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骗入传销组织的那三天

心理 15 2018-01-13 19:07

作者:clara 

我极力克制恐惧,告诉自己当下务必冷静。努力安抚了自己,再度筹谋着明天的逃跑计划。

我被骗入传销组织的那三天-微网络

我和雨果、珍惜、欢欢是高中的朋友。上大学后,各自去了不同学校,但每个学期回来都会聚一次,感情一直很好。

去年冬天,雨果给我打电话说他在五常找到了新工作,言语之中透露着欣喜,似乎对工作单位很满意。我们四人当中,欢欢和珍惜都已有男友,只有我和雨果是单身。雨果说他喜欢上了单位的一个姑娘,让我去五常玩两天顺便帮他把把关。

当时由于我妈妈生病了,五常之旅就没成行。这次,眼看着暑假将至,雨果开始张罗聚会,说这么久不见想大家了,一定要在暑假好好聚聚。

随后我接到了珍惜的来电,没想到她也去雨果单位工作了,彼此有个照应。两人的共同邀请,让我对这次聚会充满了期待,便早早买了票,先去了五常。 

第一天:期待已久发小相聚,遇见一群热情却怪异的人

到五常那天晚上,雨果和珍惜还有另外一个叫英子的女同事来接的我。一年没见,我感觉分外高兴和亲切。

交谈中,我了解到,他俩现在都住在公司租的宿舍,虽然条件一般,但同事之间关系都非常好。还有一个同事的妈妈也在那儿住。这位妈妈每天给他们做饭,待他们极好,大家都管她叫“娘”,还特地交待我也叫“娘”就行。

到地儿后,我发现宿舍一共有7个女生2个男生,这其中包括我的两个发小,还有珍惜的姐姐。珍惜告诉我,恰巧这一阵她姐姐来看她,在这住几天。珍惜姐姐我是见过的,以前我们一同住校时,就常来看望珍惜。

我被骗入传销组织的那三天-微网络

他们“同事”非常热情,而且大家都是年轻人,很快就玩到了一起。宿舍里没有椅子,我们就打地铺玩起了扑克和杀人游戏,边玩边聊大家这一年的生活和近况。看到雨果和珍惜有这么多朋友在身边,能互相照应,我打心底地为他们感到开心。

早上5点,珍惜叫我起床了。我睡得正香,却看到其他人全都已经洗漱完毕,准备出门了,我问珍惜他们这么早难道都是去上班了?珍惜告诉我,他们是去逛早市买菜。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内心却犯着嘀咕,感到说不清楚的奇怪。

珍惜没有带我在当地游玩,而是想让我陪她去听一个兼职课程,俗话说,客随主便,到了五常,我的行程自然是跟着他们走。那个课程,从早上6点一直讲到9点,同样是打的地铺。我还纳闷着,难道五常都有打地铺的习惯?

坐在地铺上,时间显得异常漫长,我感到煎熬无比,可人生地不熟,没办法离开只好硬着头皮听完。

先是一个约摸23、4岁的年轻男子讲了什么“大毛二毛”的故事,不知所云,接着又谈到网络营销,讲到传统销售模式60%的资金都浪费在运输仓储和批发商那儿,简称中间环节费。他们公司正是把这中间环节费用于奖励代理员,一共五种晋升级别,十种奖励制度等等……

后来,又有一中年妇女上台,大家都称她王大培(培训导师),她讲述了自己曾在传统行业如何没日没夜辛苦工作,把身体累垮,却还赚不到钱。

这女人讲得眉飞色舞,口沫横飞。一直对邀请她进入这个行业的朋友表示感谢,让她见识到了这里的前景是如何持久有钱途,还讲到公司的企业理念,就是一个字:“诚”。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台上的人激情四射,台下的听众陶醉其中。而我,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我被骗入传销组织的那三天-微网络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我和珍惜说这个兼职课程不太靠谱,下次别来了,还给她分析了不合理之处。她告诉我这是第一次听课,还让我一定要保密,因为她姐和雨果并不知情。出于发小关系,我信了。

