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陆犯焉识》,从另一个时代归来

电影 47 2018-01-13 20:12

影片回味

在我的印象中,好的电影总是或多或少带点历史感的,又或多或少带点含蓄却不显庸俗的爱情,甚至亲情。看《霸王别姬》也是,都让我产生一种心灵的震撼,然而《霸王别姬》与《归来》在情感上的演绎与泄露至始至终都略显不同。虽然同样是文革的背景,但不得不说,《霸王别姬》给我们演绎了一个不拘一格的故事,而《归来》却是另一种文革下的清新明朗的对爱情、亲情的娓娓道来。

小说《归来》改编而来,主人公陆焉识被划为资产阶级右派分子,遭革命小组四处打击,使其不得不离开妻子婉俞和三岁的女儿丹丹,四处逃串。而陆焉识难抵对家人的思念,多年以后偷偷跑回来与家人相见,却被女儿告发后最终没能与冯婉俞相见。

文革结束,陆焉识被平反,带着行李回到家中,然而等待她的却是已患心因性失忆的冯婉俞,始终把爱人陆焉识当成曾经伤害过她的方师傅。陆焉识伤心至极,利用各种方法勾起她的记忆,却没有效果。而冯婉俞依旧是举着牌子一次又一次地到车站去接他的爱人,却始终不相信爱人陆焉识已经回到他的身边。

电影以冯婉俞与陆焉识一起举着写有陆焉识名字的牌子站在火车站的情景结束,出人意料,意味深长,感人肺腑,给电影结尾带来了一种意想不到的境界,最终诠释了“归来”的意义。仅仅只是爱人的归来?还是生命的归来?还是一个时代的归来?或许只是一种心灵的呼唤罢了。当看完电影或许我们才能理解到编剧为什么会把“陆犯焉识”改为“归来”吧。

不可否认的是,一部好的电影少不了几个好的演员,然而对于导演来说演员的选择是最令人头痛的事情了。不同时代的电影需要找到不同性格的人,他的一言一行都要符合这个特定的时代。

看《陆犯焉识》,从另一个时代归来-微网络

妻子冯婉喻

在《归来》中,巩俐与陈道明的角色可以说是恰到好处,巩俐曾在《活着》、《霸王别姬》中饰演的都是性格鲜明的角色,给人一种倔强的、敢爱敢恨的苦难时代下的女强人的形象,而在此电影中她饰演的冯婉俞沉着冷静,只言片语,温婉柔和,但从她的眼神中却不难发现一种坚定与执着,一种期盼爱人归来的渴望。在女儿与丈夫中,哪一个更重要?她时刻都面临着艰难的抉择。

看《陆犯焉识》,从另一个时代归来-微网络

 “以前一直都是向着你,这一次不能再向着你了”,冯婉俞坚决地对女儿说,她已经决定去车站见陆焉识了。

“焉识,快跑!快跑啊!”那一声声凄楚决裂的叫喊声响彻在整个码头。

破旧的被子,雪白的馒头,散落满地,逃跑的陆焉识,追赶的革命分子,来往穿梭的路人,嘶声力竭的冯婉俞,紧随母亲其后的丹丹,顿时在整个码头催生成一幅感人肺腑的画面,激动,哀婉,紧张,痛苦,害怕,爱情,亲情,生命……所有的一切都被见证在了此刻。而冯婉俞那张紧张憔悴的脸赤裸裸地彰显着爱情与生命的伟大,彰显着一个女人的时代和一个时代的女人。然而对于女儿的自私与无知,她是自始至终都记得的,“我就不明白了,她什么都记不住,却偏偏记住了我的不好”。

女儿丹丹在自责中也含有委屈, 对母亲仍是无法理解。是啊,怎么什么都可以忘记,却忘不了女儿剪父亲的照片这件事呢?甚至有时我们很难推测丈夫与女儿在她心里的分量孰轻孰重,抑或是一样,只不过在这吃人的文革下我们谁也做不了主,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爱,甚至是生命,只能任凭时代的洪流将一切冲刷洗尽,等到时过境迁,该记得的总会记得,不该记得的,就深埋心底。

其实在这部戏中最感人的要算冯婉俞屡次到车站去接陆焉识的情景。

“5号,接焉识”,她用笔在纸上写着,作为自己的备忘录。拥挤的车站出口,冯婉俞自始至终都举着写有陆焉识名字的牌子,期盼的眼神不停地盯着一个个出站的旅客,可就是看不见焉识。

“怎么还不出来呢?”她在心里琢磨着,门终于关上。

“师傅,里边还有人吗?”

