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制作人|我和猫和李泽言

漫画 29 2018-01-13 21:18

烂尾产物

感谢阅读

恋与制作人|我和猫和李泽言-微网络

……

……

我日了狗!

……

为什么我会变成一只猫!

老天爷,送你一个马克思,你敢不敢用上中国道路!

1

昨天,我还是十分牛逼中国第一有钱人的女朋友。

今天,我就变成了又白又胖的蠢货流浪猫。

昨天,我还睡在全世界女人都想睡的男人身上。

今天,我男朋友就莫名其妙失踪,旁边的高富帅变成垃圾箱!

这到底是人心的缺失,还在道德的沦丧,到底是叠纸变成了土豆,还是土豆变成了叠纸。

这些我不知道了,此刻我很崩溃,我打算先跑回李泽言的身边,相信聪明的他一定可以认出我,然后救我。

所以,现在北是那个方向?

2

我叹了口气,伸了一个胡炸炸的懒腰,长大嘴巴哈出口气。作为一只新生的猫儿,我可以和这地方的猫地主大大招呼,说不定他会知道李泽言在哪里。

想到此处,我给快些找到猫地主,更年期拧巴的李泽言要是发现我不在了,他一定又要生闷气了。

我嗅嗅地上的味道,似乎闻到了一股霸道而又独特的尿骚味,心中有了估量,这八成就是猫地主的气味吧。

抄起腿子玩命跑起来,顺着味道寻找猫地主的影子。

然后我就变他门前的死老鼠吓到了。

……

“嘿……”我在地上转了三圈,前猫爪字扒拉,后爪字轻轻跟上,“这可怎么开口呢,若是猫地主不是好猫我该怎么办?”

“新来的,你咋呼呼说说些什么呢!”我听到一个略微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慵懒,心中一喜,期待着里面那只老猫出来。

“新来的,不会说话吗?”地主猫晃悠悠走出来,橘色的毛黑糊糊的,脸很瘦只有眼睛是大的,可是偏偏偷着一股狠。

也许抓过老鼠的,和没有抓过老鼠的,就是有些不一样。

“喵……”我哆嗦往后退了一步,胆子有点小,“您好……我新来的,就想问问……李泽言住哪里?”

猫地主没有回我,他走到我跟前轻轻嗅了一下,怀疑的眼神不加掩饰:“家猫?”

我一愣,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家猫啊,又退后了一大步,更加害怕。

“这块地是我管的,这块地的人也是我管的,而且收起你那些小心思,不是家猫就不要去打扰人家的生活,而且如果是家猫的话……”猫地主猛的一回头,“背主这种事情,要是有猫敢做,我们猫届也不会留你。”

噗……这整得我里外不是猫了,这猫地主看起来在这儿当了多年的官,说起官话,倒是有板有眼。

“猫地主,你误会猫了,我姐妹是李泽言家附近的流浪猫,我记得最近她要生娃子了,要去看看找不着路了。”我故作镇定说完下面的话,而猫先生,眯了眯眼睛,又走到我身边嗅了嗅。

“是吗?”

3

直走有个红绿灯,穿过以后右走,看到一个别墅区,问里面的猫管事,他若是心情好,会帮你打听一个叫李泽言的人 。

猫地主是这么说的,我也这么应了,先找李泽言,这是正事。

心里急,步子也急,这就导致我没有看红绿灯,过马路的时候想着自己小,应该不会出事情。

而猫爪子踏在地上那一刻,我就后悔了,巨大的振动感觉轰隆隆的从爪子传到脑子里面,把我的感官震得嗡嗡响,脑子一片空白。

作为猫的第一天,我就要被撞死了。晦气。

想象之中的痛苦并没有发生,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出现了。

“……”

车子静止在我们面前,那个穿着运动服的一米八大男孩轻轻拎起我的后脑皮子,提上来慢慢过了马路。

我突然意识到,也许我不只穿越成了一只猫,我还穿越了不少时代。这就很尴尬了。

我要在李泽言面前说什么,

哥~你运动服超级帅!

哥~我对你一见钟情了!

哥~你又救了我,我喜欢你!

