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有时,静待其时

摄影 23 2018-01-13 21:21
花开有时,静待其时-微网络

“琪花瑶草园”是这座茶花园的名字,古色古香又富有诗意的,清幽的环境,别致的园景设计,只一眼我就喜欢上了。

大约一个多月前第一次来看茶花,只见园中上百株花树沐浴着冬日里的暖阳,不急不躁,静静的等待着花开的精彩。

我也等待着。看见过满园花开的盛事,就再也放不下了,连续三年,每年都来看茶花,具体哪一月份,哪一日,却是不记得的,只记得它像梅花一样盛开在冬日,不同的是,梅花开时有皑皑白雪,而它则就着阳光在古色古香的茶园里尽情的绽放。

今日是我自入冬以来第四次来看茶花,可惜,只有几株零零落落的坠着将开未开的花朵,也有一些简单明快的小朵儿花树,花儿已在枝头盛开或者开败,花瓣散落一地。

未开的还在枝头打着朵儿,生命的精彩还在酝酿,盛开的正在不负时光的享受着生命赋予的殊荣,就算明朝花落,进入另一个轮回,也无忧伤,因为生命已然圆满。


花开有时,静待其时-微网络

这是一株开的正艳的花露珍,花瓣由红白两色构成,比起红露珍的中规中矩,我更喜欢它红白相间的妖艳。一只只勤劳的小蜜蜂贪婪的汲取着它香甜的花蜜而忘了返途。就如我一样,看着它,久久驻足。

原来啊,对于美的欣赏,每一个生物都是一样的。


花开有时,静待其时-微网络

在靠近湖水的地方有几株粉色茶花已整株盛开,名叫‘笑颜’,比起花露珍的繁复花姿,这一株花瓣颇为简单,难怪它盛开的那么容易。

看它粉粉嫩嫩在枝头随风飘摇,好不自在,像一个个少女俏皮的向人们露出笑颜,真是花如其名啊。

可我真正想看的是烈香,它有姿容优美的样貌,有香气袭人的花香,粉色让它更加柔美可人,看着它,我宁愿迷醉在它的花香中。可惜,今日,依然未能一览它的芳容。

花开有时,并不是每一朵花儿都可随心所欲的在它想要的季节盛开,就像《镜花缘》中,百花仙子掌管着每一朵花儿盛开的季节与时辰,甚至要开几瓣,不能多也不能少,否则就是犯了天规,要被罚下天庭,经受人间疾苦。

当人间的女皇在寒冬腊月要求上林苑百花齐放的时候,百花仙子却正与麻姑喝的酩酊大醉,群龙无首的花仙子们为了不被损毁和贬出,于是屈就于女皇的威严,争先恐后的绽放,极尽各自之能事,繁复的花儿开出人们喜欢的并蒂花,就连简单的只需风轻轻一吹就能开的花儿也东施效颦,开出了并蒂,令人啼笑皆非。

高洁孤傲如牡丹仙子,也禁不住被人从上林苑连根拔起,用火炙烤,最终,在女皇几道圣旨齐下逼迫时,她为了不让自己的物种消失在人间,终于屈服了,就连被炙烤过的枯枝上也开出了富贵美丽的花朵。

但是,就算开尽不能开的花朵又如何呢?还不是惹女皇不喜,被贬到了东都洛阳,难道那些争先谄媚的花儿就得到了好结果吗?

不,随着牡丹仙子被贬人间,其他花仙子也无一幸免。其实,这只是很久很久以前,在王母寿宴上百花仙子和嫦娥仙子结下的一段宿怨而已。

而百花,只是因为目光短浅或者说宿命的唆使,沦为了两位仙子斗法的炮灰而已。

我常念花儿不懂我对它的痴念,奈何花开有时,万事万物都是一样,规矩是用来遵守的,自然界的每一个都是生命如此,人也不例外,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人有时候也要学习花儿的耐心,静立风中,不卑不亢,等待着,等待着一场花事的到来。

我想,下周我应该还会再来吧,毕竟这里有我牵念的东西,就算花儿未开,却还有一方世外桃源之地吸引着我呀。


花开有时,静待其时-微网络

站在木桥上,看着眼前的世外桃源,我的心宁静的仿佛时光都静止了。

一座青砖红瓦的的小屋,一个不大的院子,门前一塘小小的湖,湖面上,一株绽放的紫色睡莲,静看着莲叶下游动的鱼,这一幕,倒是让我想起了一首叫《江南》的诗: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很有趣的一首诗,记得老公念给我听的时候,我以为是他乱诌的,古诗词读的不说有三百首,却也不少了,可就是没见过这样平仄不清的诗。后来去洪湖公园看了满池的荷花,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首诗竟是如此的直白又生动,立即抓过女儿来背诵,直到背过了才罢休。

女儿很无奈,却在我绘声绘色的故事中渐渐露出笑颜。这首诗与两年前中秋节教给她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一起,深深的印在了她的脑海里,以至于我起个头,她就会从诗词名、作者再到内容一口气背完,背诵时连我教她的快慢与声调都模仿的十足。

我在大笑的同时又在反省,这样,真的好吗?既然世外桃源如此让我留连忘返,看来有必要给女儿教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了。

沿着湖边走过,一株桃树和一株也会开花但我不知其名的树映入眼帘,使湖水不再单调。


花开有时,静待其时-微网络

屋后的墙上有一方小门,掩映在一簇修竹之中,一副字迹优美的木质对联挂在两侧,甚是雅致。穿过小门,有一片菜地,种有萝卜,番薯,小葱,韭菜……俨然一方心灵的驿站。

我站在屋后的木桥上,背靠着富有质感的护栏,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世外桃源’,阳光洒在我的身上,柔柔的,暖暖的,桥上不时有人上来又下去,观景,拍照,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五识闭。

在冬日的暖阳里,修竹洒下斑驳的影,小鸟在树间啾啾而鸣,我与友人坐在小院里,细品手中清茶,墙上的迎春花开了第一朵黄色的小花,这是春天的使者来报到了。

等到春风吹皱一湖绿水的时候,粉色的桃花就要开了,春暖,花开,不抢时,也不拖时,就在刚刚好的时间,花儿与人相见,美醉了时光,也美醉了人心。

等待,花开的季节,等待,心如春花的季节。

花开有时 ,谢亦有时, 万物有时 。不急不躁,静等时来。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