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小故事│熬过去的,都不能叫坏日子

社会 23 2018-01-13 22:05
几个小故事│熬过去的,都不能叫坏日子-微网络

昨天写了关于贫穷给性格造成的影响,回到家之后还是久久不能平静,那些因为贫穷而牢记的过往好像都在脑海里放电影。

一、

我妈说——注意自己的身份。

初中的时候在县城里,路过一家“以纯”的服装店,我和我妈进去了。

在小县城,“美特斯邦威”、“以纯”、“阿依莲”堪称富人孩子的专属,穿上之后那种喜形于色的炫耀藏都藏不住,我当然是没那个份儿的,基本都是捡表姐的衣服穿。

当时并不是我和我妈要进去,而是当时还有一个同去的阿姨,说是想给自己的孩子买点过冬的衣服,看着旁边的店就进去了,看着那些成堆的花花绿绿的衣服,我禁不住幻想是自己在买衣服一样,也在里面开始挑挑选选起来。

我手伸到了衣服堆里,小心地捻起了一件素白色的毛衣,另一只手还没来得及去抓吊牌看价格,我妈就从一堆衣服后露出一双眼睛出来,眼神里满是讨厌和嫌弃,像是一道锐利的寒光一样朝我脸上射过来,“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不是那种人就不要妄想!”

我吓得把手一下子缩了回来,脸上辣的慌,羞愧、难为情、可耻、这些情感全都在我十二三岁的心里开始发酵了,我像个木头人一样待在旁边,步子也挪不动,手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就默默地看着那个阿姨在一旁惊喜地挑衣服,还说女儿个子跟我差不多,要我帮着试衣服。

我就像个机器人一样,被阿姨扯着转过去转过来,我忘记那衣服穿在我身上的感觉了,只觉得镜子里我妈的眼睛像黑森森的枪口一样,一直瞄准我,我一次都不敢看他,仿佛自己做了件惊天的大坏事一样。

我不知道买件衣服还要看身份,就像我以为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一样,或者说努力了就能得到回报一样。

几个小故事│熬过去的,都不能叫坏日子-微网络

二、

我妈说——房子能有多贵嘛,大不了我买两套。

事情发生在我的六年级,那时候和家人一起去市里表姐工作的地方玩。

夏天的重庆街头酷暑难耐,我们一行人走在解放碑,被热得喘不来气。

我妈走在前面,路过一个珠宝店门口时,徐徐吹出来的冷风突然让人脑袋一清醒,她就在门口停下了,在那若无其事地站着,回头跟我们说,这里凉快,来这里站着。

我们几个人就挤在珠宝店的门口,像是得到了天大的便宜一样,心安理得地享受着。

门口有个穿白衬衫的男店员打量着我们,他很高,看起来有一米八,斜着眼睛往下看我们的时候,嘴角还带有一丝讥笑。

呆了有一会,一群发传单的人过来,书包背在前面,输着大光头,看起来像是大学生,她们小心翼翼地给我我们发着传单,我们接下来后,她们还笑着说了声谢谢。

我妈瞥了传单一眼,是卖房子的,她前后翻着看了两眼,然后就把传单垫在珠宝店门口的台阶上,一屁股坐了上去,我爸看到了,也照我妈那样坐了上去。

发传单的几个大学生还没有走远,领头的一个瘦瘦的女生朝我们这边回看了一眼,见我爸正准备把传单铺在地上,马上脸一垮,火冒三丈地就冲上来了。

“哎,你们啥子意思哦,我这是传单,发给你们看的,不是拿来让你垫屁股坐的。”她的声音比刚才至少高了两度,先前那种小心翼翼地姿态完全不见了,面目变得狰狞起来。

“能看也能坐嘛,”我妈没有起身,言语里全是客气和讨好。

“能坐?哪里能坐了?是农村人就不要进城嘛,一副穷酸样还敢往城里跑,囊个不在你土房子里坐啊?”

“你什么意思?”我表姐冲在了前面,她已经到重庆有几年了,要说吵架,绝不比那些女大学差。

 周围人越来越多,那个白衬衫的小哥像看热闹一样,欣喜地看着这一切,而我才十多岁,对于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切还毫无头绪。

表姐像是一个战士一样冲在前面,我爸妈此刻都起身了,把屁股底下的传单捡了起来拿在手里,默默地站在表姐背后,一眼不发。

这还是我妈吗,她可是镇里有名的“剽悍”,什么事都敢喊一嗓子的人,以前我弟骑车被一个骑摩托车的挂了一下,我妈像头发怒的母狮子一样冲上去揪住那个男人就往地上拖,那男人也没见过这架势,吓得一时半会都没说话,那时,我觉得我妈是什么都不怕的人。

而现在,她却像个唯唯诺诺的孩子一样,站在表姐的身后默默地不说话,眼神在躲闪着,手里拿着传单胡乱地看着,嘴里嘟囔着小声地冒出一句“房子能有多贵嘛,大不了买你两套嘛。”

声音很小,以至于我怀疑就我一个人听见了,有时候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但这句话在我脑海里记了十多年了,除此之外,我妈那无奈的眼神也让我记了十多年,本来我那会成绩还没有多好的,但那、那时就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了,我知道这是唯一的办法。

看来人要懂起事来,再简单再自然不过了。

几个小故事│熬过去的,都不能叫坏日子-微网络

三、

我爸被人叫猪头

事情很简单,当时我爸带着我们,从镇里出发,开着一辆破破烂烂的长安车就上高速跑重庆去了。

这里补充一下在高速上坐长安车的感觉,简直就是坐在一个铁桶里,感觉瞬间都会飞起来,两边的车门感觉要被震开了,窗子不堪气流的重压,磕在车门上发出叮叮咚咚的响声,我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这个破长安车不要散架。

到重庆的时候很晚了,那时候手机也不是智能的,导航仪也罢工了,只能凭借之前的印象开,我妈火气也上来了,一直在骂我爸不看路,开了一天,饭都吃不上一口。

我爸敷衍地打着哈哈,转弯开到一个原型环道那里,一个方向盘甩过去准备往里面开,结果后面突然上来一辆狂野的出租车,超在我们前面,司机从窗口伸出头来,对着我们骂了一句“你是猪头吗,会不会开车!”。

我爸哈哈地笑了,我妈也笑了,好像是被老师批评地学生在谦虚地改正自己的错误一样。

我本来就敏感吧,所以真的笑不起来,现在想起一家人在那辆破车里的日子,虽然还是笑不出来,但也没有没有要哭的冲动了。

四、

因为贫穷其实还发生过很多事情,但这几个已经算是很典型的了。

能讲出这些事情很难, 其实也很害怕别人知道,怕被人看穿,怕被人知道自己因为贫穷而带来的敏感和自卑。

我现在的生活虽然并没有大富大贵,但比起小时候那种战战兢兢的日子,却是富足太多。

我并不感谢这样的经历,也不感谢那些人,我至今都还是抱着一种敌对的态度,每当我又回到重庆的时候,那种隔离感还是挥之不去,那种耻辱感就像疹子一样往脸上爬。

但是我回看这些的时候,心情没有那么糟糕和极端了,反而是多了一点压力,好像我爸妈变成了那个需要被保护的小孩子,就像当初他们保护我一样。


几个小故事│熬过去的,都不能叫坏日子-微网络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