哥~现在你比奔三的时候可爱多了!

然而千言万语,最后只是一句——“喵”

李泽言愣了愣,捏紧了我的皮,我感觉有点点痛,爪子在他的腿上扒拉一下。

“我明明把时间暂停了,为什么你可以动?”

尴尬了,我完全忘记了我可以免疫李泽言超能力这件事情,这时候我要怎么解释……

“超能力的猫?”见我没有反应,直接把我提起来与他平视。“回答我一句?”

我点点头,清脆叫了一声——“喵~”

“……”李泽言无可奈何叹了一口气,“白痴,我居然在和猫说话。”

他放下我,才让时间恢复,然后就走了。

……

啊哈?! 走了?!

干柴烈火,一见钟情呢!

我好不容易找的的李哥哥要去哪里了?

我感觉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还要时常注意他的修长大腿会不会给我来这么一脚。

我整走神呢,就撞到了他的后脚跟上,一股男性荷尔蒙的气味扑面而来,这么年轻的李泽言,这时候还不会用香水。

“跟着我做什么?”

“喵……”

“白痴,别跟我了,去找你的主人吧。”李泽言语气冰凉凉的,已经初显华锐总裁那种不可反驳的气势。

“你留在这里,我要去医院,不能带猫的。”

“……喵……”

我目送李泽言离开,他的脚步没有一丝迟疑,心里揪疼揪疼的,恨了这个猫的身份。

直到我看不到李泽言的身影,听不到他的脚步,我才想起来,他说的话。

去医院?谁生病了?李泽言?

管医院给不给我进去,老公生病这才是大事!

李泽言其实是个口是心非的大笨蛋,所以当他在医院楼道上的镜子看见东躲西藏的我,也只是笑着叹气,招招手让我过来。

“来就来了,别吵到她,知道了吗?”

李泽言怕我待会捣乱,他抱起我,把猫头按在他的胸口,上午的阳光混合着李泽言的温度,有一些暖。

李泽言啊李泽言,原来你当年这么暖呀,那你以后的冰山脸,是和谁学的呀。

4

我比较混乱,我当时以为李泽言是生病了,或者是朋友病了,他来医院看看。

而我没想到,这个病人居然会是李妈,我未来要喊妈的人!

我的心里面突然拔凉拔凉的,丑媳妇见婆婆,还这么脏,李妈会不会看到我这么脏,配不上她儿子,就把我丢出去啊。

进来的时候李妈醒过来,惺忪眼睛在看在一本小说,看到李泽言来了以后,才抬头眯了眯眼睛,很是……慈祥。

不对,不能用慈祥。

应该叫优雅。

我一生只见过几次名媛,那些笑起来感觉春暖花开,沁人心脾的名媛,而李妈绝对我见过名媛里面的顶尖。

她纤小的鼻,樱桃般的嘴,都很让我怀疑,李泽言是不是她捡来养的。

“我可以抱抱它吗,泽言?”李妈说话带着一股地主家大闺女的气势,声音好听,还有起伏顿挫。

在这么漂亮的妈妈面前,李泽言还是板着一张脸,不苟言笑的摇头:“不可以,这是流浪猫,你抱它对你身体不好。”

李妈眼神透着一点失望,她又不能嘟囔李泽言,故意撅着一张嘴,低头不理他继续看书。

“但是,如果要是它打了针,我们倒是可以养它。”

说起春花灿烂,那便是此时李妈的表情了吧。

姻缘巧合之间,我变成了一只猫,巡回因果之时,我遇到了我上辈子都没有见过的人,我最爱的人的母亲,让我爱人心疼了一辈子的女人。

上辈子没有尽过的孝,便由这辈子来还好了。

5

这时候的李泽言才二十,而他要开始他的计划,一边读大学一边去攻略这个世界,若不是他有超能力,他也完不成他的野心。

做一只猫其实特别累,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烦心事儿,比如我要因为李泽言来晚,给李妈送饭晚生气,我要因为李泽言今天忘记带小鱼干生气,我要因为那个丑医生说李妈没有几日活头,身体越来越差生气。

