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贪嘴又爱凑热闹的餐鲦子

美食 12 2018-01-13 21:14
又贪嘴又爱凑热闹的餐鲦子-微网络

01


我家住在小江边,大门对着马路,后面的厨房的走廊和地下室的走廊直对着小江的江面。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住在江边最大的幸福就是很容易满足口腹之欲,总是能吃到最新鲜的江鲜。

小江里面有数之不尽鱼虾蟹,我家地下室浸在水里的那面墙上总是爬满了一颗颗大小不一的螺蛳,夏天的时候还能看到一条条的手掌长短的鳊鱼津津有味地嘬食墙上的青苔,有时候还看到憨憨的小乌龟和扭着小蛮腰的水蛇在水里游来游去。

又贪嘴又爱凑热闹的餐鲦子-微网络

02


当江面细嫩青绿的菱角叶上零星地布满了一朵朵小白花的时候,夏天就到了。

夏天的小江是最热闹的,这个时候江水涨高,我家的地下室通常都会被水淹没一米多高。

我们这些小朋友经常到地下室玩水,捉小鱼小虾。

地下室的走廊靠外的墙上有许多螺蛳,每天清晨能摸到好多,做成香辣的五香螺蛳嘬着吃最是入味;

用小网兜子可以兜到一寸长的小江虾,清水煮红了吃;

运气好还可以抓到色彩鲜艳小鱼,找一个好看的罐头瓶子,装上一些水草,把小鱼养在水里,等抓到更漂亮的鱼,就把之前的小鱼放回江里,因为玻璃罐子只养最漂亮的鱼……

又贪嘴又爱凑热闹的餐鲦子-微网络

03


通常小江里面最活跃的鱼就是餐鲦子,也叫餐子鱼,小江里到处都是他们成群结队的身影。青黑色的影子在水里钻来钻去,偶尔银光闪过,打出一道道水花。

每天上午和傍晚淘米洗菜的时候,水跳边总是聚满了爱凑热闹的餐鲦子。

女人们洗碗或者洗肉出流来的油花星子或者菜叶子漂到水面,总是能成功地引来贪嘴的餐鲦子。

如果遇到有人扔出来不要的鸡鸭内脏或者菜叶子,很快就能聚集一大群的餐鲦子疯狂抢食,眼看着一大群鱼上下夹攻,叼着就吃,有的直接跳出水面夺食,很是凶猛,很快便风卷残云,速度令人瞠舌。

餐鲦子胆子也大,有时候馋极了,为了抢食,直接就在人们淘洗菜的时候冲过来啄人们手上的菜,赶都赶不走,可这个时候你要是想趁手抓它,人家可贼精贼精的,一扭身子,打个水花,就跑开了,可让人头疼了。

又贪嘴又爱凑热闹的餐鲦子-微网络

04


站在我家走廊上,看着一群群的餐鲦子不停地打着水花,我和我的小伙伴们一个个眼馋极了。

随便找根一两米长的竹子或者长棍子,栓上几毛钱买来的鱼钩鱼线,我们直接站在我家厨房的走廊上或者通往地下室的楼梯上就开始钓鱼。

先在鱼钩上放一个小面团,米粒或者肉粒,往水里一扔,就看到一大群的黑色影子从水里面冲过来,争先恐后地啄着鱼食。

这个时候一拉鱼线,总是能钓到一条手指粗细活蹦乱跳的小鱼,有时候运气好,钓到筷子长的,就会引来其他小伙伴的喝彩和羡慕,运气不好的,眼看着鱼线收到半空中,结果砰地一声,小鱼使劲挣脱了,掉回水里,真的是气死人了。

那个时候的餐鲦子实在是太多,有时候我们钓上来的鱼根本不能说是钓的,而是直接勾着肚子,尾巴上来的,那根本就是鱼太多,不小心被勾着了。

所以有的小伙伴就抱着恶作剧的心理,不放鱼食,直接空钩子就扔水里,照样有一大堆没脑子的餐鲦子来抢食,运气好时,真的能勾上来几条。

大人们也兴致勃勃地看着我们钓鱼,有时候手痒,也会参与进来。

有时他们不满足一条条慢慢钓,就直接拿来十米长的细丝网,用竹篙子撑着一头送到江水里,另一头栓在墙角边,随便在网周围撒一些饭米粒或者剩菜汤,很快就看到网上一粒粒的漂浮球一动一动的,水下银光直闪,一条条贪嘴的小鱼就入网了。

餐鲦子身子细长,一旦卡在网上,越是挣扎,卡的越紧,不一会儿就能网住二三十条,收网的时候直接把鱼拿出来丢到水桶,下三两次网就可以捕获五六十条。

又贪嘴又爱凑热闹的餐鲦子-微网络

05


老妈直接把小鱼拿到厨房刮去细小鱼鳞,去除内脏,再一条条地清洗干净,沥干水后用盐腌一会,然后裹上面粉糊,直接入锅油煎。

等煎到两面金黄酥脆的时候,就可以直接吃了。

这样煎出来的小鱼入口极脆,鱼头和鱼尾直接嚼碎吃,个头小的鱼都不用吐刺,个头大一些的则麻烦一些,需要先用手把鱼身上那一串大刺拉出来,剩下再嚼着吃。

或者等煎好以后倒入料酒,酱油,自家做的剁辣椒,豆瓣酱,接着放盐,姜片,小火煮至酥烂,快出锅的时候,再放入碧绿的大蒜叶。

这样烧出的餐鲦子,颜色红绿相间,味鲜无比,看着就口水直流。而且鱼吃完以后,鱼汤可以留着放入冰箱,第二天早上吃鱼冻,一小筷子鱼冻可以吃完一大碗稀饭,鲜香无比,特别下饭。

有时餐鲦子网多了,老妈就腌好以后直接晒干收好,以后煮饭的时候蒸着吃,味道也是透鲜,很有咬劲。

又贪嘴又爱凑热闹的餐鲦子-微网络

06


有次我和老妈去酒店吃饭,有一道菜叫清蒸翘嘴餐,细白的鱼肉上面摆满了碧绿的葱丝和明黄色的姜丝,淋上生抽,看着就有食欲。

只是这条翘嘴餐嘴巴又大又翘,而且正对着我,感觉怪怪的。

我整理了一下心情,夹了一筷子,尝了一口,肉质鲜美细嫩,我很讶异原来餐鲦子可以长到这么大,老妈笑说虽然都是餐子鱼,但却不是一个品种,这种翘嘴餐价格很昂贵,大的可以长到五六斤,和我们在小江里面的小餐鲦子不是一回事。

后来看了到谈正衡的《梅酒香螺嘬嘬菜》这本书,读到里面那篇《专会打水花的餐鲦子》才知道:

餐鲦子学名叫白条鱼,且餐鲦子的家族中,成员复杂,大小悬殊,有尖嘴餐(平餐)、圆头餐、黄郎餐、红餐、肉餐,还有一种肚皮泛一层金色光晕身材肥厚呈梭形的油餐。它们的共同特点,是有着删繁就简的形体,善于蹿游,活得兴兴头头,爱凑热闹,时不时就跃出水面,打一个水花给你看。总之,是哪里水响哪里就有它们。

原来不论是哪一种餐鲦子,都是又贪嘴又爱凑热闹啊!

又贪嘴又爱凑热闹的餐鲦子-微网络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