回到宿舍,我还帮她圆谎说我俩逛街去了。午觉后,珍惜让我先陪她去同事那取点东西,我答应了。到了那儿,发现一个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旁边围坐着几个人,还是地铺。那女孩坐对面和我唠起了家常,从父母工作,到大学专业……

我们足足唠了一个多小时,听说我是学心理的,女孩各种佩服恭维,旁边围坐的人竟一言不发,越聊我越觉得诡异。

果不其然,话题绕着绕着就到了他们光辉伟大的事业,说获得的不仅仅是财富还有平等的机会,还故弄玄虚着说,必须考察3到5天才能看明白,悟透彻。

一番轰炸下来,听得我头皮发麻。出来后,我质问珍惜道,真的是头一次听这个吗?她没回答我,却把话题岔开,让我再陪她去一个阿姨家。我看在朋友的面子上答应了,但也表示这是最后一次。

珍惜把我领到所谓的阿姨家,刚进门,珍惜就对她又是握手又是鞠躬,我心想肯定又是大培级别。阿姨倒是开门见山,坐下就开始口若悬河,讲的内容和之前的大致雷同,但情绪更饱满。必须得承认,这种高强度的信息灌输,让我觉得头晕脑胀。

终于等她讲完回到宿舍,我感觉特别累,有太多疑点要分析。宿舍同事们又张罗着一起玩了会儿游戏,那个叫英子的同事还拿我手机玩着自拍。只是到了八点,他们竟然全部准时上了床,像设定了程序的机器人一样。

回想兼职课上偶然听到,再联想到这一天的经历,我开始怀疑所有人都是参与者。

第二天:不间断的思想灌输,让我分不清真情假意

第二天早上又是5点起床,早餐后珍惜来劝我一起去,我果断拒绝。这时,雨果和一个女同事过来邀请我们逛早市,大家便一起出了门。

路上,珍惜煞有其事地和雨果说起课程这件事,雨果开始有点吃惊,随后显示出挺大的兴趣。

雨果的伪装并不高明,他应该早就知道了。看着两个发小好友误入歧途,而自己目前也深陷其中,我既紧张又难过。

我被骗入传销组织的那三天-微网络

回到宿舍,大家开始重复玩同样的游戏。期间相继来了好几个同事,他们个个放得很开,幽默风趣,一时间气氛极为融洽。其中有个叫长安的男生,是个玩音乐的,一副文艺青年扮相,模样很帅。

晚上,珍惜、雨果又带我去了第一天和我唠家常的女生那儿。大家围成一圈,有第一天的讲师,有那个女生的父母,有下午刚去过珍惜和雨果宿舍的女孩,还有一个从温州过来当兵的小帅哥。

他们相互介绍了自己曾从事的行业,从哪里来,之后每人都唱一首歌。他们一看就是训练有素,唱歌都不用看歌词。那个当兵的,还唱了首粤语歌。这期间我始终默默不语。

大家问珍惜,这几天都带我去哪儿玩了,珍惜不说话,长安就借机引到培训话题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 “洗脑”。前一秒所有人还在开玩笑歌唱,后一秒全场顿时安静,那个诡异的场景我至今难忘。

长安讲起了自己玩音乐的心路历程,又讲这里能给他一个平台,让他成功。甚至开始对我训诫起来,告知我是如何狂妄,觉得自己比他们都聪明,讲我的两个朋友是如何良苦用心,对于他们来说,我有多么重要,他们如何爱我。

一席话,竟把我两个朋友都讲哭了,那一刻我真的心软了。他敏锐地观察到了我的情绪变化,直接地发出了邀请,说可以让我再考察几天,选择权在我,想走就走,他们不会强留。

被这一大群热情的室友们围绕,看着他们真诚而期盼的眼神,我没能拒绝,不知道是不忍,还是不敢。

晚上,我给妈妈打电话,告知她我会再多留两天。等洗漱完上了床,我却怎么也睡不着。心软感动的劲儿慢慢过去,我开始害怕了。我想我必须得尽快离开这里!

