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之中的春秋历史38:蹊田夺牛——贤哉楚庄王

历史 30 2018-01-13 19:06

鲁国宣公十一年(公元前598年)冬,楚庄王出兵讨伐陈国,之所以要对陈国大动干戈是因为陈国发生了弑君事件,楚国作为(自封的)霸主是绝对不能容忍这种公然践踏国际法(周礼)的行为的。

陈国被杀的这个国君是陈灵公,从谥号就可以知道这是个什么货色了,陈灵公被杀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活该。这起弑君事件的起因是陈国的一个寡妇,《左传》中称她为夏姬,陈灵公是个好色之徒,十分垂涎夏姬的美色,本来这也不是太大的事,国君嘛,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然而陈灵公为了对得起自己的谥号”灵“愣是干出来了匪夷所思的奇葩事情:他居然拉上了陈国的大夫孔宁、仪行父,三人一起跟夏姬私通(真是瞎了稗子的狗眼,当初看到这一段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是在看《金瓶梅》)。敲寡妇门这种缺德事一般都是深更半夜趁着没人的时候偷偷干的,陈灵公三人却完全不在乎这些,每次去夏姬家里都搞的声势浩大生怕别人不知道,以至于最后全国人都知道国君的丑事了。大夫泄冶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劝谏陈灵公收敛一点,被坏了兴致的陈灵公十分不满,于是孔宁、仪行父派人刺杀了泄冶,从此再也没有人敢在陈灵公面前多说什么了。对于陈灵公来说,这个世界终于清净了,然而对于另一个来说,这个世界简直嘈杂的令人崩溃,这个人就是夏姬的儿子夏徵(zhēng)舒。夏徵舒是知道陈灵公和他母亲之间的事的,但是他敢怒不敢言,伟大的革命先驱鲁迅曾经说过: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在一天又一天的隐忍中夏徵舒已经快要爆发了,此时的陈灵公行事却更加肆无忌惮,三个人有事没事就往夏姬家里跑,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于是终于有一天夏徵舒爆发了。事情发生在鲁国宣公十年,有一天陈灵公、孔宁、仪行父三人照例在夏姬家里喝酒(《左传》中说他们是在喝酒,所以就当做他们是在喝酒吧),喝酒嘛,自然少不了荤段子,陈灵公对仪行父说:“我觉得夏徵舒长得像你。”捧哏大师仪行父回答到:“我觉得夏徵舒长得也像国君您。”然后就是三个油腻老男人的一阵阵淫笑。夏徵舒此时就在家里,听到了这些话之后勃然大怒,他再也受不了这种憋屈的生活了,他拿着弓箭埋伏在马棚边,陈灵公三人喝完酒出来的时候,愤怒的夏徵舒用弓箭射死了陈灵公,孔宁、仪行父这两个无耻小人跑的却比西方记者还快,两人一溜烟的跑到楚国去搬救兵了。

此时楚庄王正在到处找地方刷经验提高自己的威望,这种送上门的好事自然不会放过,第二年就兴致勃勃的出兵了。楚国作为春秋时代的两个超级大国之一,殴打陈国这种小喽啰就像奥特曼打小怪兽一样从来就没有失手过(其实还真失手过,当年在晋国的支持下陈国就曾经击退过楚国的进攻,创造了春秋时代的一个极其不科学的战例)。楚庄王先是对陈国人说:“不要害怕,我们是楚国都是大大的好人,这次只是来讨伐夏徵舒这个弑君者的。”陈国人因此并没有全力抗击楚军,楚庄王顺利的占领了陈国,车裂了夏徵舒(可怜的孩子,稗子倒是觉得他没做错什么)。

之前说过,楚国在灭掉诸侯国之后有在当地置县的传统,楚庄王这次也是这么打算的,毕竟开疆拓土这种事是一个明君的标配,于是在楚国大臣们的一片歌功颂德声中陈国成为了楚国的一个县。通过这次战争不仅提高了威望还得到了大片土地,楚庄王很开心,可惜他的好心情很快就被一个人破坏了,这个人名叫申叔时,之前去齐国出差了,回来之后听到了楚庄王灭陈的消息却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拍领导的马屁,这让楚庄王很不爽,直接把申叔时批判了一番:”夏徵舒这个人罪大恶极,居然敢谋杀自己的国君,寡人替天行道杀了这个坏人,大家都认为我做的很对,为啥就你丫的不说话?“申叔时回答到:”有一个人的牛践踏了别人田地的庄稼,田主人很生气,于是把牛夺走了。牛践踏了别人的庄稼固然不对,但是国君您不觉得田主的这个做法有些过分了吗?我们攻打陈国是为了惩罚有罪的人,结果却吞并了陈国的土地,诸侯会怎么看待我们楚国?他们一定会认为我们楚国是贪图陈国的财富才出兵的呀!以讨伐罪人为名召集诸侯,最后却以贪图财富结束,这恐怕不太好吧“楚庄王听了这番话之后恍然大悟,于是从晋国接回来了陈灵公的太子,重新恢复了陈国,孔宁、仪行父也被送回了陈国(稗子倒是觉得这两个无耻的家伙更应该被车裂)。


成语之中的春秋历史38:蹊田夺牛——贤哉楚庄王-微网络

这就是成语“蹊田夺牛”的出处,蹊:践踏。这个成语用来形容惩罚过重,后来也指罪轻罚重,从中谋利。

楚庄王让陈国复国的这一举动为自己带来了巨大的声望,各诸侯国由此认为楚庄王是一个贤明的君主,后世对于楚庄王的这一举动也是好评如潮,比如孔子评价这件事时说道:

贤哉楚王!轻千乘之国,而重一言之信,匪申叔之信,不能达其义,匪庄王之贤,不能受其训。

终于处理完了战后的陈国国际地位问题,楚庄王感到一身轻松,接下来只要再处理一个“小问题”他这次陈国的出差工作就算圆满完成了,这个“小问题”就是夏姬,出于某些不好明说的心理,楚庄王把夏姬带回了楚国,英明一世的楚庄王终于“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犯了错误就要承担后果,只是在他哼着小曲回国的时候大概绝对想象不到,自己犯的这个错误居然差点让楚国亡国。

文章评论