得更大的成功。

近期表现强劲的抖音在“中国有嘻哈”的传播更是如此,如今的明星运营策略,也开始凸显明星的角色定位之外的场景定位与产品的互动。

而擅长打造素人明星的直播基因,是不是也可以一并将直播答题的明星策略玩得炉火纯青呢,我们也不禁期待起来。


最后,27重奏不得不对这场刚开始就变成红海的战争,打下一个大大的问号:

疯狂追捧的背后,必然是具有强大的利益驱使。而这利益,会将这场战争带向何处?


有人说,在线答题直播开辟了游戏直播的另外一种玩法。过往的游戏直播是主播收钱,平台分成;而现在变成了平台花钱,主播赚平台钱,而用户也开始反向向平台要钱。

不同的玩法背后,必定会产生新的商业逻辑。

无论是新风口,还是新的黑洞,这场别开生面的答题比赛,很庆幸让我们看到了人心背后的贪婪、求胜,当然知识娱乐化之后的风靡...

有一则报道说,其实这种模式来源于美国的HQ Trivia,它于2017年8月正式上线iOS版,当年12月的第二个周日,HQ Trivia把奖金提高到10000美元,当天晚上的同时在线人数突破40万。

在美国,花了半年的时间,同时在线人数突破40万;

在中国,花不到一周的时间,同时在线人数就可以突破40万。


或许,这就是最近大家口中经常挂着的“中国式机会”吧。


- end -


本文始发27重奏, 一个专注内容产业商业化的深度观察媒体。

作者:罗崇杰, 一名独立思考的「新媒体观察者」。微信号:graduate-from,欢迎交流联系。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