我被骗入传销组织的那三天-微网络

他们说两天之后我才能看懂,让我自己选择去留。可是,谁知道两天之后是否会再次阻挠?另外,我梳理了一遍,发现除了睡觉上厕所,一直有人围着我转,陪我玩游戏是把我圈在室内,虽然不会明目张胆地拿走我的手机,但我发短信打电话都有人在旁边守着。

思虑再三,我见他们差不多睡了,偷偷摸摸地从枕头下拿出手机。尽量把光遮挡着打开屏幕,给我两个朋友发了短信。一个是我初中同学,我把他名字改成了哥哥,让他第二天10点给我电话,说妈妈生病住院了让我赶快回家。

另一个是大学同学,我把他名字改成爸爸,让他装成我爸打这个电话,并一再嘱咐他们千万别给我回短信,也什么都别问,一遍打不通就多打两遍。然后,我把手机设上密码,防止被偷看。

说起来这是个很奇怪的圈子,他们制造的氛围像一张无形的网。貌似没有强行的限制任何人身自由和通信,但实际上用一种恩威并施的态度,让陷在其中的人,逐渐丧失自主思考的能力,任何与他们的要求不一致的行为,你都会觉得是在做一件错事。

第三天:设计逃跑计划,却因心软而失败

我变得极其听话,就像真的融入了他们。上午“洗脑”课后,他们给我布置5个问题作业,我都非常配合,就像小学生一样。

中午回到住处后,初中同学给我打来电话,显然他不知道我用意何在,以为我在和他开玩笑。我紧张极了,心都蹦到了嗓子眼儿,生怕被人识破。趁着身边无人,我提高嗓门盖过同学的声音,圆了过去。

其实珍惜就在门口偷听,我便顺势告之妈妈病了,并表现得非常焦急,大家纷纷围了过来。珍惜姐姐是学护士的,仔细问了我关于妈妈的病情、住哪家医院、到底有多严重。

我生怕露馅,周旋一番搪塞了过去。我本来就不是个会撒谎的人,不知道是不是我哪里说的有漏洞,被她听了出来。

她从刚才的关切态度忽然变了一个样子,很坚定地和我说,我们要做的这件事真的非常重大,如果妈妈有人照顾就先别回去。而雨果则坚持让我给家人打电话,问问具体情况。那一刻我非常害怕,因为我感觉到,他们已经完全不是我之前认识的那个样子。

我被骗入传销组织的那三天-微网络

我在雨果的监听下,把电话拨给了事先短信告知的大学同学。好在对方机灵,和我配合得几乎天衣无缝。挂掉电话,雨果盯着我看了半天,那种眼神让人恐惧。

他应该是将信将疑,说家里有事你可以回去,但一定听完下午的课再走。不仅如此,他们还让珍惜和我同去同回。临走时,“娘”说,不用带东西反正还回来,我秒懂她的用意,只拿着装了钱和手机的小包。

我对珍惜还抱有一丝希望,以为只要我俩独处时,她会和我一起走或放我离开。我侥幸地和她说,我不听课了要直接回家。她答应了,但随后哭着对我说,我们和雨果是发小,不要不辞而别,让他把你的东西带来,顺便也告个别。

可随雨果一同而来的,还有别人。他们围着我,用绵里藏针的话对我进行“劝慰”。我知道我的计划失败了,只能答应暂留,回到屋里,要走的希望变得更加渺茫,我开始极度恐惧后悔。事已至此,只能再计划下一次出逃。

长安见我回了宿舍,也不提课程和行业,一连为我唱了不下10首歌,那待遇绝对让我受宠若惊。我只是配合点头打着节奏,心里却更加确信他们在骗我,我要回家,也必须回家。

夜里,下起了大雨。电闪雷鸣交织着,就像我的心情一样糟糕绝望。我意识到和珍惜坦白说要回家,是彻底显示出了我的心软和愚蠢。

好在这帮人对我妈妈生病住院还半信半疑,没把我怎么样。在他们对我轮番劝说下,我纠结而勉为其难地答应了明天继续听课。

晚上“娘”不放心我,借口给我手机充电,拿走了电话。我内心被一种无助的情绪充斥着,人生头一次被看不清的恐惧包围,感觉无路可逃。

我极力克制恐惧,告诉自己当下务必冷静。努力安抚了自己,再度筹谋着明天的逃跑计划。对发小们,我彻底失去了信心,感到连最后一棵救命稻草都已失去,现在只能相信自己。

我被骗入传销组织的那三天-微网络

来之后,我一直穿着到脚踝的长裙,裙子没有兜。所以,我准备在内裤里藏100块钱,根据这些天观察,每天去听课的路上人和车都不少,只有在路上把珍惜甩掉逃跑,否则别无其他机会。

