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小偷

青春 18 2018-01-13 23:25

我是一个小偷,但是我不偷钱财,不偷时间,不偷人心,我只偷别人的故事。

我是一个小偷-微网络

01

我是一个饕餮但只有故事对我来说才是美味,为了品尝到更多的美味,我只能不断的暗地里偷偷地把别人的故事吃掉。

虽然我是小偷,但我的外在并没有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我也像其他人一样正常吃饭,正常睡觉。我只不过在和你相处的时候会把你的故事偷走,当然你是不知道的。

在白天我会过正常人的生活,到了夜晚时,我会把我偷的故事倒出来,然后一个个品尝。

如果这个故事不好吃,我会吐出来,扔掉它或者把它保存起来,因为它可能现在对我来说无味,可能将来我的口味变了,就可能又喜欢了。

如果这个故事只是某一部分美味,那我会把它和其它的美味故事结合起来,变成丰盛的晚餐。

故事被我吃进肚子里后,然后消化,最终变成我的血和肉,变成了一个全新的我。

虽然外在的样子在你看来没变,可是五脏六腑却早已蜕变了,变成了连我自己都不认识了。

是变的更健全了,还是变成了一堆糜烂的肉呢?我自己也不知道,因为我看不见那一堆东西。

我是一个小偷-微网络

02

每个人都凭借自己的本事吃饭,为了生计不得不奔波,因为天上不会掉馅饼。

演员努力演好戏,带来更多认真的作品;歌手坚持原创、真唱让别人记住你的声音,见证你的实力;画家画出更多能够流芳百世的作品。

不过不管他们中哪一个职业都需要灵感或者说前进的动力。

演员不仅仅是将剧本上的字用行为表现出来,也需要演员的再创作。需要发挥演员实力,对于剧本的解读。

歌手创作词、曲的过程,总是有一种心境让自己融入进去,把情感用音符,语句表达出来,呈现给他人。

画家创作一幅作品时虽然仅仅只是几条线条,可是当这些线条纵横交错的时候表达的情感却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而我呢?我是谁?

我除了是孩子,姐妹,密友,学生,恋人,我还是谁?

我还是一个小偷——一个专偷别人故事的小偷。

“那你自己的故事呢?”

“你自己没故事吗?”

对呀!我自己的故事怎么找不到了。可能已经被我吃完了。

一个人的经历总是太少,故事口味也单一,乏善可陈,并不能满足我。

我是一个小偷-微网络

03

那我为什么要偷别人的故事呢?

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偷别人的故事的?

我还是从前的那个我吗?

虽然样子没变,可是内在的东西,却已经面目全非了,这比整容更可怕。

还记得清晰地记得第一次偷别人故事的那天:

她和相恋三年的男朋友分手了,很伤心,难过,痛苦,感觉整个人都快要死掉了。

她找到我和我谈心,那天晚上我的心情是怎样的?为什么会突然萌生偷别人故事的念头?现在已经不记得了,也不重要了。

只记得她说了很长时间,这故事的味道不同寻常,和我自己经历的故事完全是南辕北辙的风格。

她还在一旁如泣如诉,而我也在一边认真聆听一边偷偷的把她的故事装进心里。

和朋友分离后,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打开书桌的灯,调到最暗的一档,如何把从她那偷来的故事,统统倾倒在冰冷的书桌上。

深夜那个还有光亮的窗口可能是我正在吃白天从别人那偷来的故事。

台灯散发出来的光亮也是昏暗低沉的,可并没有给我丝毫暖意。

书桌前的我,正值豆蔻年华,可背影却格外的佝偻,举手投足间俨然一副仿佛经历了几个世纪的老人。影子被投射在雪白的墙上,拉的格外的长,整个人消瘦了许多完全没有饕餮该有的样子。

吃完饱饱的一餐满足的睡去,第二天新的开始,再去偷别人的故事。

只要有人就有故事。

我并不一定要专挑熟人下手。

和我擦肩而过的人,从他短暂的言语中把他的故事揪出来,显然他的故事见我这幅德行还吓得瑟瑟发抖呢。管他三七二十一,一口吞下。

只要我还在人群中,故事就永远也不会被吃完的,所以我不用担心以后吃什么。

可现在上面我所讲的那些事,是我的故事吗?还是我从别人那偷过来的?又或者是别人的故事与我故事的结合体。那这件事到底发没发生呢?

我确实有朋友,她确实失恋了并找我聊天了,可她跟我说的话我却完全不记得了。

可能是被偷来的故事,把我的故事给吃掉了,然后自己住了进去,可是又害怕我发现,所以披了一件我的故事的外衣。

那原本的我去哪了?可能早已被偷来的故事吃掉了或者是和那些故事回炉重造有变成了一个新的我。

虽然皮囊还是没变,可里面的东西不知是血肉横飞还是安静祥和。

嘘!我是小偷,专偷别人的故事。

不要去刻意隐藏你的故事,因为有一天你的故事也会被我偷偷吃掉。

被吃掉故事的人并不会得上什么疑难杂症,他们不会受到丝毫伤害,反而是我因为吃掉太多人的故事,把自己变得“面目全非”。

END


我是射手座的芦荟有籽儿

每日感悟:饕餮,中国传说中的一种凶恶贪食的野兽,相传为上古四大凶兽之一。

古书《山海经》介绍其特点是:羊身,眼睛在腋下,虎齿人爪,有一个大头和一个大嘴。十分贪吃,见到什么就吃什么,由于吃得太多,最后被撑死。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