当猫的日子渐渐明白,没有任何人可以衣冠楚楚,光鲜亮丽的一辈子活下去,李泽言也是,他妈妈也是,而我也是。

李泽言妈妈以前就是个书香门第的闺女,家中小有富贵,上头还有一两个哥哥宠着她,这才养成她平常都是暖暖糯糯的性格。成绩好的时候,正好兴起留学风气,李泽言妈妈索性也去留学了,留到一半大着肚子回来,哭着和家里面人说,这辈子非他不嫁了。

年纪轻轻,嫁的就是一辈子,拿着户口本去了法国,李泽言就这样在法国出生了。

而李爸是个凤凰男,拿着李妈的嫁妆终究还是创造了一个商业王国,男人总有劣根性,风流成性,凤凰男不爱皇帝女,偏爱青楼妓。这个怕是定律了。

而李泽言这辈子最怕两个女人哭,他的母亲与她,他征战沙场的目的。

“猫儿,来我这。”李妈在叫我,我慵懒的抬头,轻快跳着步子过去。

这几日被李泽言养膘了,倒是也干净不少,随意上李妈的床,李泽言也不会很生气的把我弄下来。

“今天有没有运动?”我把肚皮翻给李妈摸摸,圆鼓鼓的肚皮象征着我最近的生活有多好。

“小肥猫。”

我轻悠悠应和李妈,她最近心情不好,身体也不大好,还和李泽言吵了架,这几天两人持续低气压。

“小肥猫,我过几天就要回法国了,你要好好待在泽言身边,要提醒他吃饭,提醒他睡觉,冷了记得穿衣服,热了别窝着自己。”

我不解的起身,冲着李妈嚎了三句半,妈,你说啥胡话呢,我和李泽言还要给你尽孝呢。

“别闹腾,睡下来,以后我没有几次机会再帮你挠痒痒了。”

“我知道泽言的野心,也知道他的不容易,我也不能落后,他爸爸打下来的天下,应该只属于他,不属于任何人。”

而李妈,是他的母亲,在我之前,是唯一一个愿意为他战死沙场的人。

6

李泽言和他母亲吵架了,大概也是父亲家产的事情。

李泽言拧巴,痛苦,疯狂。他努力的一切抵不上一个男人的大半辈子,即使那个人是他父亲。

李妈最后待的一个星期,和李泽言陷入彻底的冷战。

而我恰恰又知道,这一趟法国之行,李妈注定有去不回。

临近走前还有这么几天,我在李泽言公司拦住了李泽言,一片冷意。

而我却只是一只猫,我要怎么和他说,去看看你妈妈,这是最后一次了。

李泽言对我挑了挑眉,丝毫不意外我会出现,“怎么,知道最后只有我们两个相依为命了吗?”

我上蹿下跳,害怕李泽言根本就不能知道我在做什么。

我心里面急得要死,突然想起来李泽言这边有本散文集,自己急冲冲就开始找这边书。

“小肥猫,你到底在找什么?”

找……找……找到了。

我咬着这本书,猫爪子刷刷刷翻到了这篇散文。

荷叶母亲。

“喵……”去看她好不好?

李泽言一直是一个聪明的人,他知道我在说什么。

7

李妈走的那天,最后一秒钟,李幼稚被我拖着过来,他安安稳稳的站在他母亲面前,微微一笑。

“妈,儿子不送你了,你一路顺风,我等你回来。”

李妈用力抱了抱她的大儿子,笑着和他挥挥手。

在我看来这是最虐的一幕了吧,谁也不会知道,这是永别。

只有猫知道。

7

醒过来的时候,李泽言亲了亲我的脑门。

“白痴,你的脑门怎么这么大?”

“……喵……”

“还会学猫叫啊,看来你最近越发厉害了。”

我不高兴努了努嘴巴,钻到他的怀里。

“李泽言。”

“我在。”

“这辈子,我最幸运的事情是,你难过时候我在你旁边。”

“傻瓜,而我最幸运的事情是……”

“你老婆天下第一美!”

“……”是你的后一辈子,只属于我。

恋与制作人|我和猫和李泽言-微网络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