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曾经都是“冰花男孩”和“冰花女孩”

社会 30 2018-01-13 23:29

前几天朋友圈和公众号被一个小男孩的照片刷屏了。

这是一张普通甚至有些搞笑的照片,但细看之下,却又让人心酸不已。

照片中的小男孩衣衫单薄,头顶霜花、脸蛋通红,眉毛、睫毛全挂满了冰花,让人更加心疼的则是那双布满冻疮的小手。

我们曾经都是“冰花男孩”和“冰花女孩”-微网络

这情景,像极了我的童年。

透过照片,我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和同龄小伙伴的影子。

那些年,我们也是这样过来的,步行几公里去上学,我们的头发上也曾落满了霜花,不仅仅是双手,还有脸蛋、耳朵都长满了冻疮。

小学距家有好几公里,没有食堂,没有宿舍,每天都要回家吃饭,也就是说这几公里的路程,小小的我们每天要挎着书包往返八趟。

从家到学校全是弯弯曲曲的田埂路,而且高低不平,尤其是到了下雨天,路湿地滑,深一脚浅一脚行走在布满泥泞的路上,常有小伙伴摔进泥坑。

印象最为深刻的一次是,我在下雨天滚到了稻田里。

那是小学一年级下学期,春夏之交,雨水汛急,田埂被水淹了。年仅8岁的我在滂沱的大雨中踉跄前行,一脚踩空,栽进了田埂边的农田里,身上脸上全是雨水泥水。

还有一次也挺危险。

上学的路上有座摇摇晃晃的木桥,桥底下是条很深的河沟,也是在下雨天,我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滑就掉到了桥底下。

因为一直下雨,河沟里的水很深,而且流的也急,很快我就随着水势流到了下游。幸亏当时有一位接孩子的家长,他看见我掉进水里后,快速跳下去将我抱起来了。

从那次以后,每逢大雨,妈妈中午就不让我回家,而是让邻居高年级的哥哥姐姐带饭到学校给我吃。

我们曾经都是“冰花男孩”和“冰花女孩”-微网络

上初中时,母亲已外出打工了,我被寄养在小姨家,小姨家距离学校有十里路,走路要一个多小时。

一般早上6点左右出门,冬天的清晨,6点钟外面还是漆黑一片,小姨父打着手电筒将我送到一里之外的同学家,然后我跟同学结伴去上学。

待赶到学校,头发上、眉毛上都落上了一层霜花,一个个都成了“冰花男孩”、“冰花女孩”。

起早摸黑,迎面是寒风,脚下不是泥泞就是冰面,现在回想起来是一种多么酸爽的体验啊。

但那个时候我们并不觉得有多辛苦,反而觉得很快乐。

一群孩子,每天开开心心地去上学,一路打打闹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有时还会想方设法找些乐子。

寒冬的早晨,路过的水塘都结了冰,胆大的男孩跑到冰面上滑冰,而胆小的女孩会拿石头将冰块砸破,然后拿着碎冰块当作冰棍咬。

手都冻僵了,吸着冰块的嘴也变麻了,但大家还是玩得不亦乐乎,漫漫长路撒满欢笑声。

因为冷,好多同学的手上、脸上、耳朵上都生了冻疮,冻疮由红到紫,又由紫变黑,摸起来是一个个硬疙瘩。

天气暖和时或晚上捂在被窝里,奇痒难忍。忍不住要用手去挠,大人总告诫我们:不能挠,挠破了,黄水流到哪冻疮生到哪,吓得我们生生地忍着。

由于体质原因,我手上不仅生冻疮,还会裂出很多道血口子,疼痛无比。

到天气更冷的时候,冻疮就会破裂糜烂,戴上手套,等下手套时,肉就会跟手套黏在一起,狠心撕下,血肉模糊,一双手,惨不忍睹,根本看不出是小孩的手。

妈妈用了很多据说很有效的土方子都没有治好,冻疮依旧年年生,比下雪还来得准时。

我手上的冻疮,直到工作后,由于环境的改善,才彻底痊愈。

那些年被冻疮折磨的痛苦,至今忆起都心酸到想流泪。

我们曾经都是“冰花男孩”和“冰花女孩”-微网络

不仅生冻疮,读书的那些年还吃了很多冷饭冷菜。

由于路程较远,初中时中午都不回家吃饭,而是早上带菜到学校,中午在食堂买米饭,因为天气冷,猪油炒的新鲜蔬菜和荤菜会冻住,一般都是带咸菜。

咸菜就着温热的糙米饭,我们居然也吃得津津有味,从没觉得日子有多苦。

如“冰花男孩”所说:“读书冷,但是不辛苦”。

我们也没有因为生在农村,家里穷,而抱怨生活不公平。

因为对农村上学的孩子们来说,这真的只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即便是在生活水平普遍提高的今天,在有些偏僻的乡村,类似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

“冰花男孩”的照片传到网络上后,经过大家的刷屏转发,媒体的采访报道,迅速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不少网友伸出援手,捐款捐物,还有很多爱心人士表示愿意资助小男孩。

为此,他的父亲,一位没有念过多少书、老实憨厚的男人,做出了这样的回应:

“很多人打电话来,说可以资助我们家,我很感谢。我们家条件是不好,但关注的这种热度,总会过去,我怕到时候有这种变化(落差),反而会影响到孩子,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具体去了解资助的事情。孩子喜欢读书,希望考到北京上大学,我不希望因为这事让他觉得可以不劳而获,还是要脚踏实地。”

这位父亲是多么的质朴与明智。

我们在关心孩子时从没想过,我们的过度热情或许会打扰到别人。

我们曾经都是“冰花男孩”和“冰花女孩”-微网络

对被曝光与过度解读的孩子来说,有时候,比关心更扎心的是来自全世界的同情。

当热点过去之后,没有人再来关注他时,孩子的心理会不会出现巨大的落差?原本无忧无虑的孩子,可能因此产生出自卑和烦恼,而他未来的路,还要他自己去走。

所以,最好的爱心是不过分关注和打扰,让孩子葆有一份纯净的快乐,在梦想的天堂里快快乐乐地长大。

而当前最需要做的则是:乡村教育的改革。

“冰花男孩”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多的农村孩子上学路途遥远,生活贫困,甚至有些孩子因为家庭经济困难,面临着失学。

对于这些孩子来说,他们更需要的是,教育政策的扶持来帮助他们照亮前进的道路。

最后,祝福所有的“冰花男孩”和“冰花女孩”,愿你们今天的满头霜花,会在明天蜕变成生命里灿烂的烟花!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