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容若 | 生来富贵,却一生悲凉!

历史 25 2018-01-13 19:06
纳兰容若 | 生来富贵,却一生悲凉!-微网络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在清代,有这样一个人,他出身官宦世家,生来富贵,却一生悲凉。

学者王国维这样赞誉:纳兰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纳兰性德,字容若。父亲是康熙王朝大学士、一代权臣的纳兰明珠。自幼饱读诗书,在康熙15年考中进士,并且一直是康熙的贴身侍卫。但是和他父亲相反的是,容若却是一个厌倦官场庸俗和侍从生活,无心功名利禄。只钟情于山水和情思,你可以从他的作品中读出他的世界,总是充满一丝凄凉感。

一句话形容,虽“身在高门广厦,常有山泽鱼鸟之思”。

如果纳兰容若有一点功利心,我想他的人生会是另外一番景象。他会有宽广的仕途,他会有更高的地位。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人,偏偏对于这官场富贵没有任何眷念!他追求的是这个世界上最饶人心弦的情爱。

因为情,他可以不要仕途,因为情,他可以不要富贵!他就像中了魔咒一样,在情爱的世界颠沛流离,头破血流!

纳兰容若的一生终归逃不出一个情字。从青梅竹马的表妹,到明媒正娶的卢氏,再到江南才女沈宛。

表妹雪梅和纳兰容若从小一起长大,生的冰清玉洁,纳兰也钟情于她,只可惜天不随人愿,因为传说雪梅是个克夫命,所以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最终为了拆散2人的姻缘,把雪梅送进宫中,但坚贞的雪梅为了保全清白,吞金自杀,容若得知后,痛不欲生,大病一场。

雪梅的死对于纳兰容若来说,就像自己失去了灵魂一般,终日消沉。就是靠一点酒来麻醉自己,让自己可以不去想,这本不该发生的一切。可是一切都发生了,这段情,触动了纳兰容若最敏感的神经,也许就是因为雪梅的忠贞,更让容若对于女人,产生了怜惜之情,对于爱情有了更深的渴望!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卢氏的出现,让纳兰容若找回了爱情,卢氏出身名门,家里也是官宦人家,自小也受到很好的教育文化熏陶,使得卢氏“贞气天情,恭容礼典”,十八岁这年,嫁给了比自己大二岁的容若,两人从门第、教养,年龄、相貌,都可谓“珠联璧合”。

只可惜时光太短,造化弄人。宛若与卢氏的爱情故事只持续了短暂的三年。但这三年是容若最为开心的三年,也是在结婚的第二年容若中得进士,正好也没有差事,所以与卢氏朝夕相处,吟诗作画,不甚欢喜!正是容若春风得意,却迎来卢氏难产而香消玉殒的消息,这对于只有23岁的容若来说实在是不可承受的打击。就这样对于一个钟情于爱情的风流才子来说,这是命运给其开的又一次玩笑!而且这是致命的,因为这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爱情,也是带给他人生最多欢乐和惊喜的时光。

因为对于容若来说,卢氏就是他的“唯一”,正如他在词中郁郁唱道:“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也许“悲情”就是上天给他定好的命运基调,命运的偶然,悲剧的巧合,上天就是夺走了他最在意的爱情。

在卢氏死后的这7到8年里,虽说又娶过一门亲,但似乎也勾不起容若对于爱情的再次钟情。而是一直沉浸在对于卢氏的无尽思念中,这一时期也是容若最为悲情的阶段,写了很多关于悼亡卢氏的词。直到遇到江南才女沈宛。

沈宛本是一名艺妓,但有也许才华。容若也就这样与这位才女相识,相恋。可世俗的观念是不允许这样一个风尘女子,嫁入容若这样的官宦大家的。也只能算是容若的红颜知己。二人的爱情才开始,却因为容若的突然离世而戛然而止!只可惜了这位苦情的女子为容若生了一个孩子后。又回到了原地。并且为了思念容若还写了不少的悼亡词。但却是“生死二茫茫”。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容若多情,却不滥情。对于每一次的爱情,他都是钟情的,并且始终投入真心。但却都是悲剧结尾。

冥冥之中,貌似一切都是天注定。他每一次和爱情走的最近的时候,就是他将要失去的时候,每一次倾尽全力的爱,到最后换来的却是撕心裂肺的痛!

用他自己的词概括可能更为体贴: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这是他一生对于爱情的最好解释!

一生为情所困,为情所伤。至于自己的出生,自己的地位,自己的声誉,早已经抛到九霄云外。

就像他自己说的,“不是人间富贵花”。可能最能代表他的心声。他不图虚名,不争权贵,文武双全,才气逼人。写的词总让人读起来一丝悲凉,外人看来应该是锦衣玉食,官运亨通,每天应该都是幸福无比。但可能就是他这种有如莲花般的心灵,世俗沾染不了。又或许一切都太容易得到,使其心里矛盾重重。

30岁,风华正茂的年纪,他因为世俗,因为对于爱而不得的爱,对于这一生一世追求的爱,总是会在自己的不经意间失去。他开始借酒消愁,一饮三天醉,然后就一病不起,最后撒手人寰。

也许这是他对富贵的轻看,对仕途的不屑一顾,但凡可以轻取的身外之物无心眷恋。但对求之却不能长久的爱情,对心与境的自然和谐,却流连向往。

本可以仕途鸿运,本可以妻妾成群,本可以无需眷念的爱情,他都没有那样做!只是做了一回真正的文人骚客!

一个可以淡泊功名利禄的人,偏偏被情字左右了一生!一个天生英才的人,却就这样英年早逝!

纳兰容若的一生,寄托在他钟爱的文字世界,每一个文字都是他的灵魂,让我们至今读来,仍感同身受!仍潸然泪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