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变成了机器人与机器人的对话

生活 29 2018-01-13 23:23

01

QQ有一个人工智能功能,这个功能看似帮你解决了记不住重要节日的困扰,还能迅速拉拢人际关系,实则却让我觉得分外愚蠢。

这个功能是可以给当天,或者前后几天生日的好友一键送祝福。

起先收到弹框式的祝福消息,还会礼貌得回个谢谢,后来觉得不对,怎么每个人都发来的信息是大同小异的。直到想起QQ总是会跳出提示,哪些好友哪天生日,可以批量送祝福,于是看都不会看一眼,一键点击,全体赠送祝福。

至于上一秒到底是谁生日,是没有看清的,唯一看清的也就是点击提交的那个按钮了。

对于这种表面上连谁生日都没看清就发出去的祝福,着实不太明白有什么用处。

02

QQ里有一位好友,在几年前病故了,可是每年到他生日那天,就会雷打不动地跳出给他赠送礼物,祝他生日快乐的提示,祝福语也无非是在新的一岁里如何,或是一些美好的祝愿。

若是灵魂也会长大,那必是会快乐的;可若是灵魂只会停留在离去的那个年龄段,这样的祝福简直是多余甚至残酷。

自动筛选好友列表中的当天生日人员而达到一键送祝福的效果,这项发明过于智能,显得有点儿毫无人情味了。

祝福本是一件发自内心的事,让事先编好的程序对一个本该用心进行的事,进行死板的陈述与演练,就显得丝毫没有乐趣了。这就像是逢年过节,收到的一键群发祝福,没有针对性,广撒网式的攀谈,让人毫无回复的兴趣。

人和人的关系是不是会在科技的进步里,一步步淡化。

我想不是,从来都不是科技淡化了人类的情感。

03

奶奶有个好友,时常来我家,交情也是颇为深厚。昨晚奶奶只剩微弱的一口气,今天气只进不出,到傍晚,她的这位好友才缓慢到来。由于奶奶一口气下不去,一群请来念经的人便聚在一起随时准备。可这位好友,面容上没有一丝悲伤,还与人奋力地争辩着什么,看不出一点儿难过,只有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亢奋。而在此前,若不是他人非要她来,她还不想送奶奶最后一程。那一瞬间,有点儿为奶奶难过。

以前听人说,一个人的好坏,在他离开世界的那时候才看得最清楚。看看有多少人来送他最后一程,看看来送他的人脸上的表情,言语里的语气。

叔叔离开人世的时候,租了最大的告别厅,告别厅里都是人头,我捧着香炉等人上香,只记得那个香炉满了又满,师傅的经书念了一遍又一遍。每个人脸上都带着遗憾与沉重,没忍住眼泪的亦是铺满了那片土地。

奶奶也是个好人,只是有点儿可惜。

04

早上的时候去看奶奶,和她说今天是十五,也是我农历生日,我们都知道她不想选这一天,可是很多事不能勉强,随缘吧,如果她太累了,就放心去吧。她双目微睁,长大嘴巴,保持这个姿势,动也不动。

父亲拿了热水来给她擦脸,一边擦一边问她,可以听到他说话吗。一秒后,她轻微地点了点头。

又问,看得出他吗,她眨了眨眼睛。

我连忙叫她,和她说今天是周六,我们全家都在家,都在陪她,让她放心。

我想,这应该是奶奶最后一次听我讲话了。

下午2点开始,她的气开始只出不进,我们这儿的方言俗称“吐长气”,父亲找了医生看,医生说大概也就一两小时的事了。现在是晚上21点,她依然维持着这样的“吐长气”。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想熬过今天,我也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听到我们讲话,不知道她还有没有意识。

去年生日的时候我说,并不是每年的生日都会快乐,我猜想,奶奶可能不希望我每年的生日都不快乐吧。只是事实上,我觉得她要选这天,也没什么不好,至少我永远都会记得,她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存在着,以一种我与我生命轨迹重合的方式存在着。

05

事实上没有奶奶的事,这些年也对“过生日”这件事没有太大的喜悦之情,这世上本就不会有几个人,用心去记得你的诞辰,多数人无非是看到社交网络上的提示,或是朋友圈po出的照片,或是邀请参加party从而得知。

从前办生日party是为了让许久未见的老友见面,聚聚热闹下,现在对这件事的热情度不断下降。第一大概是一把年纪没房没车没存款的确没什么好庆祝,第二便是很难找到想一起庆贺这件事的人了。

两个月前和范范走在夜色里,聊到过生日,她说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过生日了,好像对她而言,这就是一个平常的日子,甚至有时候去参加完别人的婚礼,掏了份子钱,日子过得紧巴巴,更加得惨。

我想这大概是把对生活的热情与重心转移了吧,不再迷恋被关注与环绕的焦点,不再迷恋热闹的人际关系。

没什么不好,至少我们有血有肉,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不是程序写好的代码。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