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有才——《迷镇凶案》观后感

电影 2 2018-01-13 19:20

《迷镇凶案》,乔治·克鲁尼执导,两部影片合二为一,高度浓缩;四条线索交织进行,精心编排,彰显深厚功力。

故事发生在20世纪50年代小镇,纯粹白人聚居地,宁静、和谐。新搬来家黑人,居民强烈反对,从气汹汹聚会谩骂,至冷冰冰日常歧视,到赤裸裸暴力攻击,不择手段。导演撕开丑恶历史伤疤,直面种族歧视问题。本来,凶案可单独成片,为何又添沉重背景,于票房何益?社会责任感使然。以之为镜,娱乐至死者足羞。

去年,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拆除南北战争时南军将领罗伯特·李雕像,引发严重骚扰,证明种族歧视,仍未烟消云散;白人至上,依旧根深蒂固。虽然,美国已诞生首位黑人总统。片中,特写美国内战南方旗帜,也高高飘扬在2017年骚乱。片尾,鸟瞰小镇,黑人一家,被木栅栏包围。导演有问,你我心中无形栅栏,是否拆除?

种族问题,可另成篇,但导演却处理为背景,巧妙。黑人一家,姓名全无,精炼。寓教于影,启迪民众,提醒政府,含蓄批评特朗普总统,促其修正种族主义言行。凶案类影片烂俗,但一并审视种族问题,此卓尔不群处。奥斯卡导演、编剧大奖,足以当之,大有希望。

加德纳,白人家庭儿子,妈妈鼓励下,不再忸怩,邀请黑人邻居玩耍,建立友谊。黑人小孩赠其宠物蛇,说:“小蛇,没有牙齿,不会咬人。”你我,来到世上,肤色各异,种族不同,但与生不歧视,先天无仇恨。一切的恶,后天习来;所有的恨,大人传授。台词浅显,看似无心,极具深意,绝无虚置。儿童交往,黑白融合,其二。

宗教,线索三。片中,教堂属性、犹太姓氏、卫理公会,圣经弃地,种种暗示,如草蛇灰线,处处提及,必有深意。己力有限,留待高人。但宗教导人向善,慈悲为怀,一也。知行是否合一,可请教徒,各门各派,认真反省。

凶案,常见主题,不再赘述。人性贪婪,诸恶之源。舅舅抱起加德纳,抖掉全部硬币,也是隐喻。所有恶人,自掘坟墓,无一存活,果报不爽,不假法律之手。自作孽不可活,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信哉。典型中国故事结局,有意思。或许导演对东方哲学亦有涉猎。

恶人已灭,因果报应,骚乱平息,小镇平静。小孩聚首,结束全篇,扫除阴霾,点燃希望。

凶杀血案、种族冲突、宗教隔阂、友谊和谐,巧妙融合,目不暇接,己仅粗得导演用心之处,作文记之。乔治·克鲁尼,的确有才。

2018年1月13日,周六草稿。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