“没人了。”

“师傅,里边还有人吗?”

“没人了”......

于是一个又一个5号都过去了,殊不知焉识早已回到她的身边,只不过对于陆焉识那种相见不能相识的痛苦恐怕是无人能理解吧。在这里不断重复地到车站去接焉识也是导演及编剧安排的一个亮点,特定的车站,特定人物,特定的结果,特定的画面效果,奠定了电影的悲剧色彩,给人以心灵的震撼。

电影中冯婉俞失忆前的戏很少,大部分都是她失忆后陆焉识努力挽回她记忆的情节。她不再锁门了,她牢牢记得,不能再把丈夫陆焉识锁在门外,她记得陆焉识写信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记得他回来的时间,5号, 就是记不得他的脸。对此,陆焉识除了无奈与痛心还能有什么,无非就是默默守候,默默等待,一次次扮演着修钢琴者,念信人,只要能陪伴她,保护她,就够了。

 

丈夫陆焉识

电影中陈道明的角色是一个文革时期的知识分子,一个不断坚持的知识分子,与一个不断坚守的普通妇女共同演绎文革期间一个支离破碎的故事。不难发现,陈道明给人的印象总是带有满腹的知识和厚重的历史感,这部戏也不例外。女儿丹丹为了自己的舞蹈梦想不惜出卖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看《陆犯焉识》,从另一个时代归来-微网络

“是我告发的你,”女儿终于对父亲坦白了,而陆焉识在镜头中只表现了一个侧背面,没有任何表演,任何表情,这就是一个知识分子对于过去历史的一个大度。电影中冯婉俞多次将他认作是方师傅,不可理喻地将他赶出门外,对此,陆焉识没有做过多的挣扎与解释,也没有过多的伤心与绝望,而是不断地寻找解决办法,从最深处唤起冯婉俞的记忆。首先让女儿找回他从前的照片,以便让冯婉俞能够认出他,但女儿却把他的照片一张张剪掉了。得知冯婉俞想找人修琴时,他随即扮演了修琴的师傅,本以为一首曾经的曲子能唤回婉俞的记忆,可当他与婉俞拥抱的那一刻,希望又变成了失望。最后他制造了一大箱假信,想通过此来念给婉俞听,慢慢接近她。“念信时她老盯着我的脸看,我怕时间久了,他就把我当成了那个念信的人了,”他对女儿说道,他不想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更不想只是成为妻子心中的一个念信人,于是,再一次失望。

电影中冯婉俞在两次到车站去接陆焉识的情景,导演都加了一个路焉识悄悄躲在旁边看的镜头,苦苦地等待,而等待的人却就在身后默默地守候,这一幕总是能够触动观众的内心。陆焉识一直在坚持,而冯婉俞一直在坚守,两人一直在愈合,愈合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愈合历史给我们留下的斑斑伤痕。电影中没有怨言,没有回忆,也没有控诉,陆焉识给我们留下的只是一股愈合伤痕的力量。


女儿丹丹

90后的张慧雯饰演的是冯婉俞与陆焉识的女儿,一个在文革时期为了自己舞蹈梦想而出卖亲身父亲的女儿。“妈,你要去见他?”“我不管,我就是不许你去!”说着将椅子挡在门上坐着,倔强与要强的性格再加上不懂事的年纪造就了一些列悲剧的发生,直到父亲与家庭分离,直到母亲失忆,其实都应该归咎于女儿丹丹。

看《陆犯焉识》,从另一个时代归来-微网络

“爸,是我告发的你,”最终她还是鼓起勇气承认了。

剧中的丹丹美丽聪慧,却始终流露出一种文革时期亢奋红卫兵一样凶狠的眼神,直到最后父亲归来,这种眼神也一直没有改变。总的来说,丹丹的角色在戏中起了很大的作用,这也是导演精心安排的重要性所在。三个人,缺了一个,或是缺了任何一种性格,都不能使我们感到归来。

如今在这个物欲横流,车水马龙的时代里,我们很难再感受到文革时期那种家庭及心灵上的支离破碎,那种亲人的背叛,那种社会的残酷。但是从《归来》中我们依然能够感受到历史给我们留下的斑斑伤痕,也依然能够感受到历史给我们带来的心灵上的愈合,我们沉醉,我们享受,我们感伤,我们从每一位演员身上窥探到我们自己留在时代里的影子。

好的电影是值得大家反复看的。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