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年轻的灵魂吃不出一碗蛋炒饭的味道

美食 17 2018-01-13 19:20
太年轻的灵魂吃不出一碗蛋炒饭的味道-微网络

一碗蛋炒饭,要炒的粒粒分明,又能太过油腻,饭过之后,碗里最好是干净清爽的,就好像没有来过一样;一碗蛋炒饭,要炒的色泽鲜明,白的饭,黄的蛋,红的肉,绿的菜,少许黑色的酱油融合在里面,蒙上一点颜色,濡上一层滋味,但是却又仿佛若隐若现,如有若无;一碗蛋炒饭要用隔夜的饭,曾经的糯软、缠绵都要经过冷却,然后在温火中再粒粒分离,跟新的油、新的菜、新的酱重新组合,去变换一碗新的饭;一碗蛋炒饭要精心的准备,金、木、水、火、土,把来自于大自然的恩赐一样一样的调和进去;一碗蛋炒饭要耐心的准备,仔细的观察火的大小、油的温度,耐心的翻炒,让各种食材在一起碰撞、碰撞、碰撞,彼此之间,你粘上我的味道,我浸入你的味道,却又彼此保持独立,你是你,我是我,既归属又自由,这才是一碗蛋炒饭该有的滋味,太年轻的灵魂,吃不出那种味道。

一碗蛋炒饭一定要用隔夜的饭。新煮的饭,还太亲密,太热烈,太腻歪,不够坚硬,不够冷静;必须经过一夜的时间,让曾经共同经历的热,慢慢的释放,然后再在寒冷中彼此抱的更紧,再到逐渐的变等硬实,即使还是靠在一起,但是已经有了独立的勇气和力量,这个时候,他们才准备好了,去升华为一碗蛋炒饭。太年轻的灵魂,吃不出这种味道,只有全情投入的生命,才能领会一碗冷饭的深情——如今有多冷静,当初就有多热烈。

一碗蛋炒饭是一碗平和的饭。它已经足够包容,欢喜的与各种的食材结合,在每一次的碰撞中,翻滚、跳跃,因为它已经深知我是饭,你是肉,他是菜,她是蛋,我们这样的不同,但并不影响我们在一起,共同成为一碗绝世蛋炒饭,我们如此不同,但我们同样来自于天地之精华,同样的珍贵。太年轻的灵魂吃不出一碗蛋炒饭的味道,只有深刻的认识到每一个生命成长的不易的时候,才能懂得珍惜,才能才齿颊之间仔细的品味,细嚼慢咽,不浪费一粒米,不糟蹋一点菜,在一饭一蔬之间体会的是生命的融合,彼此的滋养,是最深沉的爱。

一碗蛋炒饭是一碗家常饭,它既可以随意地组合食材,又可以在最短的时间能被创造出来,它可以不经思索的完成,也可以被精心的准备。日子过成什么样,全在个人的心。曾经听一个人讲过一个笑话:一条鱼没有被烧好,这条鱼就白死了;一只鸡没有被做好,这只鸡就白死了。

是的,每一餐饭都值得认真的去对待,这就是为什么每一个懂得“认真”的人,做出来的饭都不难吃的,见过什么很多卓有成就的人,都做的一手好饭,他们会在不经意间“露一小手儿”,我觉得这种时候,这些“大人物”都很可爱的,充满人间烟火味儿的,人无情不可亲,人无癖不可爱,严肃又活泼,张弛有道。我想“道”的深意,在底层一定是相同的,万事万物在规律层也都是相同的,做过万水千山的灵魂才能懂得每一晚的安寝都值得认真的对待;每一顿的餐食都值得认真的对待,太年轻的灵魂吃不出一碗蛋炒饭的味道,因为它经历的还不够,无法从平常中去体会深意。

有时间,就给亲爱的人做一碗蛋炒饭吧,如果几十年过去了,你还没有吃腻一个人做的饭;如果几十年过去了,你已经深深的习惯了一个人做饭的口味;你们在唾液与消化液之间融合无数的爱,彼此滋养;去看看那些为你做饭的人,去感恩每一顿饭吧,这一次灵魂被催眠的很深很深,那种唇齿之间的味道,也许会被生生世世的记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