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永远活在了19岁

心理 27 2018-01-13 19:08

还有一个月,就是她20岁的生日,她满心欢喜的计划着她的生日,可是没有想到时间最后却只停留在了她19岁这一年。

这个世界给她虚薄的温暖,无法阻止她的离开。她说,这么多年,她就像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黑洞,无数次的挣扎,百般求索,百般寻找,却只找到一条路。

那条路叫做绝路。

我的朋友自杀了

双双自杀了,抑郁症。

那天离她20岁的生日还有一个月,是宜宾最热的8月,是让人焦躁不安的季节。

找到双双在宜宾租的房子,费了一些神,给她远在泸州的表姐打电话的时候,她差不多以为我是骗子,解释了半天,她终于给我说了双双租的房子在哪里。

报警、破门,民警、消防,民警说,人走了不在了。我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反问了一句,没在里面吗?那去哪里了?民警也愣了,终于用了一次通俗的语言说,已经死了,快通知家人吧。

在例行的笔录中,民警问我和双双什么关系?嗯,同事。认识了四五个月吧。

和双双的第一次见面,我没想到这个小妹妹还不到20岁。她很热情的和我说话,和我分享她用的口红、粉底,最后笑嘻嘻的说,“姐姐,以后你多教我一点东西吧,我没有怎么读过书,很多都不会。你有空的时候就教教我吧。”

乐观、开朗、特别喜欢大笑,这是我至今记忆中都还有的样子。往后的时间里,我突然发现她吃了一个星期的方便面。每到中午下班,大家不是回家,就是一起出去吃饭,每次叫她一起吃饭的时候,她总是从包里拿出一桶方便面对我们说,不用了,她吃这个。

后来她给我盘算了一下开销,实习期的工资每个月1500元,房租水电和每天的车费大概就要用掉800块。“我每天吃方便面,一天才用不到20块钱。”

怎么可以每天吃方便面,我无数次中午叫她和我一起吃饭,“姐姐请你吃。”可是,她总是笑着说,不用了,谢谢了。等我转正了,就有钱了。那时,我才发现,原来她特别怕麻烦到别人。虽然看起来那么乐观,但是不管做什么事,她都特别想与人保持一种特定的距离。

后来相处了一个多月,双双开始不会那么保持距离了,她会接受我请她吃上一顿饭,看一场电影。每次她都会说,“姐姐,等我发工资了第一件事,我就请你去吃最好吃的东西。”

现代人的崩溃,是默不作声的

法医来了,法医给出的鉴定结果是自杀,她的身边放着一瓶药,不知道是什么药,但是药瓶是空的。她的手机正在充着电,我这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电话一直能打通但是没人接。

双双说她在宜宾除了她还在读大学的堂姐,没有一个亲人,也没有一个朋友。她认识我之后觉得超级开心。所以我给她打电话发消息,无论什么时候,她都会第一时间回我。她说她最讨厌睡觉的时候别人给她打电话,可是看到我打的,她就会接,也不会生气。

对啊。她是从不会不接我电话的。可是第一天,我没有打通的时候,为什么我没有想到了。直到第二天,有同事突然告诉我,看到她QQ空间里面发了一条说说,“我恨这个世界”。我开始疯狂寻找她,直到晚上,我才找到她住的地方。

那个七月,我们下班后,都喜欢去三江口走走,去亲水步道踩水,她给我说了很多计划,“姐姐,我教你打LOL吧。你怎么不会打LOL啊。”“姐姐,我们去游泳嘛,我教你游泳,你教我写东西。”“姐姐,马上发工资了,我们去吃茶餐厅吧。”

那时三江口的水幕电影刚刚完成了,再过几天就要开始播放了,她一直扭着我,让我和她一起去看。我说,是必须吗?那么多人,我们必须要去看嘛。那段时间感觉她计划了好多好多事情。我以为她生活的很开心。可是我忘记了,她曾经无数次自杀未遂。

童年,是密不透风的悲愁

“自杀”这个结果,她的家人都不相信,她的堂姐说,明明前一天都还在开心的聊天。她的妈妈说,不是说好了下个月回家来过20岁的生日嘛。双双最后一次对我大哭的时候是在和她妈妈打完电话之后,应该是吵完一通电话之后。“她又分手了,然后怪我,说是因为我。关我什么事嘛。”

在很小的时候,她的父母便离婚了,她随母,后来她开始变得叛逆,她说,每次她的妈妈让她做什么,她就不想做。不想读书,不想待在泸州。打电话大部分时间都是争吵。“他们不喜欢我,好像所有的人都不喜欢我。我觉得我就是个累赘,如果没有我,她就不会和现在的男朋友分手了。”

所以那些日子,她开始放弃了自己,她说她总觉得自己活不了多久,她说她根本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她无数次都在奋不顾身想做好每一件,做好一切,想让别人喜欢她,想让她的父母喜欢她,可是最后好像都没有用。

她说,她太苦了,那种苦不是物质上的,是精神上的。是密不透风的悲愁,是接连不断的烦恼,是让她的整个童年,都不敢抬起头。从小到大,她都要开灯睡觉,她说她特别害怕黑暗。可每次说完,她都笑嘻嘻的好像这又只是一个玩笑。“我不太想活,但是也不太敢死。”

可是我忘记了,她手腕上无数条深深浅浅的伤口,这不是一个玩笑。

爱呀,请好好爱

那一天晚上,我第一次见到了她的妈妈,这个她曾经告诉我说她又爱又恨的人。看到她妈妈第一时刻,我就控制不住的对她嘶吼,我把她这样的结局毫无疑问的归咎到了她的父母身上。她妈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不停地哭,不停地哭,不停地说感谢我帮他们找到了双双。

在我转身离开殡仪馆的时候,我听到了里面传来嚎啕大哭,“女儿啊,你怎么会觉得我不爱你。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希望啊。没有你,我还怎么活下去啊。”

第二天,她的堂姐给我发来消息,约我聊聊。其实,这是一对本如此爱着对方的母女的悲哀。她们一边彼此深爱着对方,一边又把自己最不好的一面展现给对方,随后而来的争吵,用恶毒的言语攻击彼此,再和好,这样反反复复几年。

就好像,双双给我说的最后一件事是,马上她要请假回泸州过生日,她的妈妈说20岁了,是大姑娘了,一定要请亲朋好友一起吃饭庆祝一下。她说的时候是喜悦的,眼睛都是发光的。可是说完没有几分钟,就听到了她从门外传来的电话争吵的声音。

再也看不见这绚烂的灯光了

找到双双的三天后,水幕电影正式演出了,我坐车从河对面经过,看到那里绚烂的灯光闪耀着,朋友圈被现场的照片给刷屏,密密麻麻的人群涌向那里。“你看,那么美,你那么想去看的水幕电影开始了,可是你再也看不到了。”在这样多彩绚丽的灯光中,她还是走到了苍白的命运里去。

关于双双自杀的原因,至今我也不太清楚,或许是一件事,或许是很多事。她的堂姐给我说,有人给她看了QQ群的聊天记录,她说她想死,有人就赌她不敢死。就这样,她吃掉了身边那一瓶药。

而那瓶药,也是后来我们才知道是一瓶治疗抑郁症的药,而她已经服用了很久了,原来平时她老是想睡觉,不是感冒了,是吃了治抑郁症的药。

最后,她放弃了一切挣扎,人间道路千万条,她百般求索,百般寻找,最终却只找到一条路,那条路的名字,叫绝路。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