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节(Part 1)

青春 19 2018-01-14 00:17

(一)

     看着周围的同学纷纷涌到窄窄的讲台上看最新的月考排名表,洛小白趴在桌子上一副濒死的模样。洛小白这次月考考得不好,作为优势科目的语文因作文跑题而扣了好几分,加上数理化一如既往的马马虎虎,不知这次能跌到哪个星球,洛小白内心哀嚎着。过了两个课间,她看成绩表终于被冷落了出来,瞅四下无人,做贼一般快步走到讲台前,装作无意识地往墙上瞥,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看到油墨清晰的“140名”时,内心还是受到重击,颓然回到座位上。听到后座两个人大声比着听起来如神话般的成绩时,洛小白微微阖上眼,轻轻叹息了一声,她感觉自己好像一点点丢掉了原有的那一份骄傲。


(二)

        初二是洛小白最开心的一年,也是她最骄傲的一年,当然这是她初三才后知后觉的。运动会、篮球赛、DV大赛……所有活动她都一个不落的参加了,而且每一次都拿奖而回,这也让洛小白在年级上小有名气。初二时洛小白换了新数学老师当班主任,看到洛小白马马虎虎的数学后每天布置题给洛小白做。刚开始洛小白把这当苦差事,不情愿地应付。但渐渐地她觉得自己似乎步入了一个新世界,对数学产生了兴趣,每日做题已成为习惯,初二月考数学满分,更让她欢喜地学习。七班,这个班她生活了两年,无论是59个同学还是各科老师都是洛小白最喜爱的。从考场上的硝烟到平日的小组活动,从课上严肃又不失快乐的气氛到课下与后桌男生抢零食吃,这个七班已经深深扎根在洛小白心中,发芽长大融进她心中了。

初二结束分班是洛小白所在的这所中学的惯例。分班前一个月大家都忙碌了起来,有忙碌着想保留在实验班的,也有忙碌着破罐子破摔的,但大家都只字不提分班的事,因为每个人想到分班都忍不住感伤。甚至到分班考试前最后一天大家一如既往,玩笑打闹一个不少,数学老师放学前仍然是寥寥数言的交代总结就走了,又转身回来,腼腆地笑了笑说:“大家明天考试都加油!放轻松,别紧张。”看着平日不善言辞的班头红了眼眶,洛小白也红了眼眶,再回头看了看她两年的组员,正酝酿着要不要说告别的话,后面贫嘴男生一句“组长,你是不是舍不得我们的巧克力和奥利奥啊”让她的不舍立刻烟消云散,开始一场追逐游戏。三天的考试很快就结束了,洛小白约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在分班成绩公布的前一天晚上回了学校。班门没锁,洛小白一个一个按下灯的开关,看着黑暗的教室霎时变得明亮,就如同两年前她第一次步入这间教室般,陌生又熟悉,熟悉又陌生。洛小白在后黑板认认真真把班上同学的名字按学号一个一个写下,两年来60个学号的主人都被她熟记于心。写完了洛小白又认认真真把它们一个一个擦去,然后蹲下身泪流满面,因为她不知道明天这个教室又将属于谁了,又有多少陌生面孔在这间教室感到陌生又熟悉。晚上,洛小白做了个梦,梦到明天所有同学又能重新被分在一起度过最后的初三时光。 


(三)

        梦总有醒来的一天。第二天洛小白到班上时发现只有二十个同学留在了七班,幸运的是她也在。她看着班里许多陌生的面孔,再看看名单上那些在光荣榜上见过无数次的名字,莫名地慌张。她坐到自己坐了两年的座位上,但她知道再也不会有人在身后用笔戳她,嬉皮笑脸地说“组长,我今天带了奥利奥噢”,洛小白再也找不到最骄傲的自己了,因为她知道许多任由她骄傲的同学们已离她远去了。       


(四)

        除了物理老师,每一科老师都换成了新面孔。在台下听着新换的班主任絮絮叨叨交代初三的重要性,洛小白一阵头大,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不经意间看了眼她的同桌——没见过,不认识,从进门起一句话没说过,洛小白心中瞬间做出判断,又直起身板环望了四周,除了斜前方那个白白胖胖的男生是洛小白的原七班同学之外,再没有相识的了。她又一次如倒栽蒜埋头在桌子上。“今天只是暂时在这个教室,明天我们就会到新教室报到了”讲台上的话把神游的洛小白又拉回了现实。等教室的人走的差不多后,洛小白最后一次认真看着这个教室,如果我的眼睛是照相机就好了,能把这一切完整地记录下来,她想。她看着前后黑板上方贴着的大大小小十几张属于初一七班、初二七班的奖状,仿佛每一次得奖又在她眼前重新放映了一遍,她踮起脚尖,费力地够到奖状塑封套的边缘,就像是老朋友的最后一次珍重道别,她没忍心去撕下来,还是等明天新一个班的同学摘去吧,毕竟他们或许还能为七班做最后一次赞叹。墙上用粉笔划上的一次次小组评比也在几天就莫名地被抹掉了不少,许多字都模糊得看不清了,但洛小白仍一眼就能认出那个她作为组长的,她引以为自豪的第八组,但从明天起就不见了。洛小白想到当时定组名时组里六个人千奇百怪的想法和更加千奇百怪的理由不由得笑了,笑出了泪花来。她回身看着白板,那艘被手绘上去的“七班万岁”的战舰主体已淡去了,只有轮廓还清晰。洛小白想起那一天每个老师上课都没忍心擦去它而是用了另一版面和同学们眼中溢出的喜悦得意,以及班头的“挺好的,别擦,留下吧”再也不会上演第二遍了。洛小白最后一次回到座位上,直挺挺地坐着,就像等待上课的孩子,可是没有人再推门进来,没有熟悉的声音再喊“起立”,只有洛小白一个人在座位上哭成泪人。她平息了心中的感伤起身走到门口,关了灯,看着教室里摆的横七竖八的桌子和椅子,像是一群喝得醉醺醺的故人做最后告别,自己也不一样么,她擦干眼泪轻轻地关上门,听着机簧咔嚓落锁的声音,洛小白内心的一扇门仿佛也关闭了。她抬头看着“初二七班”的门牌,看着班门口墙上挂着的被自己无数次认为霸气帅炸了的班头的鼓励语,再看着一眼望去空无一人的走廊,洛小白感觉属于自己的一出戏已经落幕了,作为主角的她被时光一步一步逼着成长起来。


拔节(Part 1)-微网络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