第四天:拼上一切,最后一博

那一夜,我战战兢兢,无法入眠,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早早就醒了,起床甚至有一种眩晕的感觉。出门前,他们把重点问题写给了我,这次变成了10个问题。“娘”凑过来说,别带手机了,影响听课。

我乖乖交出智能手机,却也趁她收好手机的同时,成功藏好了那100块钱。下楼梯时,珍惜在发短信,我加快了脚步。刚到门口时,恰好有一辆出租过来。我迅速快跑上车,让师傅开车去客运站,可还是晚了一步,珍惜也跟着蹦上了车后座。

她给雨果打电话,让那帮人都赶了过来。到了客运站,我看到有通往哈尔滨的客车,想也没想跳了上去。雨果他们到了之后,开始指责我忘恩负义、虚假、骗人。我抱着前排座椅,坚决不起身。

这时,司机让所有乘客坐对面的车,我下车时,雨果抓着我的手不放。我疯了一样挣扎到了对面车门,牢牢抓住门把手,并乞求司机帮我。司机是个好心人,我成功上了车。珍惜还是不放弃,非让我下车把话说清楚。

我已彻底绝望,不再相信,也不想和她继续废话。

车终于开了,我回到哈尔滨。下车第一件事,就是给欢欢电话,告诫她不要去找珍惜和雨果。

我知道珍惜和雨果的眼泪,也许都是真情流露。我发小及他们家人,这些原本善良,有前途的人们,一次又一次撒谎。这些受过教育的人好像魔怔了一般,看不清真相。他们毫无愧疚的欺骗让我十分难过,同时也觉得不寒而栗。

我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后,马上拨打了反传销组织和当地派出所的电话……

后记

我被骗入传销组织的那三天-微网络

传销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会不断给人洗脑。如果你的家人朋友也深陷其中,记得不要试图把他们带出来,因为,只有你先保证自己能出来,才能真正解救他们。一般传销洗脑要经历下面的过程:

第一阶段,改变你原来的思想。

他们选择的对象多数是刚出校门的大学生。就像我的两位发小,在大学里有美好愿望,出了校门,受到一些挫折,原有的信念都被颠覆了。

传销组织选取材料也非常钻空子,他们会用到一些国家政策,结合当下社会出现的实例,然后加入他们想要给你的观点,半真半假的材料,更容易让人信服。

第二阶段,利用大众的心理

1、从众效应

个体为了被认可和被喜欢,会产生盲目跟从的现象,睁着眼睛说瞎话。何况传销中都是亲人和朋友,又大大增加了可信度。

2、权威效应

人们往往愿意模仿在个个方面都非常优秀的人的行为,尤其是有权利有能力的权威人士。传销组织中,个个讲师耳熟能详的不差钱的人物,都是行业内的标杆。用那些“大师”的话就是,比你强的都在干,你不干也太狂了。

第三阶段,双管齐下,将思想与情感结合起来,就比如社会渲染效应。

传销过程中,80%谈感情,20%谈课程,有很多社会地位相近的人拿自己的经历现身说法,慢慢渗透。

第四阶段,反复巩固洗脑过程。

从早上的理论课,到白天的各种实例,你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也没有办法从外界获取任何信息,反复不断的灌输,直到固定下来为止。

第五阶段,防止离开。

家人朋友会说,如果你自己单独离开了,那就是不仁不义,弃他们不顾,对不起他们。结果就是你被束缚在此地。这招对我来说真起作用了,我第一次就是尝试带我朋友离开。

请记住,这只是骗局。当你识破了这些谎言,回到现实就不是难事了。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版权归“董晓飞”所有

——END——

每周三、周六,

跟我们一起窥探平行世界里的人和故事。

欢迎关注微信号:“平行生活实录”。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